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修学的内容是《八步骤三种禅修·上》,虽然这是第二次学,但当我翻开以前的笔记,已经不记得自己之前学了些什么,覆器、漏器、垢器说的不就是我吗?

班级共修时师兄们都在互相随喜赞叹修学一年后的变化时,我是很惭愧的,因为我自己很清楚自己还是活在自我的世界里,我执依旧很严重、烦恼依旧重重。今天在整理笔记的时候,当我写到凡夫心的特点就是看不清楚自己和自以为是时,我是深有体会的,时常会认为自己是对的,也不会去反省自己的错误。当学到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模式这一部分时,首先 要认识到我们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贪嗔痴的病患者,同喜班这一年下来,我承认自己是轮回的中的重病患者,同时我也自以为是地认为师兄们和我一样,都是重病患者,既然大家都一样,我即使没有精进修学,那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有时师兄们病的比我还严重呢。当这些想法出现的时候,结合当期法义,对照自己,我不就是师父所说的“不认真学佛的现代人”吗?把自己错误的认识当作真实,而且还会不断地强化自己的错误认识,本期所学的八步骤三种禅修就是来治我的病的。

刚好在这周发生的一个小故事,也是我运用八步骤的小小尝试,我和师兄们分享一下。家里的师兄准备要新带一个同喜班征求我的意见,之前他是比较少和我商量事情的,一般都是等到事情发生了才告诉我,这一次终于提前和我商量了,就这点我是要真心地随喜赞叹他。当他问我的意见时,我态度坚决、立场鲜明地告诉他:不同意,理由就是他已经带一个同喜班,并且自己也要修学和工作,同时我也希望他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我,再说了我们辅导员也是带一个班,你为什么要带那么多?在这一过程中他可谓软硬兼施、软磨硬泡,而我像一个顽强的战士,就是不同意。他很发心带新班所以他也很坚持,最后给我的一句就是:如果最后没有师兄带的话他就带,我也送他一句:行,那你就看着办吧,后果自负!

第二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记得我们学过“运用当期法义解决现实问题”,既然这次是学八步骤,那我不能错过好机会啊!当我开始重新思惟这件事情时,我想到了三点:

第一,书院倡导的服务大众的模式我是接受的,在共处规则中就有讲到“培养乐于分享的意识,自己从佛法受益后,应该积极主动地与同修交流。因缘成熟时,可善巧方便地与人分享,使更多人于法受益”,承担辅导员就是服务大众一种形式,服务的对象是师兄,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而且将来我也要发心当辅导员,所以我应该支持他;

第二,元旦我去西园重新皈依,我在大雄宝殿上是以上等发心、为利益一切众生而皈依的,这不仅是我对自己的许诺,也是我对三宝、对众生的许诺,许下的诺言就要去践行,不能光在西园的时候就发上等的皈依之心,回来之后就打回原形,这样肯定是不行的,他想去带新班,我就应该给予他最大的支持;

第三,我能感受到他最近的变化,他现在带的同喜班是从8月开始的,他经常会和我说非常感恩那些师兄们,是他们满满的正能量影响了他,在带班的过程中不断地弱化我执,与我的相处的时候也会更多地从我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理解并包容我,用他的话说就是“带班能治病”,如果能把他的病治好,我就更应该放心让他去带班,当他变好了,对我的修学自然能起到促进的作用。当思惟了带班的利益后,我很自然地接受了他要带班的现实,虽然陪伴我的时间少了,但我能收获更多,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次服务大众的机会。

故事的结尾就是有师兄发心承担了辅导员,而我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他感动不已,这次八步骤在现实生活中的小运用让我感受到了它的强大力量,我也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八步骤三种禅修,让自己树立正见、认清真相,摆脱错误、重复正确,真正地完成观念、心态、生命品质的改变。

经历了这件事,我明白了其实事情本身并没有发生变化,变化的是我的观念和想法,当我的观念发生变化了心态也随之改变,所以我愿意并支持他去带班,在此由衷地钦佩师父的智慧,让我学会了运用佛法智慧重新审视人生,解决现实问题,建立正向的心理,安住在正向的心理中,完成心态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