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西园,今又西园,一样的西园,不一样的新年。岁末年初,辞旧迎新,我们在西园寺过了一个不一样的元旦。

于暮色沉霭中,我们迈进西园寺,心中油然生起一种回家的感觉,除了亲切依然是亲切。那只黄花猫迈着经典的猫步,朝我们走来,猫儿也许久处佛门,受佛门礼仪的熏陶,举手投足间也变得舒缓优雅,我不禁弯身向它,道一声你好啊!

早上,排班进入斋堂用早餐,端坐在饭桌前,我很自然地寻找儿子的身影,儿子却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的心又开始着急。这时,义工师兄轻轻地来到面前布菜,我的心又很自然地安住了,心头泛起涟漪,这期法义我们正好学习“义工,最有意义的工作”。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心中默念“供养十方一切佛,供养十方一切法,供养十方一切僧,供养十方一切众生”,我的热泪情不自禁地涌上眼眶。我的心中只想着儿子,为之忧,为之喜,为之恼,总想着儿子离不开我,实际上似乎是我离不开儿子。想到导师在法义中说过:那些整天想着自己、在乎自己的人,必然烦恼重重、内心纠结。反过来,如果能处处为别人着想,不计较自身利益,这种人不仅容易开心,还会受到大家的爱戴。

来西园寺前,自己一度陷入情绪的低谷,嗔心烦恼,被负面情绪控制。虽然每天都用佛法正见观照自己,却显得没有力量,所以这次放下家中搬迁维修一事,决意来到西园寺,把西园寺当作心灵的氧吧,获取能量,平息心头的热恼。

上午,参加三皈五戒法会,上千人的会场依然是秩序井然。在西园寺,我已经是第三次参加皈依法会,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感觉,这次我是以三级修学同喜班学员的身份参加书院七周年院庆,对导师的开示更有感触,心中生起更多的惭愧。

“以无明和烦恼为基础,我们一直在寻找外在的依赖,可事业、家庭、感情、权位等等终究是无常的。对这些无常的东西,抱有永恒的期待,怎么会没有痛苦呢?”导师的开示句句敲击我的心,我再度热泪盈眶,为什么我总是宽容“懈怠”一次次来敲门,为什么我常常会法不入心,为什么我的心总会游离,既然已接受因缘因果,既然已明白贪嗔痴是生命中的三大病毒,为什么还不能做到精进修学?

晚上的传灯法会,是我期待并一直向往的盛会。用过药石,大家早早在大殿前静候。天上一轮圆月高挂,清辉遍洒,疏离的树枝伸出屋檐,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朦胧迷离,仿佛一幅剪影,那么超然唯美。地上早有义工师兄摆放好了一长溜一长溜的烛灯,流线型的烛光布满整个大殿前,拱桥、甬道,乃至整个西花园,如此壮观隆重又肃穆的场景让我心头异常激动。然而更震撼人心的还在后头。维那师起腔唱赞,随着铃磬声,大家齐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数千信众的念诵,回荡在西园寺的夜空,是那样的空灵,那样的有力量!我们在辞旧迎新之夜,摄受万万声佛号的加持,是多么殊胜,多么有福报!

导师点亮第一盏莲花灯,传灯开始,当前面的师兄手捧莲灯转过身,与我手上的灯芯相触,于是乎,我的莲灯点亮了,在那一刻,我的心灯也被点亮了。我的热泪又涌上了眼眶!我体会到灯灯相传灯灯互照点亮心灯的含义,我曾经的心是多么无明!

紧跟师兄们的脚步,我手捧莲花灯绕行向前,蓦然回首,看到导师捧着一盏大大的莲灯,站在大殿前的台阶上,目送着我们,仿佛一位慈祥的长者,为迷途的孩子送来光明驱散黑暗,指点迷津。这一幅画面已经定格在我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