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串习力量有多大,在我身上活生生于以展现。不要好为人师,在与朋友交谈、小组班级共修上曾多次主动认识到,那曾想自己仍是屡犯。

我一个朋友遇到人生困惑——离后痛苦,向我求助帮她解困惑。在倾听后自己分析了原因,但她的反应感觉是我所说没让她信服。并该就此打住,可自己顽固的,自以为是的,认为是朋友无明。

 之后在网上继续聊,当朋友说见面再说,其实已暗示我并不理解她。可无始以来的无明、我执的串习把我牵住。自己不仅喋喋不休,还把朋友发在朋友圈的新年总进行结分析,说她存在的问题。之后,把名字抹掉将内容传给道中一个朋友与表妹,问她们自己对不?

道中朋友没有回我,而表妹直接说:你说你不是好为人师,我看你就是好为人师”。我呆了,立即回复道中朋友——自己错了。道中朋友才回复到:你认错很快嘛。学佛是永远修自己”。

 

2017年最后一天与朋友见面,再次耐心倾听朋友诉说后,彻底明白自己所谓的解答都是按自己思路来理解的,朋友的问题与非我的问题。我很羞愧。

 为何自己明明有理智的意识,可为何屡屡犯错,且不自醒?在学习《八步骤三种禅修》后,找到答案。没有彻底执行书院的十八字方针——真诚、认真、老实; 理解、接受、运用; 观念、心态、品质。

首先态度未贯彻执行“真诚、认真、老实”。对于法义,我不是每课都是三遍以上。即使是三遍以上,也没按照八步骤一步步做。如自以为是的沿用学生时代的学习方式———划重点。

态度没有做到位,自然佛法智慧不可能进入我的心。现回忆起最初学习《学员手册》中的八步骤三种禅修内容时,态度是极为马虎,根本没有重视这个学习方法。

人生都是因果,加上串习的强大力量,所以自己不断重复轮回,一直是覆器、漏器、诟器,成不了法器。另一方面虽认识到自己是重病患者,但很大程度是理论层面。同时没有真诚对佛法,没有足够的虔诚。

态度上的缺失,导致理解、接受、运用的程度达不到完整、准确、透彻,从而就无法将法义变成自己的法义,变成自己的观念,从而改变心态。

现反省,遵照导师规定做就是在纠正自以为是一种方式,严格操作八步骤就是在医治自己。我一边喊渴,身边就是清潭,就是看不见,也喝不着。即使有喝到,也只缓解干裂的唇。而被无明、我执烧得滚烫的咽喉,身体动却一直烧着。

而如果自己一直照做,可以避免一些问题的反复发生。八步骤是一种方法,隐含一种结果。

“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尚书.说命》,意是:知晓道理容易,真正付诸实行地不那么容易。这个原因就是观念不是自己的,就没法运用;不是法器,正因没理解、接受;无法理解、接受是没有好的态度——真诚、认真、老实;没有端正的态度,八步骤就是理论的八步骤,终究只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学佛,要上升到生死层面,要认识到唯有自救才能生存。自救需牢记六种想“自己是病者、僧是医生、法是药、如来作正士想、正法作久住想”;离三种过;严格执行“八步骤”,不断熟悉、重复正见,用正见进行观察修、安住修。

学佛是修自己,我将警钟长鸣:真诚、认真、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