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份,加入三级修学刚满两年的我成了一名新鲜出炉的辅导员。带班伊始,紧张不安在所难免,唯恐因为自己没有经验,影响了班级学员的法身慧命,那罪过可就大了。
  记得第三课学习《当代宗教信仰问题的思考》时就出现了状况。一方面是有些师兄的个人分享偏题,没有抓到这篇法义的正见;另一方面是我在三十分钟讨论过程中抛出的问题太大,造成整个讨论很散,最后把自己都绕晕了。
  班级交流结束,开辅导团队总结会的时候,支持辅导员慧悟师兄很直接地指出了这次班级交流的问题:“这课到底告诉我们什么?别看今天大家都讨论得很热闹,但最后都不知道要让我们掌握的核心正见,这样下去这个班会出问题的!”师兄的批评让我心情很低落、沮丧,甚至对自己带班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但会议结束之后,我静下心来,认真地分析造成问题的原因:
  首先是自己的发心有问题。我到底是为什么做辅导员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重要感、优越感和主宰欲,还是为了获得师兄们的随喜赞叹?做义工是无我利他的修行,我做到了吗?我关注的是自己的立意够不够高、表达是不是完美,而作为辅导员,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学员们理解、接受当期正见的情况。
  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自以为是,认识不到自己有问题。如果还带着原有的心态做事,那既是对学员的不负责任,更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正是在解决每一个问题的过程中,我才会不断成长。
  其次,没有调整好用心。因为前一课《如何修学》过程很顺利,不论是讨论的深度还是氛围都非常好,让我不自觉地对同喜班课程和辅导员工作生起了慢心,认为带班还是很简单。于是第三课就草草看了两遍法义,做了一个简单的引导提纲,思路还是沿着以前自己学这课的套路,以学员而不是辅导员的视角去看法义。从而造成自己都没有很好地提炼和掌握法义的核心正见,以致于整个班级交流没有主线,成了一次杂乱无章的讨论。
  既然问题的原因找到了,那就要具体解决和落实。
  接下来在学习第四课的时候,我先调整发心,端正自己学习者、分享者、辅助者、服务者的心态。首先认真做好自修,学习法义三遍以上,再做提纲,然后按修学思考和修学检验深入思惟,将引导思路和引导问题都形成文字,保证在班级交流前心里有底。只有我自己不偏离主线,才能保证整个班级交流不偏离主题。
  同时,在班级交流师兄们分享的过程中,做到用心倾听并记录要点,仔细观察师兄们理解、接受和运用的情况。对师兄们掌握不到位或有偏差的地方,以及一些重点和难点予以关注,并在讨论环节进一步探讨。
  我努力按照这样的方法去做,效果很明显,前期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但这时又出现了新的情况,就是在讨论环节当我抛出问题,回答问题的第一位师兄偏离了主题,往往就会有第二、第三位师兄出现同样的倾向。自己没有解决问题的智慧,不懂就要问,在总结会上,慧悟师兄给我支了两招:
  一、中断并重新提问。在讨论环节,当出现第一位师兄回答偏题,我们就应该马上意识到,并且在他分享之后马上插入,而不是让其他师兄接着分享,否则其他师兄很容易在他的思路基础上继续往前走。插入之后,可以重新组织语言,复述前面的提问,也可以换一个角度提出前面的问题,总之就是让师兄们能够非常清晰地知道我到底要问什么。通过打断和重新提问,就能很好地解决答非所问的问题。
  二、对问题进行拆分。之前我准备的两三个引导问题都是大问题,一个问题里面经常包含三四个小问题。抛出一个问题时,因为内容比较多,造成思考和回答的障碍。解决办法就是把一个大问题拆分成几问,一次就提出一个小问题,在师兄们讨论过程中再层层递进地继续发问,这样既能避免一次性回答几个问题记不住或超时的情况,又能更好地引导大家循序渐进地如理思维。通过对问题的细化拆分,就能很好地解决控场问题,让讨论按既定思路进行。
  在接下来的班级交流中,我按照这样的方法进行了调整,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转眼六个多月过去了,师兄们成长很快,进步也很大,班级形成了互帮互助、相互增上的良好氛围,逐步实现自觉、独立、自我优化、自己把班级经营好的目标。师兄们都能熟练掌握和运用八步骤,每次班级交流时的分享讨论都会给我很多惊喜,让我收获满满的法喜。
  因为第一个班带得很开心,也很省心,所以在义工不足的情况下我又接了第二个班。看似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其实我知道,这是非常难得的福报因缘,利他才是最好的自利,做事才是最好的修行。
  半年的带班让我真正体会到,承担才是最好的成长。我一定要发心带好每一个班,成就每一个人,陪伴师兄们在菩提道上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