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心里那份最深重的感恩之心,感恩三宝!感恩师父!我的生命,因得遇师父,修学佛法,而彻底地改变了!感恩菩提道上的师兄们,就如师兄们常说的,每一次的共修、每一次与义工师兄一同做事,都是一次次充电的过程。感恩我的辅导员觉平师兄,总是在共修时苦口婆心地引导我们!感恩家里的慧诚师兄,就如一位师兄所说,“你有辅导长在家可以天天被辅导”,当时引来哄堂大笑。但细想还真是这样,我们自从开始学佛,我好像就很少再有机会发小姐脾气了,因为慧诚会很认真严肃地看着我说,你看那个“我执”。为此还感觉被伤害而流泪过。而通过不断的修学和辅导,真的是发现其实这个自以为是的“我”让我在工作生活中痛苦不堪和烦恼不断。
  2009年对于我们家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5月份,慧诚有幸参加了上海的第一个道次第班。因他的努力修学,他身上开始发生了变化,他的变化带来的影响,最直接的就是我们家的欢笑声多了,在面对事业的发展时,我们有了更良好的心态。所以在9、10月份开始第二期的道次第班报名时,我丝毫没有犹豫地就报名参加了。到同年12月份开班了。在修学中,原来的那个喜欢怨天尤人的我,抱怨声开始少了,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忧开始变少了。这些改变让我很是欢喜!所以当听到说慧诚要做辅导员时,还是挺支持他的。
  2011年1、2月的一天,慧诚和觉平师兄都对我说,要我发心做辅导员。那一刻,我慌了。我问慧诚说,我行吗?我可是个学佛的新人,在进书院前我可是一张白纸呀,我感到自己都还要花好多时间学习才可以啊。慧诚告诉我,你可以的。真的吗?是的,师父说觉岚可以做辅导员。啊,师父说可以的,那一刻我这个凡夫有了极大的信心,慧诚也承诺前期和我一起带班。
  2011年3月同喜班开班了。初期带班的压力和紧张还是有的,记得在一次共修中,有一位做科研的师兄问了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那时自己对这个问题其实也没有太胜解,但感到既然我是辅导员就一定要分享一下我的理解。而回家后感到我的名相理解好像也是有些不如理如法的。后来打电话给在苏州的慧诚,和他再次确认,的确是不如理如法。那一刻那个忏悔又惭愧的心呀。忏悔的是,为了我的那个面子,师父教导我们的真诚、认真、老实都被我不知抛到哪里了。如果因为自己的凡夫心而损害到师兄的修学,这是多可怕的事!惭愧的是还以为自己的修学是精进的,其实是非常流于表面的,根本没有用八步骤来对照自己,更没有用师父教导我们的辅导员是学习者、分享者、服务者来引导自己的辅导工作。通过事后反思,下堂课很真诚地和师兄们道歉,并把这个问题重新做了解答。
  共修的经历给了我极大的推动力,触动了我对法更强烈的渴求。因要听很多遍的师父开示,时间开始要用到很多了,发现以前最喜欢看的电视、电影都不能再让我有很大的兴趣了,听师父开示和师兄们一起共修,是我觉得最欢喜的事情了。在一遍遍的自修和共修的闻法中,自己对法义的理解开始深入了,同时按照八步骤把法与自己的现实人生相结合是那么自然的事情了,而生活、工作中烦恼的事越来越少了,家庭越来越和睦了。深深地感到遇到师父,和师兄们共同修学佛法是我和我的家人们收到的最珍贵的人生礼物。
  在与师兄们共同成长的道路中,我们共同经历了慧现师兄与深爱的爱人分离的悲伤情景,感受到慧现师兄承受着那份爱别离的巨大痛苦,却是那么的坚强。慧现师兄告诉我们,因为有佛法有师父,有菩提家园的师兄们,她不孤独,她有勇气面对而且还要坚强地活着。妙音师兄的先生身患重病,被病痛折磨得根本就不能平静生活。而师兄承受着只要能活着就好的那份心酸,患病的先生却在她的影响下坚定了皈依学佛的信心,还说:“等我身体好些,我就从老家回来来苏州皈依师父”。退休的老工程师师兄和家境非常优越的师兄以及只有二十多岁就在学佛的年轻师兄都在精进认真地修学。看到那么多的师兄如我一样的在佛法中受益,看着师父带着生病的身体,却因为众生需要而为我们做一次又一次的开示,我被深深地感动和激励着,也更坚定地发心,为利益更多的人而更加精进地修学佛法,做好一名辅导员。发心永随师父,依教奉行!
  最后想借由师兄们和朋友们的双手,用掌声感恩我们的上济下群法师,深深的感恩三宝、感恩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