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员札记五

  师兄问题:
  我是辅助员。在第一次小组共修时,我怕给新学员造成一种刻意要求的印象,比如说分享“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模式,这个“真诚”就是把自己作病者想。当时,小组有的师兄说:“我没觉得我有病啊,难道非要否定我过去的生活?”我不知道在引导这个问题时如何把握“度”,不可能把《道次第》的内容拿来跟他说:“你就是有病的。”
  我感觉第一次小组共修在时间上的把握还是很好的,两个钟头,而且小组学员全到了,当时还很高兴。在回答师兄们的问题时,可能把主持沙龙的经验拿来了,氛围很好,大家都很高兴! 然而实际情况是,后来就有三名新学员说不来修学了。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大! 
  这说明小组共修的引导跟沙龙的引导是不一样的。小组共修需要更深入地观照,不仅观照到自己的心行,还要了解每一位师兄的心行。特别是在对当期法义了解的基础上,需要站到一定的高度和佛法修学的系统上作分享。
  我的问题是,小组共修引导的“度”怎么把握?另外,面对很自信的90后师兄,如何沟通?有什么方法?组里有一位90后学员,是做护士的,很辛苦,周末要上班。她看了八步骤的三种禅修,就说我已经能做到了,我一直就是这么思考的,很自信。在跟她交谈的过程中,我感觉沟通不畅。
  慧诚师兄:
  关于“度”的把握。
  首先,在做辅助引导的过程中,需要的是换位思考。我们可以回忆一下:我进班时的状况如何?我当初刚刚进班的状态也许还没有现在班级的师兄好。需要做这样的一些回顾,再去换位思考。现实是,我们往往会用我目前的状态去要求实际上处于我们两年前状态的新人,这样做的话,他们会感到不舒服。
  其次,我们不能把完成当期修学主题的任务作为契入点。你要是为了完成任务去契入,现在的90后是很有个性的!他会想:我干嘛要来完成这个任务?他的心里会有逆反。
  这个契入点是什么呢?就是大家今天很有缘,聚在一起小组共修。天气热,路途远,大家能够过来,我作为辅助员内心很欢喜,感到我跟这四五个师兄很有缘分。他们若是年龄比我小的,我就把他们当作弟弟妹妹看。我们是来分享和品味佛法智慧的,而不是为了完成一个功课的。
  所以,为什么说新班,特别是三个月之内的班很难带?不是修学程度难,而是每个人个性各异,很难整合。不同个性带来不同的问题,回答问题也很难有标准答案,难度就在这里。我们在做小组共修的契入点要更人性化。这是在考验我们辅助员、辅导员是否具有足够的慈悲及善解人意。
  师兄把引导沙龙氛围的做法用到小组共修上,可能是有点脱离小组五个人的切身感受。你把掌控一个三四十人场面的姿态,运用到一个小组里去,这个时候就会有点“假大空”的情况。大家会感觉道理是对,但跟我好像没有连接。这一块需要加强!就是要让每一个学员都感到师兄是一个贴心大哥,而不是一个说教的辅助员。这样的话,你善解人意,知道每一个人的情况。反正只有五个人,你把每个人的个性、需求(需求跟职业很有关系),做到心中稍微有点数。在小组共修时呢,你就有意无意地去满足他们的一些需求。
  所以,一上来不要调子唱得太高,否则唱到后来会唱不下去。这样的话,大家会把小组看成一个温暖、祥和的心灵家园。因为社会上五浊恶世,有个清净之地是很不容易啊!我们就给大家一个清净的家园!那个时候,你推他走他都不走。
  所以说,我们在同喜班里,以营造良好氛围和传递态度模式和方法模式(即八步骤、三种禅修、十六字窍诀)作为重点。你能让每一位师兄对班级共修有一种期待;对小组共修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就成功了。千万不要在三个月之内,给大家太大压力。因为,只要学员安住了,师父的教法这么好,学员要想不受益都难!当我们把一个新班师兄的状态都看明白了,也就把自己调整到位了。
  我在上海观察了很多班,有两年三年四年的,包括我们五年的,只要你留在书院,就一定会成长。而每个人修学认知程度是不一样的(你不能去要求大家状况都一样,这个是恒常观,是我们要破除的),因为每个人的生命积累不一样。这个时候,你自己轻松了,学员也欢喜了,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