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者成为三宝弟子后,如果不修皈依,心是漂泊无依的。
  在护持读书会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一些书友的案例。书友A是一位躁狂症和抑郁症的双相患者,皈依后,因为找不到可以依止的善知识和长期修学的平台,不知道去哪里修皈依,内心依然没有归宿感,依然感到彷徨无助,所以他还是到处寻找。他去过寺观拜师父,参加过基督教青年会,听过各种“心灵鸡汤”的课程……他告诉我,他什么都信,但好像什么都帮不上忙。
  书友B也是三宝弟子,皈依后,她参加了几位佛友组织的念佛团体,有空就念经、放生、打坐什么的。后来,由于租金太贵,原来供养的佛堂维持不下去,这个学佛的小团体就散了。又恰逢因炒楼经济上受到了重创,整个人就像汪洋中的小船,不知去向何方。她说,佛法的道理她都懂,对三宝的信心也还在,但是遇到了违缘,还是觉得一脚踩空,根本找不到落脚点。
  我是2018年元旦在西园寺皈依的。相比两位书友,无疑我是幸运的。皈依后,我有善知识和模式的双重引导,每天做定课和自修,每周有交流和义工行,还有辅导员和师兄们的鼓励和加持……这种能够常修皈依的机会非常珍贵、难得,是我修行路上的增上缘。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有福报!获得了佛陀和祖师大德传承的菩提种子之后,还有机会、有因缘可以把它种下,并且为它浇水施肥。
  反问自己:有如此殊胜的修学因缘,我有充分利用和珍惜么?对照各项皈依学处,做到因上努力,认真落实了么?
  我发现自己目前的最大问题就是座上修和座下修没有连成一片。在自修之前,我会先行供养、礼佛和启白三宝,然后再做定课和自修,这些座上的功夫都做得比较足。平时,在同学群和义工群里面,我也勤行法布施,乐于分享自己的心得和经验,对如何恭敬住持三宝,通过学习,我在认识和行为上也有了很大提升。
  但是,对座下修皈依,我已经把之前学过的《略示修法》慢慢淡忘了,并没有真正落实到心行上,成为一种良好的串习。之前听某位师兄说,在喝水之前,她都会先做供养,相比自己,差距真的不是一点点。我吃饭的时候,如果是和师兄们在一起,大家互相提醒着,就会先做供养;但如果是自己吃或者和家人在一起聚餐,我通常就没有这种意识。
  另外,我随念三宝功德也做得很差。在地铁上,曾看到不认识的同修戴着计数器,随时随地念三皈依,我内心就很惭愧,自己的计数器早就不知所踪。说实话,随念对我来说不过是学过的法义,并没有变成生活中的一部分。这样对照检讨下来,我也更加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皈依的时间也不短了,修学和义工行表现都比较积极,但还是经常会“犯病”,对境来了,很容易不由自主地起情绪。
  通过皈依,我获得了推动生命觉醒的力量,并用这种力量来PK无始以来由于无明形成的业力。但我的座上修和座下修脱节,念头有时在三宝上,有时不在三宝上,没有形成心相续的力量。即使有也不稳定、不持久,导致三宝在我心目的份量不够强大,关键时刻无法主导我的心行。烦恼来时,马上就和凡夫心相应了。长期以往,如果不注意座下修,保护皈依体,未来的命运可以预测——迎接我的将是轮回的生命,以后将再难遇三宝,难遇善知识!
  如果我能够把座下的时间也利用起来,勤修皈依,将会得到皈依的八大利益,有皈依体的保护,可去除障缘,止恶行善。我要自救,就必须常修皈依,依靠三宝,守护好皈依体——有三宝的生命还是充满希望的!
  最近楼上的邻居在装修,在自修时,思路常常被刺耳的电钻声打断。我尝试着慢慢调整呼吸,试图把注意力放回法义上来,经过几次练习,似乎没什么效果。我观照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内心有点烦躁,当噪音再次响起时,还萌生了要摔门而去的冲动。
  当我觉察到,自己的凡夫心在开启自动模式,我提醒自己不能再重复错误了,要守护根门,正知而行。我尝试着用定课中提到的方法:观想一切音声都在赞叹佛菩萨的功德,都转变成佛的功德。同时,我把自己耳根所听到的声音,以虔诚的心供养给佛菩萨。当我不断去重复这种念头时,我发现自己的身心变得清凉,那种浮躁不安的情绪慢慢平息下来,电转的噪音变成了一种背景音乐,自己竟然可以在这种氛围中专注地进行自修。
  通过这次训练,我尝到了勤修皈依的一点小小的甜头,但正念的力量还很微弱,时有时无,还没有形成良好的习惯,我以后还要通过有意识地作意,继续进行强化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