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书院四周年庆侧记

文 / 慧  韬

  2015年元旦,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菩提书院院庆。老面孔,新笑容,一批接一批的菩提书院学员都在这一天“簇拥着”来到苏州西园寺——“回娘家”!庆生,既是为庆贺菩提书院成立四周年,也是为纪念自己成为一名真正佛弟子的日子。把菩提书院当作“家”,是因为除了于2011年1月1日成立的四个“1”之外,菩提书院还有四个“一”:一群伙伴、一位导师、一张地图、一个目标。

“家”里,有一群同修小伙伴

  “我们回家啦!”
  宝鸡的智弦师兄一拿到去苏州的车票,就激动地嚷嚷起来。惹得其他师兄都哈哈笑起来,“就是,以后就应该用这句话来说——回家啦!”
  为什么会有“回家”的感觉?上济下群导师在大分享开示时说,“每一位来到书院的人都会被这样的氛围所感染,被这样的氛围所感动。”
  “书院对我来说真的就是一种家的感觉。回来以后,真的感觉非常殊胜!”第一次来西园寺的智弦师兄就做起了义工。平时在家的时候,总是会被工作、家人赶着往前跑,感觉身心疲惫。来到这里做义工,虽然辛苦,但一天没开手机“天也没塌下来”,丢掉了所有的私心杂念,身心反而感觉无比清净。
  在院庆的日子里一起皈依的苏州本地人智瑜师兄并非书院学员,只因自己一直以来比较信佛,经常来寺院,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书院院庆有皈依法会,就来参加了。“之前加过书院的QQ群,被书院的人感动了。在我周围的人中,他们显得高尚,一方面是比较有智慧,另外就是比较乐于助人,一直不断被他们感动。”由于工作关系,智瑜师兄暂时还没办法进入书院学习,但她希望在福德资粮具足后,能有机会参加。“学佛之后,对我个人是非常好的,我也要向他们学习。”
  靖江的智烨师兄是在书院修学的阿姨的介绍下进了常州同喜班,但没多久就因工作调动到靖江而被迫暂停修学。“元旦是菩提书院的院庆,有三皈五戒法会,赶快过来吧!”原本也想皈依、有个法名的智烨师兄兴冲冲赶来参加皈依。
  “虽然只上了几堂课,但我感觉书院的师兄们人都很好,每个人都很心善,脸上都带着慈祥的笑容。在这里,一下子就没有了烦恼,大家一起修学可以静心,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一起讨论。书院就像一个大家庭,很多人在一起学习,没有分什么地位、级别,大家都是一样的、平等的。”第一次到西园寺的智烨师兄决定过年后马上报名参加靖江的班,继续回到“大家庭”修学。
  把书院当作“家”,是因为这里有一群伙伴——菩提书院的同参道友,在修学路上共同增上。

“回家”的路上,有一位指路的明师

  依止善知识为入道的根本。在这个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通过网络等多媒体渠道,以往难得一见的经典法宝唾手可得;而对各种法门宗派的追随,俨然成为现代人所推崇的超越物质的时尚追求。然而,要想在修学路上一帆风顺、避免落入偏执一端或盲修瞎炼的误区,真正使佛法成为改善生命品质的方法,能值遇一位具格善知识,是至关重要的。
  书院师兄中有不少曾经走了很多弯路,也在今天皈依的北京智寻师兄此前已有两位皈依师。“以前总觉得自己的皈依师修行不到位,一直都不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在参加学佛沙龙和菩提沙龙活动后,对菩提书院的学佛方式很受触动,就进书院学习了。”
  在书院学了一段时间后,智寻师兄再次见到以前的皈依师,忽然觉得:“哎呦,师父怎么进步了这么多!”后来发现,其实不是师父进步了,而是自己进步了;不是师父有问题,而是自己被无明所蒙蔽——师父的修行和智慧一直都在那里,只是自己看不到而已。“书院这套模式,逐渐让我意识到以前自己走的路有多么弯!”
  把书院当作“家”,是因为这里有一位导师——“于久远驰骋生死中寻求我者,于长夜痴暗睡眠中醒觉我者,于陷溺有海拔济我者,于三界牢狱解放我者。我入恶道,示以善道。我有疾病,为作良医”——他是我们依止修学的引路人。

“回家”,靠的是一张三级修学“地图”导航

  “智寻?和我的本名没关系。师父给我起这个法名,估计是让我继续寻找,找到真正的自己、找到我的本来面目。以前总以为自己找到了,但最终发现那些都不是我。”
  对于之前的皈依师告诉自己的修学要领,智寻师兄始终不理解。现在通过在书院的学习,智寻师兄渐渐明白一些:“其实不管是对未来要走的三级修学模式也罢,还是当期法义也罢,还是每一个修学步骤也罢,以前都没有真的明白。现在通过在书院的学习,知道最终要实现的是心行的改变。”
  “书院的感觉,是把书上的东西变成实际的修行。以前我看书、念咒,都是在读书、学知识,经书也涉猎过一部分,但对修行一直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知道有这么一条路,就能让我了了分明。以前讲‘性格决定命运’,那什么决定性格?是习惯决定性格,通过对一件事情的不断重复来养成习惯。修行就是把法义所说的,一点一点地重复,把正念变成正行,再把正行变成习惯。”
  这种认识上的改变,让最初参加学佛沙龙时,一听到要学8年就不禁心里打鼓的智寻师兄觉得,“按照这套修学模式,这8年是非常有必要走下去的!”
  之前也曾经受过皈依的智弦师兄称,之前皈依只是迷信,看到济群导师的三级修学模式后,有信心一直坚持下去。“每周都有班级共修、小组共修,结合每次的修学内容,与现实生活对照、调整。以前很爱发脾气,而且总认为自己是有理的,现在明白这都是我执。现在不再强压式地管孩子,学会和他讲道理,孩子与自己的关系也更融洽了。这次皈依内心非常欢喜,因为已经修学一年,自己在做什么清清楚楚。第一次来到书院,感觉特别好,无以言表。和同班师兄互相鼓励:不能嘴巴上的感恩,回去要好好学习佛法,在改变自己的情况下,能有效地传灯,告诉身边的人,佛法不是迷信!”
  在大分享中分享《打破小小的我》的来自厦门的智红师兄,从一个内心不愿意成长、遇到事情就往后面躲的人,到发菩提心、做辅导员,愿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写出来,给师兄们的修学作参考。“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能力也不是很强,但正是有这样的模式,让我们有这个机会。所以,我觉得要告诉那些还不敢发心报名做辅导员的师兄,告诉他们,你们一定行的。对于我来说,到书院学习也有三年多了,和书院一起成长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一个学员的身后,就代表着很多学员的成长经历,是对其他师兄们法布施。明白了生命的方向和未来生命的意义,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

“家”的方向,指向生命的醒觉与解脱

  学佛,究竟学什么?皈依,又有什么意义?
  和智弦师兄第一次皈依是“随大流”一样,不少人在皈依的那一刻都不知道皈依是为了什么。
  “以前皈依过两次,第一是懵懵懂懂的,第二次虽然是师父专门为我做了一次皈依仪轨,但也不是太了解。现在明白皈依是什么之后,同时学了依止的胜利之后,我觉得很有必要来一趟。而且,在念仪轨的时候,这些东西我都很熟悉,但理解得确实不一样。现在比以前更明白以后该做什么了。”已经有两个法名的智寻师兄,拿到皈依证时仍难掩一脸的兴奋。“以前念过的过耳边都忘了,但这次从忏悔文开始,每一句话都比以前更深地理解到其中的内容,感觉就是不一样!”
  智瑜师兄对学佛从这一刻起有了更多的期盼,“对我来说,皈依就像新生一样。今天师父说觉醒,我觉得以前烦恼一直很多,通过物质也解决不了心里的烦恼,只有佛法能帮我解决,站在更高的角度把心里的尘埃扫干净,心里很开心!希望在以后的修学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寻求帮助,让自己的人生变得积极一些,按照佛陀教导的去做,不断改变。”
  整整一年前,上海的觉玉师兄是在菩提书院的三周年庆上皈依三宝。当时的她还没参加过任何沙龙,对皈依的意义、甚至连学佛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甚了解。经过一年的修学后,回想起来,她觉得非常幸运,“当时就是很感性地想皈依,觉得皈依了就是要从身口意三业像佛弟子一样,被动式地有个约束。通过修学后,现在是发自内心地向佛菩萨靠拢,向三宝靠拢!今天随喜的时候,我内心也在皈依,觉得做一名佛弟子真好!”
  曾经备受病痛折磨的觉玉师兄,在学佛之后,渐渐能接受这个不完美的自己,也知道身体的痛苦都有因缘因果,因而倍加珍惜暇满人身,积极培植福田。而在病痛发作时,也能从缘起、无常的角度去观照内心,学会放下。“虽然烦恼来了也会掉到陷阱里,但呆在陷阱里的时间会比以前短很多,会观照自己,用客观上看待问题,烦恼也越来越少。随着在同喜班学习的深入,对佛法的了解,正从各方面改变以往的串习。所以,2014年元旦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一次新生!”

  “书院是个大‘家’,与世俗的小家不分彼此,他们也是我们的菩提眷属,他们将来也是佛。家人是来帮助我、供养我的,书院则是引领我、成就我走上解脱的。同样,我们也要发菩提心,利益众生,带领更多的人走上生命觉醒、解脱的大道!”
  一所没有围墙的心灵书院,却“围”出了一块佛子心中生命觉醒的净土,建起了一座带领所有众生走向解脱的家园。因而,书院对我们每一位佛弟子来说,就像“娘家”一样,“因为在这里看到了生命的希望,看到了光明,看到了生命是可以改善的”,所以这里是我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