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带了两年多的班,因为因缘的变化,不得不交给其他辅导员。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经历了权衡、决定、犹豫、放下等种种心行变化。
  从做出这个决定就开始考虑应该怎么和师兄们沟通。因为想给大家一些时间接受,所以,在计划交班前的一个月左右的那次班级交流后,我和师兄们说明了交班的原因和接下来的安排。一说完,气氛明显凝重,几位师兄的眼眶红了,一位男师兄趴在桌上开始抹眼泪;一位不常来的师兄说:“我以后乖乖来共修,师兄不要走!”这句话一下子击中我,没有屏住眼泪,心里好难受,我甚至不敢看师兄们。作为辅导员带班,总希望给师兄们带去欢喜。可是,我的决定让师兄们这么难过,我很犹豫,是不是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在忐忑不安中,又到了班级交流时间。突然发现参加的师兄比以往多,不常来的师兄也来了。或许这次无常的示现让大家知道辅导员不是一直在的,班级交流的因缘要珍惜。结束后,我小心地观察大家,发现师兄们开始接纳这个变化,虽然还是不舍,但是,心态已经调整了。我感觉如释重负,可以安排新辅导员与大家见面交流了。
  周末,安排了一次班级活动,让新辅导员与大家见面,互相增进了解。大家交流融洽。
  最后一次班级交流,我感受到自己心中的不舍,但又故意表现得平静,不想引发师兄们的情绪。我只是很用心地带班,希望把自己的修行心得尽量地分享给大家。结束后,很平静地说了道别的话。就这样,和相处了两年多的师兄们再见了。
  新辅导员第一次带班,我连线旁听。太熟悉师兄们的声音和分享了,听到有趣的部分,也会忍不住地笑,甚至感觉自己如临现场。但是,其实不在。
  本来以为不带班,自己可以很轻松,可是,突然发现其实心里很失落。还记得那个晚上,孩子在喧闹的篮球场打篮球,我在车里静静地连线旁听。清冷的冬夜里,依然感受到班级交流的温暖,却又有种不能真正连接的隔阂。在过去的两年多,每个周五的晚上,我都会带上自己家的面点或者打包的点心来到班级交流点,那是为来不及吃晚饭的师兄们准备的。然后,在这个很多人娱乐放松的时候,我们一起共享精神的饕餮盛宴。可是,这一切都改变了……
  又一个周五的晚上,心里依然若有所失。本来以为是学员不舍得,其实,自己的心里也不舍得。记不清学习了哪期法义或者做了定课,一下子提起正念,这种不舍就放下了。
  之后,因为这个班级的一些事情,又有师兄联系我,我依然提供建议。今天,一位师兄来和我喝茶聊天,我依然专注地聆听,用心地分享自己的心得与收获。随着我们的交谈,笑容又回到她的脸上,感受到欢喜和信心再次回到她的心里,我也很开心。
  突然,我体会到,虽然没有因缘每周与他们一起班级交流,但是,我依然在那里,默默地陪伴着,只要他们需要,我愿意随时伸出自己的手。佛菩萨似乎一直在那里,满眼慈悲地看着我们……
  原来,我们没有分离。因为曾经结下的这份善缘与法情,我们必定互相加持,共同走向解脱!菩提路上,不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