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课 知三宝功德:佛功德

  在这一课师父讲了认识三宝的功德才能生起信心,就像世间人选择职业、婚姻也要看到好处一样。并且讲了佛陀的身、语、意、事业的功德。

  慧娅师兄说,这课应该是学得很欢喜的一课,但是我却发现自己进入皈依以来,越来越不在状态。还不如前一阵念死、念三恶道苦的时候虽然苦但是感觉在用力。每天四座没有坚持,当期法义没有在脑子里反复回想忆念。反思自己一路走来的修学,就像是师父讲的,学了很多教理,在一大堆知识里飘来飘去,不能着地。那种感觉真的挺痛苦的。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心,真的是充满了丑陋。前一阵我们领导想要安排我到一个图书编辑的岗位去,她们的出发点是想要让我收入增加一些,但是我心里想,坚决不能写肉菜了。虽然这个是没有错,但是自己的心行,却是完全充满了自私,心里想的就是,别派我别派我,没有一点感恩,也没有体谅,也没有能力放开自己的利益去帮别人得到更好的利益。想到自己的差劲,陷入在痛苦之中。

  觉察到自己的状态,但是还是没法很快地调整过来,一连两天都没有按照闹钟起床,整个人特别累。但是通过前面的念死、念三恶道苦,除了当期法义,除了前进,思前想后真的没有退路。于是再想着当期法义,照常的共修、做义工、听培训,虽然很不在状态。

  首先在认识上,佛陀的身功德,以前就觉得,佛陀真的是完美啊,我老大太厉害了,其他宗教的教主真是没法比。但是这样的心行其实并不是正确的导向。想到有一次离开的时候,我想到导师的威仪,又想到自己生命的卑微和猥琐,流泪了。其实这种想法,是来自一种误解。因为佛陀的身功德是来自于他的圆满功德,而圆满的功德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通过修行,我也有这样的潜质,而修学就是帮助我开发。想到这点,心里比较有力量。

  佛陀的语功德和智慧的功德,佛陀的智慧建立在遍知的心行基础上,而我的认识为啥这么狭隘,是因为被我执、法执设定过了,这是佛陀与我的差别,能力我是具有的,一切众生都具有。而且也只有这样的智慧认识,才能帮助我也去开发这样的能力。世间的所有圣贤,虽然他们也很厉害,但始终是模模糊糊的,所以也不能让我导向解脱。这就让我纠正了自己对佛法的看法偏差。把佛法看得太等闲了,因为在学着,所以就不懂得它的可贵,它不是一般世间的哲学或者心灵鸡汤,是世界的真相,而且这个真相只有开发了遍知的人才能给予我,而他在开发的过程中,也是从和我一样的众生开始,想想自己修学,想想佛陀为了得到这样的智慧,付出了多少艰辛,让我流泪了。与佛陀相比,我的障碍算什么呢?

  佛陀的悲德和事业功德,是同体大悲,建立在空性的认识上,又是通过不断地培养。只要众生因缘成熟,一定给予帮助。只是众生自己有时候因缘不成熟,就像太阳照不进房间。忆念大悲是为了成就大悲,不是让佛菩萨帮自己解决问题。在这一点上,我以前的认识也是停留在“老大帮我搞定”的错误认识上,所以一旦自己遇到障碍,就产生怀疑、埋怨。这也是我人格的一个重要特征。总是觉得是别人的问题。所以对清净的三宝也产生了很多意业上的罪业,让自己也在消极中痛苦不已。其实忆念大悲是为了成就大悲,大悲心能够化解贪嗔痴,化解灾难。这个事实我不是自己也已经试验过了吗?对待妈妈,以前老妈发脾气,自己总是很伤心,后来发心,要让她得到快乐,不管她是不是我妈。后来我妈和我整个关系都变了。只是没有意识到我是要成就三宝那样的大悲,而只是解决了问题就算了。像觉妙师兄分享的那样,意识到我能成就这样的能力,那就是去做!多么铿锵有力。

  其实三宝就像太阳一样,我不会因为今天阴天就觉得太阳消失了,但我却因为自己的情绪而觉得三宝怎么找不到了。其实正是因为我没有时时刻刻地想着,而不是三宝不存在。今天早上我做完早课又大礼拜了,在普贤行愿的观想中拜佛,感觉自己修学的动力又回来了。其实道理我懂,方法我也掌握,真的就是自己做得不够。不管我信还是不信,三宝就在那里,一定要走出自己的感觉,把心安住在善所缘,该做的就去做。不要再被凡夫心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