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佛法就是要修掉自己的凡夫心,成就自己的菩提心。都知道凡夫心所带来的种种危害,但是当情况发生之时,却还是会不知不觉中升起那些凡夫心。无始以来的凡夫心一直跟随着我,一直在用各种形态展现出来,而我又极难跳出它的包围圈。但是,自身却有这么一种力量,去能让我改变这种状态!

有位前行师兄告诉我,如果要改变自己的凡夫心,就要先学会观察存在自己身上的一系列凡夫心;然后认清这些凡夫心的过患,接着就是运用所学佛法去改变它们。于是,每一次的心行,我都开始用上了观察修。结果,我发现,我的凡夫心竟然如此的强大,我在发现一种执着的时候,想到的解决方法;往往却会落入了另一种我执!而这种情况却也是外力所推动出来的,而我自身修行能力因为达不到正确的知见,就会无法摆脱这些错误的观念。也还有一些时候,因为自己的觉察力存在问题,所以经常会察觉不到自身的问题,反而还自以为正确的;而这种自以为的设定恰恰正是我执的一种体现!

我发现存在自身的两个很有特性的我执,但是当我用上正确的觉知力量的时候,我也就会破除一些自身的执着。

第一个问题:

看到大街上那些东倒西歪的助力自行车,我都会很主动地去将它扶起来摆好。但同时也下意识的一些想法就出现了:怎么总是有这样不文明的人?难道他们家也是这样乱七八糟的吗?就没有人来管一下吗?当发现别人看我这些行为,大部分都是一种漠视的态度。我心中就会有些不满,总是会去埋怨这些人的心行态度。而这个时候,我却完全没发现,我已经步入到嗔恚心所创建的宫殿里;而在宫殿里,到处都是以我为中心的标语。就在我被这种心态渐渐控制住的时候,我被拉回来了,那种力量就是觉知的力量。我这时候才发现,我已经忽略了自己做事的初心,我到底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事情?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在做事以及修行中,把更多的烦恼体现出来吗?同时,我将修学中的法义应用在我的这个心态中,就能够很好的解答这些问题了。每个人的业力不一样,所以呈现出的心行也就各有不同。因为他们的自我生活中所呈现出的业力,都是以更强大的自我为中心,而营造出来的自私心态。我应当看到他们认不清自我,迷失在贪嗔痴之中,因此我要对他们这些心行感到可怜,我也应该发心为了救助这些被业力所惑的无明之人,做好每一次我的义工行,用自我的改变去让更多的人离开无明走向菩提!

第二个问题:

班委义工的一种设定,总是认为自己是班委,那么就应该比任何人都要修行的好,也会下意识的去设定其他班委。其次就是对班级的一种执着,总是希望班级的师兄们都要做到平稳成长,这样才对得起进入三级修学的这份因缘。也就同时会过多的设定要求,总是会以其他班级来做比较。久而久之,就会发现和班级的师兄们,少了默契,大家对我的看法也开始产生变化,班级本来融洽的关系却被我弄得开始紧张起来。而我又走进了慢心所造建出来的宫殿里,而宫殿里都是赞扬我的标语!正当我沉浸在自我赞美的时候,我的觉知力量把我拉了回来。我这时候才发现,我已经忘记了班委义工的成长路径是什么,我也同时忘记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学佛。当我应用起所修学的佛法来观照自身的时候,才发现每个人的根基不同,所修的步伐也就会有快有慢,我不能以我自己所设定出来的尺寸去衡量任何人;而我也没有这种能力做到这样。累生累世给我们每个人造就出不同的状态,我们这一世的果报都是因为过去世所带来的,同时也会受到这一世的业力而改变。我总是让自己所设定出来的去要求其他人,就会很主观的将意识强加在其他人身上,最终带来的结果也就是给大家带来更大的困惑,同时也在无形中给自己增添出更多的烦恼。当把这些心态都放正的时候,我开始学习随喜同修们的修学进度,也开始赞叹其他班委的无我利他精神。也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的知道了六和敬存在的真正意义!

终于,知道为什么导师在让我们修学《道之第》之前,要让我们先学会去了解凡夫心的各种不良心态。就是要让我们在接下来的修学中,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状态去修学!

《道次第》是所有法门的基础,而这个基础也就是让我们认清自我的凡夫心,也让我们能够发起出离心,最终成就菩提心。我们也要知道我们修学最终目标是什么,是成就佛陀的生命品质!而我们自身的这种觉知力,也在同时起了相当大的重要性,在觉知力的影响下,我们才能更好的认清自我,才能在接下来的道路上走得更坦然更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