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第八届菩提静修营主持人慈妙、慧有师兄

智   妮
  编者按:慈妙师兄是第六、第七、第八届静修营的主持人,而慧有师兄也是第七、第八届静修营的主持人,二位都曾做过第五届静修营的营员,多次主持过菩提书院的菩提家园、菩提沙龙等活动。年轻的他们,经历了从上台注重衣着光鲜,在意说话是否得到他人认可,过渡到不再化妆、穿着朴素地去主持。以声音做佛事,用言行诠释佛法;领悟到这也是一种突破,是一种修行,心行悄然发生着可喜的变化。

  问:主持普通活动与佛教活动完全不一样,台下有尊贵的法师,台上又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言辞,不得与法义相违背,同时要以信众接受的语言来主持,你们是怎么处理好这些关系的?

  慈妙师兄:一开始的确蛮紧张。与平常的工作很不一样,都与法有关,因为那时候学习时间短,也怕自己说出来的话,法义上有错误,所以会特别谨慎。但随着修学的深入,因为平常自修、共修都有分享机会,再加上在书院担任辅导员,还主持佛学沙龙等各种活动,这都是锻炼自我、不断强化法义、循序渐进的深入过程。有了这样的历练以后,我就不会担心,因为说出来的话至少与法义不相违背。而且会觉得,能有机会参与这样的活动,为大家宣说大智慧的佛陀所传下的佛法,真心觉得是我们的福报。我很珍惜这样的机会。

  慧有师兄:我还是有一个过程。开始主持的时候,我还是以世俗的、惯性的心行去主持。我觉得我说得很好,说得特别精彩,可后来师兄们给我提了许多意见,包括有一些尖锐的意见,当时特别不能接受。随着修学的深入,后来就感觉在台上不会说话,似乎一句话都不敢说,感觉每一句话都特别重要,关乎于法,关乎于恭敬,关乎很多人的法身慧命,所以特别不敢讲。再后来,又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断熏习,不断精进修学,特别是听师父的开示。慢慢的,开始能把这个度掌握好,把傲慢、把这个我全放下,尝试着很自然地用自己的修学所得来说话,希望努力和三宝相应,与当时的环境相应。不要有很突出的我,渐渐地,反而就放松一些。现在可能表现不是很理想,但处于一个比较放松的状态。当然,这也和搭档慈妙师兄的帮助有关,与书院主持的圆融放松有关。
  问:是否出现过意外情况,你们是怎么处理的?主持了这么多场静修营活动,现在又有何感想?
  慈妙师兄:基本没有。西园寺举办静修营已经八届了,一届比一届更成功,能够吸引容纳越来越多的信众参加。这某一方面也说明,西园静修营举办得非常成功。每一年的成功举办,又会完善义工团队的服务体系。我们在书院修学了这么久,师父经常开示说,把做事当做修行。既然我们来做事,来服务大家,这是种修行,那我们就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状态,让自己用一种最好的心态与形象,来面对所有营员。因为这不仅关系到我们内心的成长,同时,我们的所作所为也展现了我们在书院的修行成果。站在舞台上,大家都看得到而有印象。其实每个角落的每个岗位,每个师兄的表现,都给营员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有许多营员说,因为看到静修营的师兄这么无我利他,这么和善,这么亲切,有什么要求都会尽量、尽快去满足,他们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让人向往的团体。这让我们觉得,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
  慧有师兄:我觉得静修营的准备,是一种内紧外松的状态。营员师兄们的感觉,只是整个秩序井井有条,但义工的准备工作一直是比较紧张。每天要开很多次法务会,讨论各个组的工作。而且,从大和尚到各位法师都很关注我们的准备工作,及时解决一些细节问题。许多事都要靠法师们的指导,给了我们极大的支持。此外,静修营的安全保卫工作非常重要,为了保证师兄们的安全,很多义工在后面默默地工作。在参与过程中,我们也吸取了许多教训经验,所以静修营在细节上筹备得越来越好,有能力接纳更多的师兄来参与其中。
  问:主持静修营活动,是不是非常不容易,是不是常常吃不了饭,睡不好觉,需要从早到晚马不停蹄地工作?
  慈妙师兄:我们俩担任主持,基本上每一场活动都必须在。一般早上4点多就得起床,要比营员更早起来。当然,比我们更辛苦的是后台义工。我们需要在5点20分就赶到现场,整个过程结束后,等营员两批过堂结束,我们才能离开这里去过堂。在下一个活动环节,一定要比他们更早地到达。还有许多突发事件,比如临时通知有其他事情,或者走台时间很紧张,都可能耽误吃饭时间,只能啃面包,有时甚至会饿肚子。像刚才我们想坐下来歇一歇,却临时来电说要商量一下晚上走台的节目,确定入选名单,并通知到各个小组等。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但我们觉得,每件事情的发生都是我们的因缘,我们很愿意带着一种修行的心态去做这些,欢喜承担。
  慧有师兄:我觉得是一次比一次好。在主持过程中,营员的配合越来越默契。而且营员很多,能够分担的角色也越来越多。原来我们主持都是自编自导自演,台上两人,台下还是两人,或者就是五六个人搞一台节目,或者是各方面的筹备,但现在菩提书院发心做事的师兄越来越多,配合得越来越好,也越来越细致,所以我们也觉得身上的压力也减轻很多,愿意用更好更放松的状态跟师兄们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