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候会问自己,我学习佛法的目的是什么?我是希望可以过的幸福,然后再此基础之上可以帮助自己及家人朋友。当我觉得好像有所收获的时候,却发现事实并非我想的那么简单。佛学我仅仅只是了解了大概是在论述什么。

  佛法的正见,必须时刻提醒自己 了然于心。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过去的累积,给所有的人带来了很多很深的彼此内心的误解和伤痛。这些伤痛,就是心苦。 我曾经尝试着摆脱,现在依然在寻求方法。想到最近学习到的“我”执,“不住于相”,我想,对于亲情,我有着深深的“我”执。 因为他们是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的哥哥,我的姐姐,我的大姐。我看到她们彼此误解,包括我在内,很多很多的伤,我身同感受。因为自小受他们的庇护,我看到每个人的经历和感受,理解并深深的感恩他们。但是身处于事情的漩涡里时,我却不能有一个清净的心,既然彼此关爱,却为何互相伤害?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反观自己的内心深处,佛学教我们的正见“ 无常”“无我”“因缘和合”“不接纳痛苦的放大器”,但是要在心里,舍去“情”,我感觉到心痛。 “无情和有情”里说到,要把这些情,慢慢升华,除去贪,嗔,痴,及占有才会是真正的无私的“情”。一想到这里,心却不由自主的难受。

是的,她们是我的亲人。而我该如何去除“我”执? 这种执着已经深深的扎根在我心里。其实当我看到别人的姐姐或者妹妹,或者周围的人,我就不由自主的产生很大的动力,就希望能够替他去解决或者替她去处理得到一个完美的结果。甚至是完全可以舍弃自己本来应该做的,或者是要做的事情。这内在驱动力来自于“我想改变但是却无法改变的原生关系”,兄弟姐妹的现状。所以我很无奈,抱着我期待他们能活的像我想象的样子。我一直都非常的执著。而且,并未意识到它其实却是是深深的我执。

   其实,每个人都有权利把生活过成自己想过的样子。既然每个人都是这样,那么自然也包括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们其实也应该如此。而我曾经那么执著的希望,我的妈妈应该怎样,我的爸爸应该怎样,我的哥哥姐姐应该怎样,包括我,应该怎样。于是,我不断的说服这个,说着那个,这中间却并未起任何的作用。反而,我却因为说的太多,而承受了许多的误解,非常的痛苦并且遍体鳞伤。我只好采取远离,麻木的方式,但却无法回避我那么渴望一家和睦的愿望。

   今天,再次看到师父的比喻“如果同样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具体到和自己发生关系,如果不是具体的落实在自己的身上,结果完全不同。我们很少会为别人的挫折和失败感到切身的难以忍受的痛苦。”而这个原因,就来自于“我”的执著。哦,是的。放下我执,我就会看到因缘和合,业力,因果下的真相。我就不在沉浸在执著的妄想里,而痛苦的为自己消耗生命。这样的结果会如何呢?其实,我会对自己会更加负起责任。我会认真面对自己的生活。倘若因为执著,一直陷入烦恼和痛苦的情绪里,我非但不会改变什么事情,可能还有可能增加更多的问题和困难。同时,也把自己的事情丢去了一边。再回头想想,好像这么多年来,我成长的环境和模式就是如此。我一直在为别人的情绪而负责。如果让我用这样的方式再对待孩子,潜移默化里,那多么像用自己的情绪控制着孩子。 而这就是很自私的爱啊。

   如果,我放手,看到亲人们痛苦,而我不能那么的痛苦来,我问自己内心是否可安宁呢?答案似乎是否定的。我坦白当自己看到父母痛苦难过,我有很深的内疚感。这个不但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了,也在哥哥姐姐们的身上同样看到。遗憾的是,有的是在被狠狠的伤透之后,完全断绝了联系。有的还依然深深的陷入,并且想要去做偿还。有的是为了不在被带入,变得成熟而缺乏温情。我呢?我都有时候会非常茫然,犹豫不决。但我深刻认识到,我的内心非常需要正见,正念时刻观照,给自己力量,不断的照亮串习,才可以保持安宁的心态。当我有了安宁的心态时,我可以以平和的心态去理解和慈悲别人。对于扑面而来的嗔恨心,我也可以照单全收,并且让它不在内心留下片刻的痕迹。甚至还会体察对方的需求并且尝试温暖对方。我明白它不是冷漠,也并非麻木,这才是真正独立而成熟的自己。只是这样的心态往往还不够稳定,有时候就几天,有时候就几个小时,有时候可能就几秒。我想,我需要继续常常的观照自己的内心,让这种安宁的心态安住,不停的安住。

 

  佛学,就是这样去改变生命的。也是这样去改变命运的!

 

  感恩佛法,感恩师父,感恩三级修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