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修学佛法以前,我是固执的人,最大的特长就是翻旧账。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观念、心态是有问题的。只要老公惹我生气,我就会如数家珍似的把旧账一点点翻出来,一边翻还一边要问对方:“你知道错了吗?你错在哪里?”然后总是一副他亏欠我的样子,越想越生气,越吵越厉害。非要分出一个是非黑白,否则不肯罢休。与妈妈更是水火不相容的,只要话题一扯上她的娘家,我们之间的火药味立马就会被点燃。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十分惭愧。我是红着脸写这篇分享的。

网络上有一个流行词叫做“扶弟魔”就是指无条件支持弟弟的姐姐,无原则帮衬娘家的笨蛋。曾经我觉得这就是我妈的代名词。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妈妈一边做生意一边带着我,我们相依为命,最难捱的苦日子都熬过来了。照理来说我们母女是最亲的人感情应该很好才对。但现在现实并非如此,我们之间总是隔着太多的矛盾。大约是98年,妈妈的煤气店生意越来越红火,跟着妈妈干活的小舅日子也越来越好过,结婚生子,盖起了二层小洋房,精致的装修,各种排场。大家都非常眼红,谁都觉得我们日子过得好,二舅干脆全家人都搬来我们家里住了两年。大舅的儿子也挤进妈妈的店里来工作,每个人都露出贪婪的嘴脸,大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架势。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在初中的一年暑假,我问妈妈要了20元钱,买了两件短袖,替换着穿过一整个夏天。是的,我和妈妈过得很节约,那两件短袖和舅舅一身的名牌形成强烈的对比,明晃晃地刺痛我的眼睛。我也非常清楚地记得,在2008年小舅终于把店抢走了。大舅的儿子也成功地搞垮了另一家分店。

  如果经历的这些苦难能够让妈妈醒悟过来,我也是不会有怨言的。但是她始终执迷不悟,小舅天天骂她,我为她出头,她反过来还要帮着小舅一起骂我。真是无法理解,所以一毕业我就赶紧逃离去了上海工作,我要远离这奇葩的一家人。当时我想再也不要回苏州了。

  因缘真的很奇妙,20157月我接触了佛法,在近两年的修学之后。现在我不但与妈妈融洽地生活在一起,更多了一份对她的理解和尊重。佛法让我学会用缘起来看世界,让我用智慧来审视人生。我不知道妈妈与三个舅舅前世的因缘是什么。但是当年外公去世的时候,唯一留下的遗言是要妈妈照顾好弟弟。另外的两个舅舅当时已经成家立业,唯独小舅还一无所有。所以为了这个承诺,妈妈无条件的付出。她是无私的奉献,她真的希望她娘家的每个人都过得好,过得比我们好。从这一点来看她非常地善良。

  据说外公以前做村官的时候,两袖清风,非常地廉洁。为此得罪了很多人的利益。所以在妈妈小的时候,外婆和他们四个姊妹常常要受到别人的欺负。被别人打骂的时候,是两个舅舅站出来保护了她。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大舅妈把自己仅有的一件崭新的羊毛衫送给了妈妈。所以她总是忘不了他们的恩情。总觉得付出一点钱财算不了什么。

妈妈还非常孝顺,四个姊妹里,她是最孝顺的外婆的。出钱出力,毫无怨言。外婆因为甲状腺不好,情绪暴躁。常常要骂人,大家都远远躲开她。唯独妈妈随叫随到,心甘情愿。她常常说的一句话是:“这是我的妈妈,她心情不好,除了骂我,她还能骂谁呢?她还能骂几年呢?只要她开心就好。”

如果不修学佛法,我无法跳出自己狭隘的视角来看待妈妈,所以我们总是冲突与对立。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不是她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是我对她有要求,我总是拿自己的道德标准来衡量她。学习了佛法我才能白,财富并不仅仅指金钱,慈悲、爱心、信仰、智慧才是人生最重要的精神财富。妈妈一直在播种福田,她善良、慈悲又孝顺,而我总是自以为是地错怪她。其实那个真正懒惰散漫的人是我,那个真正愚痴又没有智慧的人也是我。

尽管修学了近两年,但是今年与妈妈还是吵过一次架的,不过在争论几分钟后,我意识到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就立刻上楼冷静。然后不断用法义思维,关照自己。人生无常,死亡是一定的,死期是不定的。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呢?如果我真的把每一天都当作是最后一天来过,还会和妈妈吵架吗?还会为了一点点小事和她计较吗?想到这里我赶紧下楼,去拥抱她,然后撒娇说:“老妈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啦。”妈妈紧绷的脸也露出了笑容。

感恩三级修学,让我不断反省自己,让我不断修正自己的行为和心态。让我明白怎么去做妈妈贴心的小棉袄,让我明白怎么去做好妻子的责任。让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让我们的家庭更加和谐美满,感恩三宝。这是我今天的分享,感恩大家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