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我走上了实习辅导员的岗位,如导师所说,“从此多了一门辅导的功课”。
  在此之前,我对承担辅导义工可能会有的收获已经做过种种思维,然而事实证明,一个人永远无法在低处想象高处。尽管上岗才短短几个月,我的收获是全方位、深层次的,同班的师兄们也频频反馈给我:“师兄的进步很大。”带着供养的心和感恩的心,我今天把收获写出来,希望能利益到更多正在观望的师兄们。
  这几个月的收获真的是太多太广,一言难尽。但我内心最深刻的感受是,承担辅导员就如同一个孩子的成人礼,这种心理暗示的力量是巨大的。在修行路上经过了这个洗礼,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我的心行有了巨大变化。
  首先是信的部分。信不是抽象的,它是深入思维后的取舍。以前作为学员,我的思维是走走形式的,或者说,是用来解决一些本就不痛不痒的烦恼。心态确实好了很多,但我并没有真正生起出离心,更不用说菩提心了。甚至于,因为心态好了,日子过得更舒心了,时常贪恋这种舒心而不自知。 
  现在,因为要引导班级的师兄,自己必须深入地思维,否则说出来的话是没有力量的。当我真正用八步骤来结合自己时,发现以前轻轻放过的每一课、每一句话都触到痛处。这样的学习,帮助我取舍时间精力的支配、言行上的如法、心念上培养什么削弱什么;这样的学习,每周都在切切实实地强化我对佛法和对三级修学的信。再加上看到新班师兄们如获新生般的变化,我的信越来越坚实,越来越有底气。
  其次是愿力。我一直都缺少承担的精神,只喜欢做自己确定能做到的事情,还美其名曰“要一诺千金”,其实就是不想走出舒适区。同时,也是观念上的误区,认为事情能否成功更多取决于能力而非愿力。而现在,我能清晰地看到导师是如何因愿力而成就三级修学,前辈师兄们是如何因敢于承担而成就今天的局面。从参加选拔到上岗后的每一个环节都带给我很多收获,而这些收获都让我看到差距,愿心上的差距。
  参加选拔时,回答一道关于“安住”的问题,我很得意自己从来不攀缘,说因为次第修学的方式特别适合我。主考师兄问我,“那对不适合的人,你要怎么介绍三级修学给他呢?”我当下就觉得特别惭愧,我只想着从三级修学受益,很少想到模式的慈悲,模式是为了利益众生。
  岗前培训时,有师兄分享自己失败的经验。设身处地,如果是我,这么难堪的经历我是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再说一遍的。我意识到自己最重要的功课是修好服务众生的心,再有能力的凡夫也是凡夫,能力的累积是不会导向生命品质的质变的。
  最后是行动力,而这又是基于慈悲与善巧的相互作用。以前碰到难题,如果常规的办法行不通,我就会放下,不再去想。表面上重心是事情,其实关心的是“我是否能做好”。现在一想到问题,我首先想到的是相关的人,想到他们的需要,他们的立场和偏好,往往很容易想到解决的办法。这是从自我为中心到以众生为中心带来的当下的利益。虽然一个班级只有十几个人,但当我心里能装下十几个人时,我也学会装下更多的人。
  朋友们都说我越来越调柔了,我也觉得做什么事情都不累。因为有了对照,我看到自己以前的冷漠、自私、愚蠢,对身边的家人、朋友、同事都生起由衷的感恩心、惭愧心,珍惜每一个和他们结缘的机会,在让对方感受愉悦的同时,自己也如沐春风,轻松自在。利他法门无比殊胜,否则,身为凡夫的我要如何才能真正放下我执,到达解脱的彼岸!
  以前我总以为我对导师的依止心没有问题,现在看来那只是口头的依止,理论上的依止。如今,跟随导师的脚步,对导师讲解的法义、各种场合的开示,我开始有了心摹手追的迫切心。我想,我的依止心是越来越真切了,它是由无比的信赖、感恩、仰慕结合在一起而生起的“要生生世世追随善知识”的强烈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