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我皈依?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皈依呢?

  在我的心里,我是不可能皈依的。作为一个宗教性的人,不可能皈依任何一个宗教的。我是这样认为自己的。在我的亲人中,有2个据说学佛,说实话,对那两个人,我心中真的不觉得怎么样。一个奔四的大男人,天天在朋友圈里面晒喝茶,抄经,可是自己的手机还要妈妈买。另一个放生只为自己家人祈求回报。学佛不为出离生死苦海,只为耕种福田,有什么意思。

好吧,其实我也不怎么样。2012年我在生活中遇到很大困难。2013年初,终于得了肺炎。终于身体这样打了我一个嘴巴,告诉我原来的生活方式不对。原来的我的注意点总是在别人身上:想尽办法满足别人的要求,我最最得意的是别人没说,我就能先做到。要做到这点,自己是很辛苦的。经过孜孜不倦的努力,终于我把自己逼到了悬崖边上。于是,我开始为自己寻找出路。心理学,心灵成长书籍,工作坊。。。我开始研究我自己。我玩命的去学习,去实践。是的,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是不是尽了自己全部的努力。“是不是尽了自己全部的努力”是我最最经常自问的一句话。

终于,在2016年6月份,在一个特别有名的大师的工作坊后,我进入了行尸走肉的状态。个案中,老师让我面对生命鞠躬。可是,工作坊后,我真的彻底失去了生机。那些日子,没日没夜地,我看网络小说。网络小说,好东西啊,可以让我不去想,不去面对我为什么要活着。是啊,我为什么要活着。没有经过思考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2016年9月10日,某心理学大师的工作坊,我的个案中,老师问我:在我的生命里,最想创造的是什么?听到这句话,我就开始流眼泪,我哽咽地说:我想要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

是啊,我是多么渴望自己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能看到自己,能看到别人;能听到自己,能听到别人;能温柔,有力量,还可以顽皮。。。能绽放生命的光彩,能散发温暖的光芒。。。

 对自己,我有个承诺:对生命说是,对来到的一切说是。就是这个一个承诺,指引我进入了三级修学。在第一课 认识书院中,我第一次看到师父提出的五大要素,第一条就是皈依。我在心里就犯了嘀咕,默默地说了篇首的那段话。

 2017年10月4日,我在西园寺皈依了。

 从入学到皈依,3个多月的时候,在学习中,我越来越多的发现法义中的话语和我在心灵探索上的隐约的感觉一样,它明确清晰的告诉什么是什么。最最重要的是:佛陀在菩提树下证道时发现,每个众生都有觉悟的潜质,都有自我拯救的能力,可以完成对生命的自我治疗。突然间,一扇门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就这么出现了。我可以活出自己生命的光彩。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许可。

 2017年9月,我第二次来到催眠大师的工作坊。在课程中,在和自己的潜意识的连接中,出现了济群法师讲经时的身影,而后幻化成一盏油灯。看到这个画面后,我打电话给辅导员,要求皈依。我知道,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点亮生命之灯。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在人间觉者的指引下,在正见的指引下,在世间榜样的带领下,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觉悟自性三宝,让生命绽放。 

今日回首,看到这一切,我仍然感觉不可思议,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