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母生于五十年代,他们经历的苦难是我这个八零后难以想象的,更难以感同身受。爸妈和我说起他们的往事:小时候常常因为吃不饱饭饿得大哭,能吃到热水泡干馒头,再加点辣面子,就已经是人间美味了;成年后参加支边和上山下乡,在烈日炎炎的田地里劳作,没有干净水喝,就只好趴在地上,和牛马一起喝土坑里积聚的雨水,在我看来,这些事连起来,真的可以创作一部关于困难年代的纪录片了。
  “雨季奉献给大地,岁月奉献给季节,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爹娘,我不停地问,不停地找,”时光流转,进入到了一个物质极度丰富的时代,父母不再为吃饱穿暖的生存问题担忧,我看着家中各种好吃的堆积如山,感到自己不能再以简单的物质给予来让他们开心,而是需要奉献精神上的陪伴,让他们对人生和世界有更广阔和深刻的了解。
  2018年伊始,我带父亲参加了多场与孝亲相关的读书会和主题活动。原本以为父亲仅会因喜爱读书而对读书会感兴趣而已,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对《生命的美容》《自然的回归》《人生五大问题》等读书会主题都很喜欢,并且还认真地记笔记。在陪伴他参加故宫文化主题和慈善主题的孝亲活动后,义工们真诚细致的服务以及欢快轻松的氛围让他倍感温暖,这种精神和心灵的滋养是任何物质层面都无法带来的。

  在同学们的共同努力下,2019年初,父亲加入三级修学啦!我还记得那天,我站在门口探着脑袋看参加开学典礼的父亲,忽然感觉自己像个家长,时光仿佛倒流回三十年前,眼前浮现出我在小学课堂,父亲站在班级门口,看我有没有在认真听讲的情景,激动和感动之情难以言表,我转过身去,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由于母亲2018年在外地照顾我小舅,所以没能带她一起参加读书活动,可喜的是2019年她回家了,我除了鼓励和陪伴她参加读书会,还陪伴她和父亲体验了两天清净的寺院生活,通过寺院巡礼、用斋、行禅等活动,让他们对寺院和佛法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好感。母亲说:“住在寺院的那晚,是我很久以来睡得最香的一晚。心无挂碍,自在清净。”

  我观察到父母那个年代的人,相处模式是比较有特色的。这几十年我未曾看到过他们相互称赞过对方,往往是通过否定和挑剔对方的方式,“帮助”对方做得更好,这样的相处模式令两个人都不开心。
  现在,父亲在辅助员和辅导员的鼓励下,将“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身不足”运用在与母亲的交流中。例如他之前几乎从没夸过我妈做饭好吃,当他破天荒地称赞了之后,妈妈很开心,还美滋滋地跟我说:“你爸夸我做饭好吃了!” 我想,好的结果都是因不断创造好的因缘而水到渠成的。我要做的就是不断创造好的因缘,父母和家庭向好的方向转变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父亲现在在班级中担任小组长,我在家属群里暗中观察,每一次他组织和提示师兄们参加交流,每一次积极参与培训或活动,我都会发自内心地随喜他服务别人的用心。感恩辅助员、辅导员等义工对父亲耐心细致地陪伴和引导!
  转眼进入2020年了,是日已过,如少水鱼,时间是极为宝贵的。新的一年,我的愿望是与父母一起修学,我发愿不断创造积极的因缘,把妈妈也带上菩提大道,我深信这才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