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第7届菩提静修营的第6天,传灯法会正式开始前。我见到师父来到三宝楼前。他对周围布置情况一番巡视后,指着三宝楼外的大灯,对随行人员说:“那个射灯要关掉。”然后又指着天王殿后门一盏大大的射灯说:“这个也关掉。”师父在等待随行人员关灯之时,看到站在桥上傻傻的我,对着我提高噪门说了6个字:“关色灯,点心灯。”于是,那个傻傻的我就傻傻地想:咱师父还挺小资,让我们把光线调暗一些,营造一个浪漫的氛围。
  整个传灯过程,我都在想这6个字:师父到底啥意思呢?直至活动结束,才突然醒悟到:此“色”非彼“射”啊。解脱之道不就是一个“关色灯,点心灯,传慧灯”的过程吗?师父让我们关掉的是贪著于五欲六尘的凡夫心,点亮的是生命内在觉醒的菩提心。在一关一开之间,完成了生命版本从低级到高级的升级,从迷惑中走出,走向欢喜自在的幸福人生。可不是嘛,自从参加书院学习后,我烦恼少了,快乐多了,忙碌又充实,欢喜又自在。
  我想到2012年3月,在厦门参加传灯培训,师父带病为我们开示,还在阿兰若耐心回答我们极其幼稚的问题。在感受着师父无分别的慈悲和智慧时,我就下决心要做合格的佛弟子,首先从守戒开始吧。下山后,我就开始吃全素。身边人问起来,我的回答很简单也很坚定:因为我不忍心。因为我不吃它们,我还可以活,可是我吃了它们,它们这一生就没了。师父说过,它们只是和我们长得不一样,任何一个生命都有求生的渴望。我想到,在没有进入书院学习之前,我连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都搞不清楚,更不要说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简单来说,就是披着人皮的糊涂虫,不知道做人的标准,自然就不成人样。就这样糊里糊涂地不知说错多少话,做错多少事,伤害过多少人。生命在一套初级版本上运行,自然是磕磕绊绊、苦不堪言。
  可是自从吃全素后,这一句不忍心,就像一面镜子时时检测着我的发心。就为这一句不忍心,我学会了事事去问问自己的内心:该不该、能不能?
  前些日子,一位80岁的姑姑来家里小住。姑姑一生坎坷孤独,双眼几乎失明。住在家里的几日,看到我每晚修皈依,很好奇。于是趁着吃饭时,小心翼翼与我商量:晚上你做功课的时候,我坐在旁边听听,不说话,保证不影响你,行不行?面对一个80岁老人的请求,那个忍字马上当头放大了:我不该拒绝她,我不能拒绝她,我真的不忍心拒绝她,虽然我不喜欢别人打扰我的修学。
  姑姑在听了师父的三皈依唱诵时,居然也跟着哼唱起来,我听出声音里的专注与投入。在唱诵中,她似乎感受到了三宝的温暖,流出幸福的眼泪,年迈的老人也找到了回家路。接着姑姑还要求随我一起观听法义,还不停地问我:“什么叫出离心、菩提心?”“什么是所持则亦不能成?”听完法义后,姑姑对我说:你师父讲得太好了,这些道理要是早点听到,心里就不会这么苦了。你师父在哪里啊?我要去见他,我要给他磕头,我也要皈依,他在哪里啊?你带我去吧。
  对于没有佛法基础的老人来说,师父一段开示就让她如此欢喜,我也好感动。师父说每个人都有解脱的需求,利益他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接引他修学闻法。这位80岁的老人在人生暮年之际,有机缘听闻一段佛法,便如此欢喜,让我更坚定地认识到:佛法是人生智慧,是令身心解脱的真理。
  现在想来,做一个内心柔软的人,真是一件自利利他的事。看到师父身体力行、不辞辛苦地为我们开示“舍凡夫心,发菩提心”的重要性,一次次善巧方便地接引我们入菩萨道时,我更坚定了追随师父足迹的愿望。关掉向外求的攀缘之心,与其求菩萨保佑,不如对自己提高要求,向菩萨学习,一心一意地学做一名原生态的人间菩萨,保佑自己,也保佑家人、朋友乃至一切众生。当心灯被点亮以后,整个世界都亮了。当心柔软了,整个世界都柔软了。幸福就这么简单,转念当下,放下即得。
  感恩三宝,感恩书院,感恩导师,感恩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