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最初简单的自己于法受益以后,想传承三级修学的感恩心和利他心,而欢喜地走上了辅助岗位。在最初的半年陪伴中,只要把握好辅助员的四个定位。营造良好氛围用心陪伴,这半年中有欢喜也有感动。半年过后,在其他辅助员退出之后,继续留在班里,做班主任陪伴师兄们。自己带着这一份欢喜心,继续陪伴组修,班委例会。当时有一个小组,由于组内师兄工作都比较忙,组修只有2.3人时,马上调动班委里精进有发心的师兄,去支持这个小组,结果组修氛围一下带动起来,师兄们的欢喜感恩声,让我更有力量。过了一段另一个小组也出现大部分师兄身体不好,工作忙,组修也是2.3位师兄的情况,而且影响了组里其他师兄的情绪,立马又想办法,请辅助员回来陪伴等等……结果没有任何改变。慢慢早晚课出勤率迟到,分享不积极等一连串问题出现啦,这个时候我像灭火器一样,在外在的事项上忙的不亦乐乎。但内心是担忧,担忧师兄们会退出修学。这个时候发现,自己在陪伴分享过程中,语言都苍白了。在给辅导员反馈时都带着要哭的心。辅导员每次都会慈悲的和我说:要用无常,缘起看待每位师兄的因缘啊,在接纳,理解,包容的情况下,因上努力,但有个特别关键的点,就是调出,积极正向的心态。

  后来冷静下来反思自己带着什么样的心在做陪伴呢?这份欢喜来自哪里呢?这份欢喜心的背后,其实在开始就隐藏着,我终于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啦,由于良好的温暖氛围,师兄们对自己的认可,得到一种被认可需要的感觉,背后是一种被满足的“重要感”。最初的温暖与感动满足的是“人间温情”,满足的是彼此的“凡夫心”,慢慢随着修学目标确立后应转化为以法为见地的法情。结果没有及时做出调整,一直冲锋陷阵,满足着这份自我重要感。当面对小组出现状况时,不断的“因上努力”就为了期待一个好的结果。也看到了错误的观念,引发了一系列的焦虑,担忧,对立等负面心行。

 在辅导员慈悲耐心的陪伴下,用缘起看待班级的现象,安住在每个当下,做好自修,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调出积极,理解,包容,慈悲等正向心行,当自己修学越有力量,才能用生命更好的陪伴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