接到做这次分享的通知时,我们正在修学《三主要道颂》中出离心的部分,我就以这一周的修学做一个分享吧。
  先是观听师父的光碟,每听一遍,我就会问自己:是否听清楚每句话并且理解了其中的意思?这一遍下来我大致能回想起多少内容?师父阐述了什么问题,这些问题是从哪几个方面说明的,我又是否可以用自己的话讲出来?这些都是整理笔记、列提纲的依据。列好提纲后,根据提纲再反复观听思维:我以前的观念和做法是怎样的,正确的观念和行为又是什么。既然我认同了这些观念,那么就可以用这一期的法义去处理生活中遇到的境况。举两个小例子。
  女儿的老师打电话来说,女儿在书本上写了“我讨厌赵老师”,这是对老师的不尊敬,让家长过问。在以前,我是无法容忍的,会把她狠狠训一通,最喜欢说的就是:你傻呀?妈妈小时候怎样怎样,人家谁谁谁会像你这么笨吗?碰到这种事情,可能还会担心老师以后对孩子有想法,自找烦恼。
  其实,这是太在意孩子的一举一动,把自己的标准和期望强加给孩子的做法,自己痛苦,孩子也不开心,而且越来越不愿意沟通。以前自己追求的,甚至期望孩子也追求的——读好书,找好工作,过好日子,不就是师父讲的轮回中的快乐吗?所以,这次就先找她心情不错的时候和她聊天,发现她只是一时的情绪反应,甚至已经忘了为了什么事了,而老师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有不周全的地方。这样一来,我跟女儿讲了,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怎么更好地处理。又和老师讲清楚了。事情就过去了。师父讲,出离不是出家,是出离烦恼。带着这样的心去做事,我们就会以超然的心态和慈悲的心看待身边一切的缘。
  周五的中午,我要送爸爸去火车站,我家师兄上午要用车出去。我和他说好,让他12点回来。可是等到12点20分还不见人影,打电话就说还要20分钟。我当时嗔心马上起来了,怎么答应好的事情做不到?怎么能这么自私?修学是怎么修的?但是马上意识到这样的起心动念有问题,嗔的念头一起,当下的果报就是烦恼,更不要说还在心中种下了嗔恨的种子。于是,心中立刻放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理解:可能他也没有注意到时间晚了,况且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叫辆出租车就行了。如果在以前,我一定是吵上几句,然后自己心里还无比愤怒,还会把他以前有过的类似恶行统统翻出来,生闷气生上很久,行为、语言和思想都在造业。在这件事情上,我想到,以前不知道造了多少类似和更大的恶业,不出离怎么行?
  那么,对本期法义有没有不理解的地方呢?也有的。比如师父讲我们要舍弃轮回中不究竟的快乐,可是我难道就不能既享受现有的快乐又发出离心吗?而且我还找借口说:静修营普仁大和尚也说过的,不能让人家都觉得学佛的人苦哈哈的。这时候,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的作用就彰显出来了。师兄们的分享和辅导员师兄的引导让我更清晰:以利他的心不执著地做事和生活,就是要培养做事但不粘著的能力,并不是要我们放弃所有的一切。
  再比如对家庭和孩子们,自问现在实在是难以出离贪著,自己的全部精力几乎都投入其中。我没有达到目标,自己太没用了。那怎么办?
  若不是共修时发现原来师兄们也有同样的问题,我可能就钻牛角尖或者干脆自暴自弃了。辅导员师兄通过自己的分享让我明白,每个人修学佛法都有自己的因缘,能接收多少都正常。关键是我,怎么走?虽然我每天按特定的要求在修习,但面对不同境界,贪嗔烦恼仍会卷土重来。只要按正确的方法去做,目前的状况只是暂时的,且往往是进步的前奏,不必着急,也不用纠结,现阶段就带着欢喜心去对待身边的人和事,而不是带着贪嗔痴的心去随缘。知道努力的目标了,接下去还会详细涉及到如何修习。师兄们也都互相鼓励,所以在自修外,每次的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是我每周都很期待的,这种分享和引导至关重要。
  这就是过去半年多普通的一周,就是在这样一周一周的正确方法的运用中,在书院良好的氛围和有效的引导中,佛法的智慧渐渐入心,我的观念一点点改变,心态越来越平和。而我也坚信,在以后的日子里,这样的修学一定会继续引导我改善和提升自己的生命品质。
  感恩师父!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