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厦门同修班慧溯师兄

文 / 智  萍    图 / 慧 珍

  春节前后的厦门与上海,曾进行过一场生命的爱心接力赛,牵动着每一位书院学员的心:书院一位学员的侄子,曾在上海师兄的帮助下,病情有了好转回到厦门。但在老家期间,因为一些原因病情突然恶化,在上海师兄的帮助下,再次入住上海儿童医院。不幸的是,医院宣布病情恶化无法医治,家人只好将病危中的孩子送回家乡。在师兄的呼吁影响下,师兄连续数日组织车辆和义工往返厦门和泉州之间,给孩子做原始点按摩治疗,缓解了孩子的病苦。虽然孩子最终往生,但在这场爱心接力的整个过程中,病孩亲戚的班级里、书院Q群上,每天有无数师兄们在为孩子祈福、回向,那段时间,我们可以切身感受到,看似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心也可以这样无私、慈爱地连在一起。
  爱心接力让师兄们开始感受到书院慈善的氛围和凝聚力,让大家体会到无私的爱和奉献,看到了慈悲的力量。
  这件事一直牵挂着一个人的心,她就是慧溯师兄。她曾是一名忙碌的外企白领,如今褪尽繁华,回归心灵的探寻之路,只愿跟随导师,永远做一名义工,奉献自己、利益他人。
  温暖、真诚、精进和菩萨心肠,是同班共同修学两年的慧玉师兄对慧溯师兄的描述。而师兄如花般的阳光笑容,自然而无造作的美,深深感染每一位和她接触过的人,令人如沐春风。

佛法润心细无声

  师兄说:“从前的我像一阵风,做什么都风风火火,总觉得前面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做,总有很多东西是自己希求的,想要去抓取。追求完美,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肯定和赞叹,沉迷在师父所说的‘重要感、优越感和主宰欲’这三种感觉中乐此不彼。但是这种成就并没有给我带来快乐,我仍然常常不满足,抱怨、挑剔,甚至产生忧郁。非常感恩佛法,感恩师父和书院,把我从负面的情绪中解救了出来!”
  “佛法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对自己内在的探索、对生命的探索。我常常被眼睛所欺骗,看到的只是自以为是的表象,并非真相。修学佛法就好像在耳边敲磬,在迷失或散乱的时候,敲一下,猛然醒来,回到当下。这种感觉很奇妙。”
  师兄与佛法的因缘甚深。在她的生命中,似乎总能碰到一些与佛有缘的人。但在进入书院之前,一切似乎仅在表层:烧香、拜佛、朝圣、供养……所有事只为积累“功德”而做,没有触及到心的层面。所以,师兄很早就是佛教徒,却不明白佛教徒的真正涵义,心依然经常觉得很累、无助。直到进入书院,系统学习《菩提道次第》之后,才明白佛法为何被称作“心法”。
  “一切唯心造,包括我们对世界、对别人的看法、对自我的各种感觉。以前会被心带着走,现在碰到境界有时会跳出来跟自己的心对话,去看心的起起落落。烦恼现前时,我就想,这就是要展现我到底修到几分了!这时会找法来对治,化解烦恼。我觉得这就是正见的力量,这也就是我开始学习、运用观察修了,感恩这样的作用和力量。书院的学习,让我的心真正能够安定下来,不再四处漂泊。”
  佛法帮助师兄改善了与家人的关系,特别是和孩子的相处。以前对孩子要求比较多,总希望他能如自己所愿,现在能够放下自己的要求来接受他、和孩子交流看法。同时,师兄善于将佛法和世间法相结合,与孩子交流自己所学的佛法,给孩子灌输慈悲利他的观念。虽然在书院承担得越多,能照顾孩子的时间就越少,孩子会有情绪,但这时也是最好的给孩子言传身教、身体力行的机会:让他明白什么是承担,怎么一步步探究生命的价值。就这样,师兄把佛法的种子慢慢种进孩子的心灵中,孩子也皈依了三宝,喜欢阅读佛教书籍。

不求做快,唯求做好

  说起慈善部的工作,师兄感慨良多。半年前,慧溯师兄进入慈善部承担义工,那时师兄刚刚辞去令人羡慕的工作,想让自己静下来好好闻思佛法,安心修学。开始并没有做慈善的发心,只想安静休整;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从没有做慈善的经验。但是,想到师父开示的“义工工作是多了一门修学的功课”,慧溯师兄觉得自己给自己的设定太狭隘,决定不推辞,好好做。
  慈善工作说来简单,实则繁复琐碎。从书院的长远发展来说,每个地区都要求规范化,要规划、要申请、要落实、要协调……但在缺乏人手的情况下,师兄不得不事事亲力亲为,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甚至影响到自己的修学。在与细小事情的疲劳应战中,内心并不坚定的慧溯师兄暗地萌生退意。但很快,师兄在其他师兄那里得到支持和肯定,能够坚持下来,是因为师兄慢慢体会到:越了解慈善工作,就越理解慈善工作对书院和对同修的重要性和价值所在。
  书院慈善的目的,就是让每个学员有欢喜心和归宿感,同时让学员在参与慈善义工的过程中,将所学法义落实到心行。师父慈悲施设慈善部,从心灵慈善到生命慈善,再到社会慈善,全方位地把慈善活动的实践与三级修学相结合,通过六度四摄的行持,帮助学员长养菩提心,学以致用,将修行落到实处。
  基于此,书院慈善建立的原则是自利利他、由内及外。也就是:从自身做起,随时观照发心,将慈悲心融入每个起心动念和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从身边做起,善待家人和同事朋友,创造和谐的生活环境,向周围人展现书院学员的良好形象;从内部做起,在实施慈善工作时,在关爱外部对象的同时,同时关爱义工的身心健康和实际需要。
  克服了自己心理的障碍,师兄开始安心慈善工作。“刚开始时间不够,就会逼着自己去找时间,做事不能成为修学没时间的理由。要让自己学习更有效地安排时间,因为必须去面对。在这个过程中,我获得了比单纯修学更多的收获。”
  如何将琐碎的慈善项目落实到位?多年在世俗工作中养成的追求完美和要看到结果的心态,曾让师兄陷入焦虑。在师父的指导和同修们的帮助下,师兄慢慢将心安定下来。师兄认识到,其实自己很幸运:“师父慈悲教我做慈善工作,一方面让我有机会来真正检验自己,另一方面,义工工作本身就是非常好的修行过程!”
  “正如孩子只有生了你才知道怎么去养,事情也只有做了你才知道怎么去完善。”师兄说,“我不求把活动办得多大,但真心希望每件事都把它做好。做好的过程,是一个逐渐调整的过程,不是做得风生水起,而是尽力让每件事慢慢落地。于是,我的思路变成怎样把一个项目做好,而不是做快。”这种转变,让师兄从对“自我”的关注中,慢慢转变为关注更多的人、关注事情本身,心境随之豁然开朗。
  在慧溯师兄的推动下,慈善部、慈善班委共同努力,厦门修学处的慈善工作在原有的基础上,开展了一项又一项师兄们喜闻乐见的活动:
  每月班级生日会有序推广并逐渐规范。温馨、脱俗的生日会氛围温暖着班级每位学员的心;
  倡导周一吃素。每周周末提前在班级Q群推广素食菜谱,提醒大家吃素戒杀;
  每周日刘医生的慈善义诊。解除了很多学员家属的病痛烦恼,有时每天义诊人数多达上百人;
  组织素食讲座。让素食的同修们学习怎样合理搭配饮食,以保证身体每日所需营养;
  组织家庭有机菜种植讲座。让同修们深刻感受到环保的重要性以及对保护地球应负的责任;
  菩提合唱团每周的合唱共修。以音声做佛事,承载和散播着书院的凝聚力和法喜。
  就这样,“慈善”慢慢进入了更多学员的心中。
  谈到这些活动的推广,慧溯师兄一再说:我只开始做点事,厦门慈善工作有很好的基础,慧煌师兄积累了很多有益的经验,毫无保留地给我很多建议;智娟师兄很有思路,针对活动往往给出特别有创意的角度;智惠师兄踏实、无我,承担了很多活动的推广和落实;慧东师兄在繁忙工作中不忘义工善行,每周在甘露园的慈善义诊是他介绍给书院的,并一直在无私护持;智月师兄虽然进入慈善部不久,但发心很广大,谦和、肯奉献……慈善部的工作开展,当然离不开每个班慈善班委的努力,感恩他们!在充满正能量的书院,我的义工旅程非常欢喜,也很有收获。

修行路上共同成长

  书院的慈善和社会的慈善有什么本质区别?社会慈善只是单纯去做某件事,但书院的慈善,包括所有的培训、讲座、沙龙、合唱等,都是为修学服务的。比如合唱,是以共修仪轨来进行的:开始三称本师佛号;通过念皈依颂提醒闻思;学习每一首歌之前,老师会告诉大家歌曲的来历和内涵,引导大家去观想歌曲所要表达的意境;在唱的过程中,并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唱歌而已,调息的过程,也是用心感受“定”的过程。这样,每个当下都是在修学。
  慧溯师兄对慈善工作的未来规划是:帮助更多学员了解慈善的意义并参与到活动中来。让每个参加活动的学员都有正向的收获。现在慈善最缺的是人员和宣传。如果人员不够、宣传没做到位,就无法推广和深入。今后每个活动,我们都尽力动员更多师兄参与,都安排义工用通讯的形式写出来,让没因缘参加活动的学员也能从宣传中汲取一些能量,并感受到活动的法喜,从而培养参与活动的意愿。我们要帮助更多的人加入到义工行列,实践慈悲心。
  慈善工作虽然占用了师兄很多时间,但在做事过程中,也帮助师兄更深地理解法义。师兄感觉到,修学和做事其实是统一的,因此更加感恩和赞叹师父的慈悲与智慧。她也期待着更多师兄加入到义工行列中来,在做事中了解自己的心行,检验自己的修学。
  师兄分享说:“去除我执,真正利他,只有做的过程中才能体会到。利他的过程,其实是最自在的过程,当没有涉及世间利益的时候,心就会很放松,获得的心灵滋养也是不一样的。而很多法义,也只有在做事过程中,才能落实为心行的力量!”
  “不要着急把事情做得很完美,但一定要让自己在每一步有收获。”时光默默带走了师兄当年那份急躁,留下的是平和淡然的目光,淡雅自在的气质,泛着如月光般温和静谧的光芒。
  笔者想到在菩提静修营流传的那首《菩提义工之歌》,心中涌起一种暖流与使命感。正因为有那么多如慧溯师兄般有能力、有法喜、有实践的师兄们忘我付出,才保证书院这艘菩提大船稳稳前行:
  为书院服务是真诚的付出,为众生服务是忘我的投入;为书院服务是挚诚的付出,为众生服务是无我的投入;为书院服务是用生命注解的书,为众生服务是用心灵开拓的路;为书院服务是用生命滋养的菩提树,为众生服务是成就胜义菩提的路……
  祈愿更多师兄能投入到书院的义工行列中,用生命滋养菩提树,通过为众生服务来成就菩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