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学完八步骤三种禅修,对镜就来考验我了。201715日小寒,我得知公婆要带着小叔子的小孩从昆山过来住一晚,再从苏州回湖北老家,心中生起莫名的烦恼,整个人被情绪所控制。觉得他们很烦,自己在昆山给小叔子带孩子,不让他们买票从昆山走,非要过来从苏州走,想到这里,以前的各种事情都出来支持我凡夫特质的观察修,比如从我家拿各种东西过去,我们孝敬老人家的钱全部给他们,不帮我带孩子,在他们那所有事都是爷爷奶奶做,来我家都是他们在当老爷,我挺着大肚子忙里忙外准备饭菜,还有送车借钱等等。经过这些观察修,让我安住在对他们的不满和烦恼中。以前总是感恩先生对我太好,我要给他面子,反正他们也不会呆很久,做好表面功夫忍忍就过去了。可这一次,不想逃避,因为我已经加入三级修学,学了八步骤,我要正式面对我的情绪和烦恼。

导师在视频中说:“每个烦恼都有一个归属,它的归属地在哪里?跟什么有关?这种事为什么让我产生烦恼?”我被对公婆嗔恨心的情绪所控制,所以我烦恼;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所以我烦恼;我的内心把他们设定为偏心、自私、势力、肤浅、爱贪小便宜的人,也设定了对他们的态度,所以他们每次过来我烦恼;每次面对公婆麻烦我们的时候我都选择逃避,因为我讨厌麻烦,讨厌和我不志同道合的人,我的感恩心和慈悲心不够,还会找一堆借口来说明不是我的问题。我越静下来观察自己,越觉得自己可怕,原来自己的心胸如此狭隘,如此不堪,我就是一个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我嚎啕大哭,正好那天我5岁的女儿没有去学校,估计我的哭声把她都吓到了。她过来抱抱我问我怎么了?我哭着告诉她:“让妈妈自己呆一会,反省一下,妈妈发现自己有好多不好的地方。”

当下面对自己真的很伤心难过,但认识归认识,反省归反省。还是无法从烦恼中解脱出来,于是我就试着用我从法义中获得的正见,要感恩这次机会让我面对自己,要有感恩心和慈悲心,爷爷奶奶六十岁了还要帮年轻人带孩子。父母是恩田,给我们一个培植福报的机会,要有感恩心,尊重心和慈悲心。还不断的看罗兰师兄分享的《运用八步骤三中禅修解决婆媳关系》中所说的:“知道父母并没有义务帮我们做任何事情,反而如果让父母帮我们做事,都是在消自己的福报。我们要为父母多做些事情,这才是增长福报的方式。再说父母不帮我们,肯定是我们哪里没做好,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但我还是安住在烦恼中,无法自拔,很用力也不行。于是我给我先生打了一个电话,他毫不犹豫的请了半天假。

当他回家时,我的情绪还是不稳定的,我不停的诉说抱怨公婆当初怎么对我们,每次又是怎么麻烦我们。他只有安慰我,但无济于事,我们还争吵起来。他也没办法就去帮爷爷奶奶整理床铺,然后买菜回来,清菜。我一遍一遍听着慈经,我女儿在旁边重复着,也一遍遍用佛法正见对质我的妄见。我来到厨房,向我先生理了理我一上午的情绪,说了我以前的错误观念,也说了佛法正见,并把罗兰师兄分享的《运用八步骤三中禅修解决婆媳关系》挑一些关键点读给我先生听。他停下手中的活说到:“没想到佛法这么好。”我接着一边哭“一边说:“我都知道这些正见了,为什么我就用不好,我怎么这么差劲呢?”他说:“慢慢来,你才学了两个多月,已经有效果了。”其实这个过程我已经在用佛法正见进行观察修和安住修了。

晚上公婆一行六个人过来的,他们到达时,我们已经准备好晚餐。大家开心的吃完晚餐,小叔子他们回昆山,我先生带着女儿出去了。公婆把小孩安顿睡着了,我也躺下了,此时公婆来到我床边,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样,跟我诉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其实说来说去都是那些事,但我没觉得烦,我整晚都很平静,心里自然的生起感恩心和慈悲心,看着两个六十岁的老人头发已花白,比起带小孩前瘦了很多眼皮也耷拉下来,皱纹爬满了脸,我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偏心,只有感恩,感恩他们没帮我带孩子,感恩他们还能来麻烦我们。我们能帮他们就是我们的福报。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来送他们,也和我先生说了我的整个心路历程。我决心把我定课和平时善行的功德回向给老人家,祝他们身体安康,也能有缘早日接触佛法。

经过这次反复的观察修和安住修,我对佛法正见更加有信心,也更加能安住在三级修学中,更好的运用八步骤三种禅修。感恩导师,感恩书院,感恩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