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和观典师兄讨论沙龙群如何建立起次第接引的规则,来谈谈最近两周以来的义工心路历程。还是第一次写义工札记呢,写这篇札记呢,也是想梳理一下最近的心行成长,国际弘法中心项目管理组对工作要求是的每项会议纪要、每个工作进程都要记录,做好大数据的思维。那如果我自己都只是一边揽活,一边做好之后就随手丢掉,这怎么能做好项目管理的义工,为国际弘法中心,为修学处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呢,怎么算是落实起导师谆谆教导的八大内容呢?还有辅导员素水师兄一直以来对我关怀备至,害怕对我拔苗助长,害怕伤害到我弱小的心灵,我也希望能向她汇报,自己能好好走好修学服务两条道路,落实两套模式,逐步发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此外,从第一次义工行开始文宣班委就邀请我写写义工心得,一直拖到了现在,现在已经多到不写就不行了,不整理就做不下去了。

我目前的义工工作主要有三份,首先是班级的传灯班委义工,接着是做好其他班每月修行资粮表的统计做好服务,第三份就是国际弘法中心规划协调集群项目管理组的为翻译集群的项目管理做好服务。

修学时间不长,心特别大,短短两周时间就给自己揽好了这些活,坦白讲是很吃力的,两周来早出晚归,几乎没睡过一个踏实觉了,时常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从没出现的公交车坐过站也发生了,睡没睡好,吃也没吃好,这义工的热情上来我时常觉得自己可以成仙,可以不吃不喝依旧精力旺盛,导致我现在头还是有点疼,明天还有最后一门考试一点也不想翻开书本来复习。

    我的热情和活力从哪里来的呀?很多师兄都对我这一点随喜赞叹,其实它也是有因缘因果的,和观典师兄分享过后,也再分享一下。任何事物都是有缘起的嘛,我想我的活力和热情从这两点来:

    1.我在接触三级修学之前对***的这样一套直销体制就很感兴趣,很喜欢那里敞开心扉,获得尊重和认可的氛围,内心里就想着有一天可以用这套体制传播我们中国自己的文化,所以来到我们的学佛沙龙,我是很激动的,师父和师兄们的这套三级修学,简直是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从第一次沙龙我就很依止,很想加入修学,更想把三级修学传播给更多的人。在这2016年末到20179月的这近一年时间,我一方面不断的在参加读书会沙龙,搞得我在师兄们中很出名,一方面也在不断尝试如何用仅有的一点点力量去传播三级修学,比如做一些模仿三级修学的创业项目啊,学校里老师布置的作业我就夸夸其谈往法义上靠。但是这些无一例外的都是隔靴搔痒,慧元师兄有天就直接指出我的毛病:你自己都不知道三级修学是什么,你怎么去传播三级修学。

   所以第一点缘起就是我对三级修学的传播有着强大的希求和愿力。我三次面谈才进班成功,我进班了,我远在新疆的父母兄妹还在痛苦中沉沦。为了想落实三级修学,传播三级修学,我一年来什么事都几乎没做,这里的没做是指跟同学们比起来,没做一些吃喝玩乐的事,也没做讨好领导老师的事,也放弃了交换重庆的机会。福报再不够三伏天里去西园做了一个月客房义工。所以第三次观灿师兄问我如果这次依然不能进班的时候,我都快要昏过去了,咬牙说:我还年轻,我不会远离三级修学的,杭州进不了班,我去苏州进,苏州进不了班,我就呆在西园寺呆在总部不走了。

    可想而知有这样一段进班的前缘,我对每次的共修,对能做义工的机会是多么珍惜,我实在没法理解不参加共修的人,实在没法理解修着修着人都没了的师兄们,我甚至觉得这对我以及更多像我一样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是不可原谅的,当然,也可能是我自己的慈悲心还不够,没能从缘起去考虑问题。所以就是法义中所说逆境在你想修行是就会变成增上缘,过去的逆境对现在做义工的工作就变成了顺缘,不过也有很多的过患,我的过患就是太依赖义工的高尚我执,不成熟不稳定,自己的学习和修学无法平衡。我也要继续精进闻思,觉察烦恼,真诚面对自己。

   2.第二点就是在义工的过程中,发现了滋养身心的力量。举个例子,在担任为班级传灯班委资粮表收集统计服务的岗位上,我也是感到力不从心,我给学长班委们发了很长的文字,告诉他们资粮表对班级师兄个人传灯习惯建立非常的重要,师兄们也是爱理不理我,顶多发一个好的,随喜,感恩,这恰恰不是说师兄们不好,而是我不好,当我对慧缘师兄换了一种口吻,我说“师兄,最近传灯班委工作的开展还顺利吗?每月修行资粮表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呀,有什么是需要我能帮忙的吗?”慧缘师兄马上给我提了一大堆的问题,还要给我打电话交流,其实回答她的那些问题我是很吃力的,有的回答也只是简单的转述,但慧缘师兄表示很受益。

    而我自己在打电话的当下也是感觉自己的心得到了滋养,于是也特别的忏悔之前是带着追求结果的发心和师兄们交流,在忏悔的过程中,我好像也放下了传灯班委资粮表统计数据很少的这个结果,虽然结果是很少,但我没有产生压力,我心里计划着再把语气口吻修的更好一些,把在这过程中积累的经验整理成札记,分享给师兄们。所以,我感觉到不是师兄们需要我来做义工,而是我需要借助义工的因缘把心安住在慈悲柔和的状态中。

    所以,对三级修学强烈的希求和传播欲望以及在义工工作中收获到甜头使我对义工工作抱有极大的热情,即使这样也不能够贪著,因为掩藏在积极热情背后的也是凡夫的利益心,把义工当作吸引父母来三级修学,对三级修学产生认同的方法是错误的,有可能他们还没吸引来,我就已经累死了,累死之前一定还不忘说一句:“你看看我做了那么多,最后什么都没有落着”。素水师兄说这是盲信啊,本期法义也说这是愚痴,这是无知啊。

    如何解脱无明,法义上说“众生流转生死的根源是无明,因此,正见为解脱痛苦之本。我们要解脱生死,获得幸福,要首先对宇宙人生有真实的认识,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而正确的认识包括相信因果,相信无常,相信缘起性空。我对义工的热情是建立在我过去因缘之上,那光有热情能否到达使爸爸妈妈皈依三宝加入三级修学的果呢,显然不能,凭着满腔热情最后遭遇失败的例子我也太多了,太痛苦了。

    热情只是到达幸福的一个增上缘,而不是亲因缘,亲因缘是我自己于发受益,能够审时度势,做出正确的决策,身语意都能做一个好人,一个能给自己创造幸福的人。这样父母也会放心我去做义工,放心我去传播三级修学。这两周下来,我发现我的精力我的身体是无常的,不是我说不饿了,他就不饿了,我说不睡了,它就不睡了,作息不规律,生活方式不自然终会受到惩罚。我一旦没有师兄们的随喜,我还会继续做好自己的岗位吗?恐怕答案就不如从前那么响亮了。

    感恩师兄们,感恩导师,感恩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