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大约是半年前,那时候刚进班2个月左右,和一位师兄朋友聊天,我说了一句很自满的话:“我很难通过自己的改变让身边的朋友看到佛法的威力,因为我本身性格就很好,对朋友都很包容和接纳,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学不学佛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变化。”当时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随着修学的深入,我渐渐发现我的这个认知是很可笑的。因为,我的人际关系是明显划有“圈子”的界线的,我的好只是对我认可的朋友而言。而这些朋友都是我根据自己的喜恶选择过的,那么,不在这个范围内的人,我是如何对待的呢?

我的家庭算是一个书香门第,家里长辈的个性里,都有一个明显的烙印,那就是“清高”,我也不例外,除了清高还喜欢标榜另类,个性活泼、张扬,走到哪都喜欢主导话题,喜欢我的人不少,不喜欢我的人,更多。喜欢我的人一般就属于臭味相投,我也喜欢呆在这样的舒适地带里,所以对他们特别好,与其说包容,还不如说无原则无底线;不喜欢我的人,我也和他们格格不入,对他们我有很多审判的标准,不喜欢让步,并且把这一类人排挤在我的生命以外,对他们的事情,漠视无情,但是如果他们要对我有一点异议,我都会像斗鸡一样捍卫自己,很容易招惹是非,常常让自己很烦恼。

在团队里,有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女孩,她总是自以为是,不接受我的指令,常常让我很气恼,可她又那么小,如果我和她计较就显得自己格局很低,所以这样的状况只能我自己偷偷憋着,自己很难受。

一个早上,我在听慈经的时候想到了这个女孩,我为什么对她这么讨厌?她身上有我不喜欢的特质,这种设定本身就带着强烈的我执,毕竟她也没有经历过职场磨练,当然不懂世故圆滑,我为什么不能欣赏她的单纯呢?其实我在她面前应该放下傲慢、平等看待她的主张。有了这样的思维之后,我们在团队里就没有了针锋相对的状况,我也没有这方面烦恼了。

佛法主张用平常心、平等心对待一切有情;并不局限于亲友,和与自己有关的人;而是对一切众生的关爱和慈悲。对善缘不粘著,化解恶缘,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内心保持平静。

而我喜欢设定划圈子圈子,喜欢给自己贴上“讲义气”的标签,其实,就是我执和噌心在作怪。通过反思,我认识到我遇到的恶缘,就是我的设定所带来的。接下来与人打交道的时候,我会提醒自己先放下设定,观察自己的情绪,也算是有了一个进步。但是,有时候情绪还是会上来,要平息不容易做到啊!接下来的一件事情给了我一个重要的启示。

一天早上,我一边挂着耳机学习,一边忙着给孩子准备早餐。突然敲门声大作,开门一看,楼下的邻居愤怒的投诉我穿皮鞋走来走去影响他休息。我不断解释着我没有在家里穿皮鞋,也没有办法改变地板薄容易透声的现实条件啊。但是,邻居根本不讲道理,还说他24小时在家,我也是24小时在家,我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都影响到他。他这样一说,我内心感到一丝惊恐,再看到这张胡子拉扎的脸孔越来越狰狞,明显就是一个神经衰弱患者。我突然想,他如此神经敏感得有多么痛苦啊,慈悲升起的同时,我不再申诉自己的理由了。我向他保证,我今天就去超市买棉底鞋把家里的拖鞋全部换掉,改变我的走路习惯,尽量轻脚。邻居的情绪慢慢缓和下来,最后就嘟囔一句:其实我就要你一个态度!从那天起,我在家里增加了一个修行——行禅,每个走动都关注自己的脚下,尽量轻柔;每一次出门都认真想好有没有漏东西,不要穿着皮鞋又跑回房间拿东西;带着耳机尽量不移动,避免忽略脚步声。一开始也不习惯,还考虑要不要搬家。但现在,就没想过搬家了,万一换一个房客没法体谅邻居的痛苦,,那必然每天吵闹,也会影响同楼层的邻居。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也没有感到难受。上周在楼下偶遇这位邻居,我主动跟他微笑,他很愕然,然后也和我点了一下头。

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佛陀太有智慧了,他能知道:当慈悲心发起的时候,我执可以轻易放下,化解矛盾,及时从爱恨情仇中抽离出来,我的感受和立场都不再重要了。只有学习佛菩萨那种无私慈悲、无限宽广的大爱,就可突破自己的人际关系中原有的障碍。当这种思维方式渐渐融入我的习惯里,我发现,我在工作、生活中的对立很少出现了,与客户的沟通更顺畅,朋友圈越来越大,家里的氛围越来越有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