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的静修营已经过去2个月了,经过时间的筛滤,部分背景已经虚化,重点也更清晰。

   101号这天,已经入秋的南京突然又热了起来,一路拖着沉重的行李,心也变得浮躁起来。直到出租车驶入西园附近,小桥流水人家的清润景象占满眼眶,心才终于被松绑。车子停在西园寺东门,一下车就看到有一位师兄笑得跟花儿一样朝我这边打招呼,嗯,这是我们超级可爱的寝室长善葵师兄,她很像一位久盼儿女归来的妈妈,嘘寒问暖,抢着帮忙拿沉重的行李,准备好一切。新人报到的焦躁瞬间被消灭殆尽。

   在西园,印象最深的是过堂。我之前没有吃过寺院的饭菜,据说寺院的饭菜好吃到爆,所以心心念念了很久。我们寝室超级可爱的方方师兄还专门准备了笔记本记录下每天的菜谱。到了用斋时间,大家像中学去出早操一样,一排排站好,不过站在前面的不是让人望而生怯的班主任,而是笑呵呵脾气好到爆的义工师兄们,就算我们七嘴八舌的聊起来忘了音量,义工师兄也只是会静静的举着止语的引导牌走到面前,一直微笑着望着你,望着你,没有言语,直到引出我们止语的决心。当我们按次序进入斋堂坐好,就会有一个个带着口罩的小黄衫义工师兄忙碌有序的把饭菜盛入眼前的碗中,看着他们一个又一个的来回穿梭,看上去像极了小蜜蜂,嗯,或许更像饲养员?那么我们…,每当这个时候总能被自己逗笑。行堂组师兄们准备的菜品很丰盛,因为担心会吃不完,所以尽量少要一点,可是当一勺又一勺的饭菜加到碗里,问题来了:问题一,不同的菜加上米饭都混到了一起,这可怎么吃啊?算了,菜里面没有菜籽油的味道,已经很好了,就当做拌饭吧。问题二:呃,菜里有豆腐和香菇,我向来对这两位敬而远之,这怎么咽的下去?过堂也是一种修行,怎么可以挑三拣四,把豆腐和香菇吃掉难道会死吗?事实证明,这些问题都是矫情。脊背坐直,碗筷轻拿轻放,努力使心态淡然平稳,心存感恩。一顿饭吃完,居然很神奇的有种身心愉悦的感觉。虽然没有体会到被食物惊爆味蕾的感觉,却品尝到了很多菜的天然味道,收获了吃饭的正确打开方式,最惊喜的是精修营结束后,居然瘦了5斤,这个结果简直不要太美好。

   一周的静修营,活动非常丰富多彩,尤其是佛学方面的讲座,时时感叹,听君一席话,胜读三年书也莫过如此了。自己之前对于佛学的认识,简直就是盲人摸象,佛学原来如此博大精深。

在西园夜话的环节,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被抛出,我虽然没有提问,可是发现自己心中的疑惑居然很神奇的也是其他师兄的问题,不禁感慨,原来我们大家还真是一家人呢。

    稍微留心观察,会发现这六天总有无处不在的美好。同一个寝室的师兄格外投缘;发现乌龟游起来,简直萌出天际;遇到一只修菩提道的猫师兄;看到梦里出现过的大鱼在放生池自在游来游去;听到沁人心脾的佛乐,等等。美好的瞬间数不胜数,从不曾停歇,让人心旷神怡。

体验过精修营的人间至美,再遭遇被打回原形的尘世生活,才真正认识到心灵归宿是何等的重要。庆幸自己遇到了菩提书院,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书院里每一位给予接引或是拉一把的师兄们,现在的我进入同喜班有两个月了。书院的氛围非常温暖又有带动性,每一课都会有新的发现认识。

学习了一段时间的佛法,才明白为什么我们之前读了那么多书,懂了那么多道理,却始终过不好自己的一生。因为我们的实践太少,而书院注重将法义联系实际并督促学员将佛法运用到生活中的修学模式刚好切中要害。我们身体力行的造了很多业,这些业不是放下屠刀就能立刻还的,也要我们身体力行的修。尽管现在面对自己荒原般的内心与过往时常烦躁无助,但我相信书院的这盏明灯终将带来温润清流与盎然生机。一直向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体悟境界。与我而言,要走向这样的境界道阻且长,惟愿在前行之路上,“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24节气已经走到大雪了寒风越来越嚣张,愿每位师兄心中常存佛法正念,内心温暖的度过寒冬。也愿自己明年101静修营时可以成为一名小黄衫。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愿菩提花早日开遍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