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释真空

    

    记得我刚要出家时,有一位老和尚问我:你为什么要出家?我不加思索地回答:因为我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啊。老和尚接着问:难道在家就不能往生极乐世界吗?我想想也对呀,在家人往生的实例也好多。所以又思维一下说:出家人衣袂飘飘看着很潇洒,我还羡慕这个。还有看到三位姐姐为了生活,没有闲暇学佛,所以我不愿过那种生活,必须要出家。现在想想,那时根本就没有那种出家人的使命感,稀里糊涂地踏上了出家之路。还好现在有幸学习佛法,重新认识佛陀的出家修道成道乃至大转法轮,让我找到了生命的归宿,认清了自己的使命,让这种使命变成动力,推动着我朝着目标勇往直前。


    同为僧众因发心不同,故行持有别。一个真正修行者和一个只有肤浅信仰者是有区别的,真正的修行者是在提升自我,改造自我,超越自我,以自我为庙门,所谓莫向外求;而一个只有肤浅的信仰者却是口喊佛陀,又招摇放生,大兴土木、求求拜拜、手拿佛珠,却又追求神迹、弄个功德碑、搞超度经忏等等,却不知如此则是出世俗家,实为可惜!应出五蕴之家。

真正修行者是追求个人修养,内心的解脱,转烦恼为菩提;而肤浅信仰者仅仅追求得到保佑,因此他们更渴望看到神通,或看到天上的祥云瑞相等,仅此便得满足。当烦恼来临仍然无法对治,故应出烦恼之家。


    真正的修行者可以勇敢的面对老、病、死等问题,他们深知人世间苦难是现实的,而迷信者却越来越有依赖,不但不敢面对现实问题却要回避、恐惧、不安,只求佛祖保佑平安、健康和长寿。所以出家一世只能做个弱小者和被保护者,如此怎能承担如来之家业呢!必须超越生死,超凡入圣出三界之家。


    原始佛教中佛陀和阿罗汉弟子们都不是迷信者,佛陀说要自依止、法依止,通俗的说就是皈依自己,皈依法。故说:“汝应自努力,如来唯导师”。故知修行可不像考大学,考不好还可以走个后门,拉个关系,修道那是老老实实地证悟,断烦恼证菩提才是我们一生一世所要做的功课,然后再把这一使命传递出去。故曰:弘法是家务,利生是事业。


    伟大的佛陀便是我们的榜样,他放弃了世俗的一切荣华富贵,包括王位和妻儿,走上了出家的道路;又经六年苦行生活,差点将生命搭进去了,这到底为了什么?我们都知道,悉达多太子游四门时看到了老病死等等问题,看到了世间的短暂而不真实,故发心出家求道,这就是佛陀出家求道的一个使命。若找不到彻底能解决此一问题的答案绝不罢休,所以自己苦苦思索,得到了禅定的喜乐也不贪著,因为还未找到出家使命的答案,所以又经降伏内外等魔的过程,终于夜睹明星而成正觉。这一切全靠自己的修证(自依止)。接着又将自己所证来度化芸芸众生令离苦得乐(法依止)。


    我们现在的信仰是对佛陀所修之法和所证之智坚信不疑,依佛陀为榜样,带着自觉觉他的使命,做好一名内修外弘的出家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