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辅助员基础培训的一个动机,就是来自慧诚师兄在北京给我们做培训时说过的一句话:“做辅导员,就是决定为自己的生命负起全面的责任。如果没有这种觉悟和发心,修学可能就会碰到瓶颈,瓶颈久了,可能就会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佛法。”当天晚上我就决定去参加辅助员基础培训。
  从苏州回来后,顺利成为了一名辅助员。看到学员师兄们每个人求法的热情,心中是很欢喜。但是对于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辅助员,认识还是来自于别人的经验分享,内心有种不安。第一次班级共修后,辅导员慧诺师兄跟我交流时说:“你的分享里没有运用的部分,所以你总是要找什么来分享,但如果真正去用了,是不需要准备的。”内心很挫败,明白了自己内心的压力,其实是来源于之前长期修学形成的错误习惯,对态度模式和方法模式没有掌握。
  发现这一点之后,心里很焦急,甚至产生了压力和厌倦,对于自己班上的修学也是如此,我们正在学皈依三宝,可是怎么样把对三宝的信心用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和理解、接受、运用的方法落实到心上?和慧瑜师兄交流,感觉到自己很差劲,感到自己和师父比起来,自己的人格太愚痴太污秽。慧瑜师兄说,有个声音告诉你很愚痴,那你要问,是谁这么告诉你,那个声音是谁?佛陀的功德,师父的功德再好,佛法再好,但是你不相信自己具有和他们一样的潜质,那也是没办法的。我听了之后是一片沉默。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爬起来,看到手机上有一条师父的微博:如果你内心并没有对佛法的真实受用,但听到什么法,都觉得“我知道”的时候,就很难进步了。这不就是说我吗?再看看自己的内心,扪心自问:我真诚吗?真诚是以佛法为镜子,真诚面对自己,认识到自己是充满迷惑烦恼的凡夫,勇于自我检讨,然后是真诚面对法,面对法师,把法师当医生,把佛法当作药。咦?不对呀,我明明觉得自己是充满迷惑烦恼的凡夫,怎么我对法对法师还生不起如饥似渴的心情呢?原来,我的内心根本就讨厌吃药,自己没病干嘛吃药,何况吃药还是一件苦差事。那么,我认真吗?我以前觉得自己很认真,因为我都把视频文字抄下来,所以我每周时间都不够用。可是认真还有一条“数数思惟”,我就没有做到。因为我习惯不爱想事情,所以思惟总是像过字幕一样应付了事。好吧,既然这能治我的病,我要认真吃。于是对每条法义都进行思考,师父这样说,在生活里它表现是什么,我能接受吗?接受的话,我在生活里的行为体现了这个观念吗?在思考当期法义中“与其他宗教教主相比,佛陀垢净而德圆”时,我开始思考,前一天看过电影《悲惨世界》,里面基督教讲人们要爱他人、忍受苦难,才能上天堂得解脱。我就想,哎呀这个基督教,也不告诉他们为什么会受苦,光教他们要忍受,而且只救所谓的好人,坏人就不管了,也不告诉他你这是因为我执。想到这里突然觉得不对,生起了傲慢心。哎呀思惟错了,于是重新来过,佛陀圆满的慈悲和智慧才是我要学习的对象,生起了由衷的皈依之心,感到非常喜悦。
  这时候想起慧诚师兄的话才明白,辅导员、辅助员的压力来自于哪里?来自于对修学态度和修学方法的理解、接受、运用是有问题的,做辅助员能够让自己有更多机会去重新认识修学态度和方法的重要性,所以受益是最大的。虽然每个星期也都会碰到问题,但是每个星期也在解决问题,慈悲、智慧都有机会增长,感恩师父,感恩书院,感恩每一位师兄,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在这样一个积极向上、追求解脱的团体里,每天享受着良好的氛围和有效的引导。做辅助员辅导员,真的是福利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