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个艺术创作者来说,人世间最宝贵的财富不是别的,而是创造力。创造力不来自外在的世界,来自于人的心灵。心灵是个什么东西?这是一个非常难于讨论的问题。《心经》以般若智慧观照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真理。给我们带来一种通达的理解物质世界与心灵世界的的关系的方法。我们创作艺术作品是要靠心灵去思维想象,外在的环境,物质条件阻碍不了我们的创造力,唯一阻碍我们创造力的只有内心。西方艺术从中世纪的为宗教服务的绘画到文艺复兴开始为贵族,中产阶级服务的绘画,都是在被各种条件的限制下在发挥创作力,仔细欣赏西方博物馆里的绘画,会发现即使在严格的题材限制之下,艺术家也会尽量把自己的一些秘密藏在画里的某些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于是乎这些古老的秘密反而成了现在博物馆的解说重点,吸引人心的不仅仅是他出众的绘画技巧,那些隐藏起来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秘密,恰是引人入胜之处。

                                                                                                                    


       在现代绘画和当代艺术中,西方艺术借鉴了禅宗的理论和东方哲学思考方式,很多艺术家甚至开始像一个佛教里的苦行者一样对待自己,通过最身体力行的行为方式,探讨人性,存在,个人与群体关系等问题。

       正像济群法师在北大阳光论坛提及的现代化企业的最佳管理方式就是去中心化,让每个人充分发挥自己的最大的能力。我想这是佛教无我思想在世间法也适用的最好例证。在当代艺术的广大领域里,艺术的边界被扩展到几乎无所不能称之为艺术的境地,小便池被搬进博物馆,美术馆里被清洁工清扫掉的垃圾是某个艺术家的作品,种种的不被普通人认可的物品突然在艺术家的签名下或是策展人的策划下光明正大的从工厂,垃圾场等地方搬进博物馆,公然宣称自己一下子从贫农甚至奴隶变成了贵族。老百姓的唾骂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人专门跑道美术馆去破坏作品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之所以有这种艺术家的思考方式与现实社会中普罗百姓的思维方式的冲突,纠其原因,与外界大环境对于艺术的不正确宣传有关,更与每个人的心(认识)有关,每个人都只活在自己的主观认识里,尽管当代艺术已经开始走向了无我”“无相”“无限的思想境界,但外界观众所关注的往往只是它们每年在拍卖会上拍出的昂贵价格,对比着自己的生活现状,被无明主宰的嗔心很容易升起。博伊斯提出人人都是艺术家,这有点像佛陀观照到众生皆有成佛的本性一样。然而现实生活中能够听闻佛法,了解真理的能有多少人呢?艺术也面临同样的困境。所有人都有成为艺术家的本质,但是心灵的界限阻挡了理解、接受艺术的道路。



         实际上,从杜尚开始,一种追求出世”“寂静超然的艺术风气已经开始深入到一部分艺术家的内心深处,就像佛教教义里提倡我们做回自然人,自然人的状态是最好的。艺术

家提倡重要的不是艺术”.至于重要的是什么,则要回归到生命本身去寻找答案。当然我们也可以用另外一种角度去看这句话。若是连生活本身都有问题,连做人都做不明白。做艺术似乎也无济于事,无法帮我们迷惑的心灵找到真正的归宿。济群法师提出的人生觉醒的艺术恰恰是给了我们一种透彻了解宇宙真相,正确认识自己的方式。作为一个艺术从业者,我希望自己不仅仅是一个画家,更是一个哲学家,诗人,宗教的践行者……….而佛陀给我们提供的智慧似乎给这种无限的可能提供了唯一的机会。 



                             詹姆斯 特瑞普    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