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去苏州前的各种紧张激动,在29日早上终于踏上了西园之旅的道路,一切正如发云师兄们所说的那样开始启程后一切的担心紧张焦虑都烟消云散了,经历将近十个小时的路程我终于到达了苏州,一下苏州地铁我的心就彻底安住在这里了,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甚至是感觉想穿越了一样,在高年级师兄们的帮助下来到我们即将入住的酒店,我猜想酒店旁边就是西园寺吧!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是神圣、是激动、又或是安心... ...我不知道。

   因为我们到达西园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当天就没进西园寺,只是在酒店收拾准备住宿用物,第二天就是皈依法会了,我同样很紧张,我在想要洗洗不能油光满面脏兮兮的去参加皈依,但不巧水太小,没有吹风机。我只好改一早起来打理自己,晚上睡不着,早上四点半起床,从头到脚的洗漱,等着和师兄们一起参加早上导师带领我们的皈依共修。

   五点十分我们出发了,一进西园寺大门就像进到了桃花源意境中美丽的风景,宁静的西园,跟着师兄们的脚步走到了三宝楼、藏经阁,一路上绿马甲师兄们面带微笑,笔直的站姿,让我不由得心生敬佩,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向他们一样,在讲堂外有序的排班也是让我无比佩服,那么多的人居然如此安静仅仅是因为绿马夹师兄们手中“止语”和“关闭手机”的指示牌吗?一千多人能如此宁静让我吃惊不已,讲堂里导师带领我们共修时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就像是只有导师和我一样没有半点杂音。宁静的西园一早并没有因为一千多人的排班而被划破。

   在斋堂的用膳也没有因为有几千人而变得拥挤吵杂,而是井然有序,在斋堂里一千多人同时用斋也同样无比的宁静没有碗筷的碰撞声更没有交流声,犹如斋堂只有我一人。

   中午的皈依受戒如此炎热的殿外师兄们依然笑脸盈盈,脸上的汗水掩饰不住他们的辛苦和炎热,但他们还是很开欢喜,这种欢喜与金钱,名利无关,是发至内心的欢喜。

   在回想对比一下我生活环境里的讲堂几十百个人,食堂几十百个人,那嗡嗡嗡的声音,犹如几千人同时说话。西园寺的宁静与陶渊明笔中的桃花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三天里我听到了各种各样在讲堂的斋堂的失物招领,有手机,有金钱,有证件,小到忘带走的茶杯重到世俗中的金钱手机,真的就是开着门入睡都不怕有行窃者。

   再感受在这三天没有一位师兄问过我的家庭背景,工作单位,穿着打扮,每月工资,更没有歧视,鄙视,也没有不耐烦,在这里让我慢慢的不再紧张,终于放下了以往和别人接触时的自卑感,十多年来我一直寻到的心灵净土我终于找到 —— 三级修学,菩提家园。我梦中的桃花源,没有名利,地位,家庭背景,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歧视,这样一个团体我梦寐以求的世界它真的存在,愿它永存于世!

   皈依法会结束,梦中的桃花源我明天就要离开了,我的心一下收紧,呆呆坐在放生池边,不愿离开西园寺的思绪,促使我离开群体不想和师兄们合照留恋,我陷入了深深的贪恋和执著,我贪恋西园寺我梦里的桃花源,它的远离勾心斗角,远离金钱物质的攀比这样的环境,我执著的想要留下来,其实我是在逃避现实,逃避与同事的关系和逃避工作环境中与人的沟通,直到很晚我慢慢走到了放生池一角的墙壁上一排排的导师们精心挑选出来的禅语:“拥有不会带来伤害,对拥有的执著才会造成伤害”,“需求和执着给人带来无尽的麻烦和压力,减少需求和执著,也就减少了麻烦和压力”... ...看着一句句警句,想着导师法义中我学过的“空”和“因缘因果”其目的都是要破除我执,使得生命回到原初的自然状态,成为自在的人。慢慢我的心回归了平静,不再为明天要离开而难过,放下对我梦中桃花源 ----西园寺的宁静,随和等等的贪念,活在当下,珍惜当下。为再次到西园寺而努力,努力调整自己的工作时间,在十月来临前多帮助其他不愿意加班的同事加班,以此为十月西园行种下善缘,同时我也做好不能来西园的心理准备并提前接受,当真的来临我就欣然接受。

   回想发生的点点滴滴,我非常感谢这三天师兄们对我饮食起居的安排及所有的生活帮助,感恩各位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