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听到好几位实习辅导员说带班信心不足,所以分享自己的经历,希望能帮助更多的辅导员树立信心,轻松上阵。

  缘起:

  2018年5月13日,母亲节,我正式上岗。由于支持辅导员忙,我成为了一名被“放养”的实习辅导员,也是一名胆大的新手。可能因为之前带小组比较顺利,加上刚培训回来,所以一口气独自带到了第四课。第五课时,支持辅导员边听课边给我指导,但因为有了指导,我反而打乱了思路,加上“消化不良”,结果30分钟讨论基本是以冷场为主基调。再加上问题积集,一下子严重打击了我带班的信心。
  事后分析,自己“失去信心”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1、带班后,觉得之前自己的同喜班课程都白学了。没有积累,内心开始崩溃。
  2、现在虽然好好自修了,但因为时间精力的关系,感觉要理出个所以然来,难。都没办法完整、准确、透彻地理出来,还怎么带班?还怎么引导?
  3、支持辅导员听到我的求助后,给了我许多建议和想法,但这些都不是马上能用得上的,需要进一步消化吸收,反而加重了我的负担。心乱了,时间精力更加不够用,造成我疲于自修。
  4、太看重自己的“形象”。因为所带班的师兄都是我在读书会导读时接触过的,所以在他们心里,我有良好的形象,我觉得我不能“自毁形象”。因此,也为自修加上了一个设定,觉得一定要学成什么样。以至于一个多月后,自修带班的压力,让我有些不堪重负,甚至影响到了睡眠。

解决的过程:

  这些问题的解决,当时依赖几个方面,一是自检;二是借力;三是不否定积累。
  一是用辅导员的定位和素养来自检。通过自检,我发现自己虽然能够以身作则,但发心不正。不能让师兄们失望的背后,是一个强大的设定,担心师兄们的提问我回答不上来。越是这样,越是不敢放松,所以当课的内容我都学得很仔细,也很完整,不在自修,就在准备自修的路上,造成了紧张和精力的严重不足。
  累倒后,我对时间和精力进行了合理安排。看当周的因缘,能自修到什么程度,就安住在那个程度上,真遇到之前没有思考过的问题,也如实地告知师兄们,并一起思考。遇到没有太大把握的提问,会和师兄们一起翻书,通过导师完整、准确、透彻的开示,引发师兄们看书的兴趣。与师兄们一起学习、思考的过程,让我重新审视了辅导员是辅助者、学习者的定位。
  同时,在辅导过程中,不断实践“无我”的修行。记得有一次,一位师兄在讨论时指出我在复习课梳理的法义上,有个地方跟书上说的不大一样,我当场随喜了她,并和师兄们一起翻书再次确认。这件事,促使好几位师兄养成了完整、准确看书的习惯。因为放下了“我”,所以又能重新轻松上阵带班。
  二是借力。当我在为自己带不好班而烦恼时,支持辅导员没有放弃我。支持辅导员根据我的需要,帮我找资料,求录音。我自己也积极地与辅导员们交流,取长补短。
  同时,我再次向支持辅导员确定同喜阶段要实现的目标。我问:“同喜阶段的目标是不是以人生佛教为基础,以信仰建设为中心?是否带着师兄们欢欢喜喜地实现这个目标就可以?”支持辅导员说基本上是的。然后我就以此为目标,按照模式带班。一年后,师兄们基本上达到了这个心行。
  这也让我明白,我的背后,有同修,有三宝。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三是不否定自己的修学积累。只要按照导师施设的进度,相对精进地修学,有这个基础在,带好同喜班,不会有大问题。做实习辅导员时,我在学中士道,许多同喜班的内容在同修班时都会再次学到。所幸同修班的课程,我都花了不少心思。比如,学到《佛教的世界观》时,关于三恶道、三善道的内容,我就可以在自己修学的基础上,进一步地思惟,分享也更容易引发师兄们的共鸣。这也是引发我带班信心的因素之一,也让我摆脱了“同喜班的内容是空降的错觉”。而且许多时候,身语意的示范,对师兄们就是良好的传帮带。
  四个月以后,带班就比较轻松了,虽然师兄们的问题还是层出不穷,但我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压力。在传帮带班委的同时,又多了一些心得和伙伴。许多事,我只需要把握方向,然后交给班委和发心的师兄处理。只要一次成功,师兄们的信心就会建立,就能够自觉、独立、自我优化,并且会把经验分享给别的师兄。
  因为前期的良好积累,所以后面就越来越轻松,也越来越有信心。而这种信心,也影响着师兄们,让师兄们也更加有信心地修学和做义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