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同喜班的第一次小组共修是在岛外海沧,下午5点多就赶路,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站,坐得腰酸背疼,可还是迟到了。

  当时,车上的一位女士告诉我,为了工作和生活,他们每天就是这样早出晚归地进岛出岛的。正常情况下,他们一天在车上的时间要3个小时左右,每晚7、8点到家,还得做晚饭。一天一天的,生命就在这样的重复中过去了,她们辛苦、失意、无奈却又不知如何才能改变。如今,第一次参加小组共修的学员们,他们大部分也曾是在这样的轨道里生活。下班时间到了,可工作还没做完,家里还有这个事那个事在等着。每件事看起来都很重要!一边是长期生活形成的串习力量,一边是想要改变迷惑和烦恼的愿望。也许是累世种下的善根和对书院的好感,让他们最终选择了来书院修学。现在,他们正尝试着走出来,努力地迈出修学的第一步,想想真是不容易啊!

  一周后,我第二次去岛外带班。结束共修时,时间已经很晚了。当我来到车站时,发现两块车牌的正反面写满了将近30条线路,找啊找,直到看花了眼,才终于找到有一路车可以到家。但是旁边的人说末班车已经过了!于是,我只好计划转车。就在我呆在站台的时候,心里还闪过一丝侥幸:如果有师兄像上次一样顺路送我回去多好!当下觉察到这念贪心——想要舒适、找依赖,以及对坐不到车的失落和排斥,未能按书院的无我利他精神做事。当下自觉惭愧,感恩书院提供的参与辅导做事的机会,让我觉知到了自己的不良心理。最后,转了一趟车,在11点钟回到家。

  回顾这两次带班的经历,我有了很多收获。自加入书院以来,我参加的共修地点离工作和家都不远,自己不用怎么付出就可以舒适地等着共修。慢慢地,自己的心就变得麻木起来,对法的希求和殷重之心也开始若有若无,甚至还产生了严重的自我优越感。虽然我表面上在学佛,但实际上并未触动凡夫心的地位,整个状态看起来与天堂的享乐和不思修行特别像。

  可很多师兄都是下了班随便吃些东西,赶完车又接着赶路,一路紧赶慢赶才能到共修点。以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因为要去岛外带这批新学员,我才认识到求法的不易,并生起了珍惜心;同时也察觉出内心存在的诸多不足,重新调整后,心出对法的感恩和重视。带班的责任感使我对书院的修学和服务模式有了更多的了解和体会,对法义的理解也比以前更深了。

  将心比心,如果师兄们辛辛苦苦地来参加共修,却没有从中受益,他们怎么可能有动力会继续参加以后的共修?在和原有的强大的凡夫心串习、舒适的环境、家人的不支持或理解的较量中,又如何能取胜和坚持修学下去呢?所以,我作为三级修学中先走一步的学员,如果不能够准确传递书院的修学模式,没有用心学习、真诚分享、耐心引导、真心服务好每一个师兄,让大家安住修学,如何堪为一名辅导员?如何对得起导师施设的书院模式?又如何报答三宝和众生之恩?

  还有,一直以来,对于带外地班级共修的辅导员,或是支持异地沙龙的传灯义工师兄等,虽然我会随喜赞叹他们,说师兄们辛苦了,但内心并不能真正理解他们的付出。而现在,因为自己有了类似的体验,这份随喜赞叹和感恩心,才真正地发自内心深处。这些师兄们,每次都要提前好几个小时自己开车或者坐长途车和动车,去外地支持带班或办沙龙。每次共修后,又马不停蹄地再赶回厦门,可谓早出晚归。对比师兄们无我利他的菩萨精神和长期的坚持不懈,我跑岛外带几次小组共修还会觉得腰酸背疼,还滋生一种优越感,真是十分惭愧,我应该向师兄们学习!

  通过在做事中对境炼心,我知道了要学会独立和担当,坦然面对一些困难和问题,用欢喜心去做事。我庆幸走在了一条有利于检验和促进修学的菩提大道上。

  感恩书院!感恩师兄们!

文 | 智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