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月入学,我差不多是班里最后一个到西园的,之前每次静修营、菩提大分享报名时,我总是觉得自己有很多障碍,比如:好不容易放假,不看望和陪伴自己的父母,说不过去;另外婆家在扬州,离苏州很近,去西园而不回婆家也说不过去;另外心里还打着小算盘,从深圳去趟西园来回路费至少也要2千元,怎么向先生交代?

随着修学的深入,也随着义工的承担,2014年终于下定决心参加十一的静修营,报名义工,接到通知时被告知,寺院无法安排住宿,参加不参加?参加!狠狠心咬咬牙,预算5千,可是临到静修营前一周,出现了更大的违缘,父亲淋巴瘤复发,表现为极度的贫血,在山西住院了,立刻调整行程从深圳赶回山西老家,静修营还去不去?怎么和爸爸妈妈谈?三宝加持好在国庆前两天,父亲病情稳定,准备国庆期间转院上海,还是鼓起勇气和爸妈谈了自己到西园做义工的意愿,父母虽然不舍,还是同意了,相约国庆后在上海见。从深圳到上海的往返机票都作废了,改买了从山西到苏州的火车慢车的站票,在火车连接处的地面坐了一夜赶到苏州义工报到。一切不可思议,在原来乖乖女的我心中,这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呀!其实障碍并没有那么大,一切的障碍是我自己的设定。

后来随着义工承担的增多,更多机会到西园,更多节假日不能陪伴家人,一切证明只要有意愿,一切皆有可能。大概是去年春节,需要到厦门,先生不同意,我的愿望很坚决,但我知道先生不同意也是情有可原的,一定要照顾家里菩萨的感受, 接着开始与先生软磨硬泡,找一切机会提出申请,被拒,不起任何情绪,就再找机会让他高兴,再申请,这样反复多次之后,他磨不过,终于同意了。

以后过节不在一起,也想各种方法创造各种因缘,比如今年五一一起提前回扬州,然后见过公婆后,他在家里陪父母,我到西园,结束后再一起回深圳。又比如春节带一大家人到厦门玩,他们旅游,我参加培训,只要自己有意愿,就一定能开发出智慧找到大家满意的方法。

当班级修、小组修、带班在我心中最重要时,任何其他事情都会为此让路,当我觉得参与培训和会议最重要时,费用、家里的问题也不会成为障碍,自然会涌现一切智慧解决。

越来越体会到发心和意愿在修学和做事中的重要性,净合师兄在做辅助员时怀孕,跟完班,特地问了参加实习辅导员评议的时效性,提出只要一有可能就可以上岗,挺着大肚子到厦门参加了实习辅导员培训,生孩子之后不到一个月就提出,一个月后可以带班,这是怎样的发心和承担,这是我也不敢想象的,无数个精进的师兄不断的激励着我,我发愿于三有乐不贪著,为暇满义而精进,志依佛陀所喜道,为利有情愿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