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所述,是发生在我母亲身上的真实故事。我从小就在医院长大,耳濡目染,对于母亲从事的工作至今记忆犹新。虽说已在书院学习三年多了,但今年在母亲身上发生的一切,才让我开始真正见证现实中的无常和因果,开始相信地狱就在身边。
  母亲于2007年切除结肠癌肿瘤后,进行过三次化疗。2013年5月在西园寺正式皈依,法名善保。这几年,她有空就在家念佛、听法、诵经。书院的学习材料和导师的著作,她也看过一些。虽然认识一直在提高,但对于自己曾经的那段从业经历,以及将来会招感的果报,一直没有深刻的认识和忏悔。从2015年7月到现在,她因消化道出血,两次入医抢救,病情危急!每次从死神手里逃脱,对她来说都是一次忏悔往昔罪业和洗涤心灵的机会。
  为了帮助母亲早日忏除罪业,减轻痛苦,我一直立足于修学为本,以所修功德至诚回向给她及她的冤亲债主。班级从辅导员到师兄,也一直将每天所修的功德至诚回向给她。我也清楚,以母亲目前的情况,随时可能舍报。带着沉重的忏悔心,以及劝人止恶行善的愿心,我请母亲写下了以下文字:
  我今已年逾花甲,退休前在苏中地区一所中型医院从事医疗工作。1972年后,因医护人员紧缺,医院领导安排我到上级医院进修妇产科。由于我比较敬业,真干实干,所到之处,带教老师要做的人流手术都让我操作,还手把手地教我。连中期妊娠、晚期妊娠、大月份引产也不例外。进修期间具体杀胎多少个,现在已经不太记得清了。
  1976左右,我回到自己工作的单位,小月份的人工流产手术可以独立操作了。正赶上那个年代,我所在的地区和医院执行政策非常严格,未婚先孕及二胎不在计划内的,一律要处理。大月份引产下来的孩子具体有多少个,我也记不清了。有的胎动都有,大点的连手术室的痰盂也放不下……记不清多少胎儿死在我的刀下。做妇产科医生期间,经我手和配合其他医生所杀的胎儿有近百个。我自己在生下一个孩子后因带环怀孕,也两次堕胎。以上种种杀胎、堕胎的罪行,真是数不胜数,回忆起来都非常沉重。
  1980年后,因医院缺少麻醉人员,我改做了麻醉工作。48岁时因老公患癌去世,我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光阴似箭,54岁时,我患了结肠肿瘤,动了手术并进行化疗。当时的经历真是生不如死,特别是化疗,让我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现在想起来,当时自己真像身处地狱,备受煎熬。
  幸运的是,蒙三宝加持,当时在医院认识的一位居士让我开始诵《地藏菩萨本愿经》。因不懂教理,心不虔诚,几年下来才读诵了40部左右。而癌症康复后的数年间,我一直往返于家和医院之间,去年体检又查出肝脾胃都有问题,且病情日益加重。在今年7月初的一个深夜,我因上消化道出血急诊入院,当时血色素仅剩3克多,住院期间又经两次抢救。所幸三宝加持,这几次才平安度过。
  出院后,我在家一心念佛,听经诵经求忏悔,并开始严格吃素。休养了几个月后,在11月初的一个早晨,又因呕血被送到医院抢救,再一次从鬼门关前经过。
  现在,我才深刻认识到自己遭遇的这一切全是因果报应。我的杀胎之罪实在是太深重、太残忍了!杀了那么多的胎儿,让他们不能来到人间,让他们惨遭碎尸、流血的痛!这些都报应到了我的身上……当年同事中,做妇产科的共四人,连我在内,患癌的就有三个,其中两个是子宫癌,有一个四十多岁就去世了。
  在此,我真诚劝请广大妇产科从业者,年轻的孩子们,请珍爱生命,放下屠刀吧。堕胎、杀胎的罪业很是沉重,无疑是在杀害自己的骨肉……
  我目前虽然在家休养,但身体的那种痛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我感觉到现在就处在无间地狱,这就是因果!如果不是佛力加持,我是不可能支持到现在的。在真诚忏悔、感受无量痛苦的同时,我也能感受到三宝的加持一直都在!感恩三宝,让我能写下这篇文章!阿弥陀佛!

  以上是母亲的自述。
  母亲形容自己的疼痛,经常说自己是咬紧牙关在忍受,而每次诵经、闻思,就像给她的生命注入新的力量,让她能够减轻痛苦。母亲几次从死神手里逃脱,我觉得都是三宝加持!这其中,师兄们的功德回向功不可没。对此,我和母亲都深深地感恩!
  母亲患病的经历也让我越来越感受到无常,平时无法用起来的法义,因为最近几个月的经历,开始在心中有了力量。母亲患病后,我参加了两次临终助念培训。通过学习临终关怀的相关流程,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书院两套模式的殊胜和导师、师兄们的慈悲!我对依止导师、按照三级修学模式学佛的信心也越来越强!
  在此,我特别希望母亲在剩下的日子里能精进修行,一心念佛,求生净土,最终蒙佛接引!
  谨以此文劝勉世人能积德行善,减少杀胎堕胎的罪行!
  谨以此文回向给我母亲曾经杀害过的所有婴灵,我代母亲向你们真诚忏悔!愿你们都能蒙佛慈悲接引,离苦得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