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真心

有一天夜晚,我躺在床上突然回想到曾经的一幕,不禁让我自警。

 

寒假回到小庙,打扫卫生时从橱子里清理出一小包粘在一起,布满了白斑的东西,稍加辨认,那不是我之前出家供养给师父的红参吗?红参已经发霉了,发菜摆在那一动未动。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凑了些钱,专程去赛岐镇,货比三家、挑选、购买,等待着烘烤、切片、装袋。然后坐动车回去,带着一份“深发菩提心”的用心,将红参和发菜供养给师父。师父还没有来得及进补,就进了垃圾桶。当时只是觉得师父未领弟子的情意而感到惋惜。现在“深发菩提心”,这五个字是那么沉重而有力,让我警醒,无法入眠。

 

问自己,当时出家的发心——要深发菩提心,做到了吗?没有,深发到哪里去了呢?愿与行未平行并进,我的菩提心也是否如同发霉的红参一般萎缩了呢?那红参不是在表法吗?代表着我的生命状态。受戒时的誓言:“烦恼无尽誓愿断”,习气却依旧如故;“法门无量誓愿学”,凡事却没尽全力;“誓度一切众生”,还有着亲疏分别。身为出家人,“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想到这,我顿时有些惊恐。深感只有佛陀才有力量,让我去皈依、追随、学习而避免堕落。我从内心呼唤,“佛陀请救救我吧,别让我再堕落下去。”

 

出家对于佛陀来说是一种伟大的放弃,也是一种选择。佛陀放弃了权利、财富、地位、家庭这些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选择了一条和世俗生活相反的寻求真理的修行之道。昔日的锦衣玉食,换成了一袭仅能裹身的袈裟。六年的苦行,日食一麻一麦。佛陀心如磐石,坚定不移,与内在的心魔和外在天魔抗争,终于在菩提树下成道。佛陀夜睹明星,发出感叹“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分别,而不能证得。”随后49年说法,为了能让众生都能契入佛理,自觉觉他,自利利他。如果没有佛陀,教法怎能流传下来?又有多少人不能从烦恼中拔出来呢?还不断周而复始,在六道中轮回呢?

 

佛陀的出家是因为看到“老病死”是每个人无法避免的,要追求不老、不病、不死的涅槃境界。我的出家固然和自身的经历有关,为了寻找人生的意义。可是更多的是做慈济,看到乡亲们的疾苦,无法用有限的物质和自己浅薄的佛法知识所消除。物质和爱语只是一种暂时的慰藉,不能釜底抽薪让他们止息痛苦,而发心出家的。我也曾经跪在证严法师前发愿:“生生世世行菩萨道,广度众生!”

 

当时把想出家的念头告诉了两位师父,一位说:“修行最重要的是去除内心的贪嗔痴三毒,不一定要出家。”另外一位说:“好好发心吧!”直到今天,才对这两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正如梦参老和尚所说:“如果一天执著穿衣、吃饭、人际关系,把心放在这上头,怎能修道?怎能清净呢?“贪、嗔、痴”放下了,智慧才能生起,你才能一切无著。”对照自己,惭愧心顿然生起,现在的自己远远比不上刚学佛时初发心的精进。似乎出家成了一种过日子,并没有把“了生死、证菩提、度众生”放在首位,自己尚不能自度,怎能度人呢?

 

每个选择的背后都有相应的难题,它的难度跟我们的选择有关,而选择,只是开始。圆满它,才是重点,这就是生活!出家,难在“非将相而不可为之”的魄力和在面对各种诱惑不随波逐流,在顺逆境中保持平常心以及永不退失的道心、日益增长的菩提心。既然选择了出家,就要为选择负责,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佛陀永远是我们追随学习的榜样,他也是从一个凡人,不懈地修行,圆满了福德与智慧,广宣法义,度化众生。我们要不断的净化自心,增长福慧进而利益众生,才能不负佛陀出家的本怀。恩师度我出家是为了让法脉能传承下去,她所希望接受的供养,绝不是形式上和物质上的,而是真正的法供养! 

 

“深发菩提心”不是一句口号,也不是一种形式,若没有愿力推动、法水滋润,菩提心的幼苗会失去营养而腐烂,正与那发霉的红参所带给我的警示一样,人生难得,佛法难遇,良师难求,出家殊胜,莫做个剃个光头,穿着一顶衲衣的相似修行人!菩提心要从心而发,让我们好好检视自己,努力熄灭贪嗔痴,勤修戒定慧。依佛陀教法,真实地奉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