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们好,智沿师兄嫂子于今晚19:30因为癌症扩散刚刚往生了,望师兄们一起回向,感恩大家。”
  周五晚,我正在家里一边开着BBC纪录片看星空宇宙,一边动手做先生送的礼物手工小猴子。手机响了,看到班级群里净鹃师兄发的这条微信。
  我停下手工,默默编辑了回向短信,发送出去。
  然后,继续做手工,内心却颇不安宁。
  手工做完了,看看手机,班级群里已经默默接龙了很长。起身,到书桌前打开电脑。我不知能为这位素昧平生的师兄家人做些什么,但无疑,她的离去对我是一个示现。
  这周恰好学习下士道的第一课,念死无常。
  我还没有好好听导师的讲解,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死无常,真的是无常。无声无息,大手一挥,不容置疑。
  导师开篇就说,世间人都害怕讲到“死”字,但从修行来说,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而死亡正是人生最大的现实。
  是的,世间每个人,从出生起都在走向死亡,没有例外。
  只是,我不知道谁先走,谁走得快一点,谁又能安详地度过晚年。
  我想到佛陀有个名号是“善逝”,能够好死也是一种福报。
  导师说,我们前天活着,昨天活着,今天还活着;前年活着,去年活着,今年还活着。所以我们就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还能活很长时间。但是我真的还能活很长时间吗?如果我离去,会去往哪里?六道轮回中,我有把握不堕恶趣吗?
  不,我没有。记得初学《略论》时,观诗师兄说她越学越觉得没有把握了。那时,我还觉得自己是有把握的。不过短短两三个月后,我也没有把握了。过去世我造过那么多善业和恶业,谁知道临死哪种业力先成熟?如果是恶业先成熟,会不会进入三恶道并从此受尽无边之苦?想要得到救赎却再也没有自主的能力?或许,要受苦很多很多劫后,某一个善因成熟得遇善知识听闻佛法,由此再一次获得人身?
  如果是那样,我会不会精进修学?
  而我又如何得知,当下的暇满人身不是这样的因缘得来的呢?我想到导师之前举过的例子,就像囚禁了五十年的犯人得了半天或者一天的时间来放风,这段时间如果做了善事就会减刑,如果浑浑噩噩度过就会再回去,可能还会因为造下新的恶业关得更久。
  我怎知我不是那个犯人?
  学佛前,如果别人和我讲这些,我的第一反应总是“你别吓唬我”。修学一年半后,我越来越深地感受到导师的慈悲,佛陀的慈悲。我越来越相信,这世间的苦,即将要学习的下士道中我之前所恐惧的地狱道、饿鬼道,都是佛陀对我的慈悲示现,这是生命的真相。
  导师曾说到当下因果,而在当下我也能看到六道的显现。每次去医院,看到走廊里床上呻吟的病人,总是会想到地狱的苦;看到有人因为贪婪而无法停止,又会想到饿鬼;愚痴的畜生就在身边,嗔恨的阿修罗处处都在,而那些只懂享乐的天人也不在少数。
  导师说,有情是很健忘的。在无尽生死中,我们多数是在地狱、恶鬼、畜生三恶道中轮回。但因为健忘,早已忘记了之前的处境。就像冬天时忘记了夏天那么热,夏天时很难想起冬天的寒冷。快乐时无法想象痛苦,痛苦时无法想象快乐。我是健忘的品质。那该怎么办?
  我想起导师说过,唯有发起菩提心,没有其他出路。我也爱菩提心,因菩提心能将一切善行增长广大,菩提心能灭除一切恶业。有了菩提心,就有了希望。
  念死无常是发起菩提心的基础。唯有不断念死无常,对死和无常念得真切,才可能发起真切的出离心,才可能看到众生之苦,并愿意努力践行菩萨行,帮助众生一起出离。
  智沿师兄的嫂子,今晚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不知道她的年龄,不知道她曾经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不知道她的父母此刻是否悲痛欲绝,不知道她是否有孩子......我不知道她在临终前是否有挂念,是否有不舍,是否有恐惧。但我知道,导师所言真实不虚,死亡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终将面临的现实。
  而修学佛法,是帮助我们超越死亡、不惧死亡的唯一途径。
  夜深了,我再次打开班级群,读到师兄们的回复,也再次在心里默默回向,“心影愿将修学、义工行功德以及书写此篇文字的功德回向给智沿师兄的嫂子田瑶女士,愿她蒙佛接引,离苦得乐,往生净土!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