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上海同修班觉然师兄

慧   悟

  秋日的午后,淡淡的阳光撒在“花语茶”的店门口。闻着花香,喝一口醇厚的红茶,笔者采访了同修七班的觉然师兄。
  问:大乘佛教虽在中国已流传千年,但在当今社会,人们普遍缺乏信仰,大多数人对佛教可谓一无所知,甚至充满了误解。能进入菩提书院系统修学佛法,可谓善根深厚,你当初是什么因缘进入菩提书院的?
  答:2010年的时候,我经原公司同事的推荐,准备参加西园寺的菩提静修营,都已经报了名,临开营前,我在网上查看静修营的日程安排,发现其中有一项“皈依”的内容。当时对什么是“皈依”完全不了解,最后竟然因此放弃了这次活动。
  但当时已经对佛教产生了兴趣,也接触了一些佛学书籍,特别是看了一行禅师的《故道白云》后,心中非常喜悦,后悔没有参加那次静修营。所以,去年11月我递交了参加书院的申请表,并在学习中对“皈依”有了较彻底的了解。今年10月,我特别为了“皈依”而参加菩提静修营。现在想来,去年放弃“皈依”,是内心因无明产生的恐惧;而今年参加“皈依”,则是通过学习,破除了在“皈依”这一点上的无明。
  问:在进入书院前,你对佛教并不太了解,通过同喜班半年多的修学,目前你对佛教有了怎样的认识?
  答:以前对什么是佛教毫不了解,一直认为是迷信。后来看了些佛学书籍,才觉得佛教应该是一种生命科学。直到进入菩提书院,学习了济群法师的书籍和讲座,才认识到,原来佛教是提高生命品质的教育。
  问:不少以前认识你的人反映,你在进入书院学习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觉得自己有变化吗?是什么样的变化?
  答:以前我是个非常喜欢质疑的人,别人说的观点,我常常要在第一时间反驳,还为此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挺厉害。经过半年的学习,最大的变化是学会反省自己。很多时候,我提出的“尖锐”问题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其实是缺乏如理思维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愚痴”。现在,我开始学着在和人交往中,遇到不同意见先静下心思考。
  问:这种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发生的呢?
  答:在同喜班共修时,师兄间常常有交流和碰撞。记得在开学两个月后的一次小组共修上,我的意见和两位师兄发生了冲突,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由着性子好好争辩一番,但想到书院六和精神的要求,我没有再继续辩论下去。事后想起,辅导员觉平师兄一直强调,要在生活中运用我们所学的佛法正见。因此,我就开始用刚学的正见观照自己的内心(反省自己),竟然发现了自己的许多问题。因为发现了以前没有看到的问题,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想来这就是法喜充满吧!因为我成了这次冲突的最大受益者,感恩之心油然升起。我感恩这些师兄们给我的指点和帮助,甚至感恩师兄给我“打击”。现在,我时常提醒自己要多反省,找出自己的问题。反省和感恩,让我的生命变得比以前更轻松和自在。
  问:你平时是怎样修学的?你认为要想取得好的修学效果,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答:要花功夫下去,反复闻法。就像练习钢琴,乃至像学习世间任何学问一样,熟能生巧。一定要多看法师的书和多听法师的讲座。
  问:在菩提书院的修学过程中,你认为什么对修学最有帮助的是什么?
  答:是师父的书和书院的师兄。师父的书让我认识到,真正的佛法是什么;师兄们的共修交流,则能帮助我从不同角度看问题,思维得以开阔,也能启发新的思路。
  问:现在你已经升入同修班,修学任务更为紧迫,而工作又非常繁忙。你认为修学和工作是否有冲突?怎么解决这样的冲突?
  答:如果道心还在,那我认为是不存在矛盾的。但目前在时间安排上确实有一些小冲突,闻思学习的时间有所减少,因此,最近发觉觉照力有所下降。我想,每天早上一小时的早课是硬规定,雷打不动。多闻才能舍无义,一定要多挤出时间来自修。
  问:你近期的修学目标是什么?对今后的修学有什么计划?
  答:就是尽力保证自修的时间,让自己每天有2个小时用来看书和听讲座,增加自己的觉照力,把佛法运用到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