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几个月里,确实感受到承担辅导岗位成长很快,在自利方面,重温法义,从利他角度,修供养修慈悲修智慧。我常告诉师兄们,每个人可能初入佛门因缘不同,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但现在我们坐在这里,尝试把时间和空间展开,就会发现,这都是我们的增上,我们接触到了佛法,这为我们的生命带来了无限可能。


一、为何服药

        端起药碗前,是不是先得了解为何服药?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需要吃药吗,作为患者,表现症状为哪些?人生八苦,病根是什么?贪嗔痴,身心热恼到轮回之苦,病情严重到我自己都看不到。古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凡夫心彻彻底底是错的,我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思惟、身体压根不听我使唤和指挥,“以贪等惑恒时难疗,感生极苦之病,长夜痛恼,于彼应识。”可惜,这重病不是不吃药就能自愈,一般来说人只做自己觉得对的事,除非自己意识到问题,想要改变,就得从观念下手,可是一般的人的观念往往是错误的,错误观念引发错误行为,由错误行为导入轮回之道。

        带领师兄们细细思惟,身为病人,疼痛加剧时是不是连自己都伤害,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烦恼被搅动起来,第一个受伤害的是谁,起心动念间拉弓蓄力给自己头上来一箭,然后拖着残躯扛着好几枝毒箭,被贪嗔痴当靶子射了个满目疮痍,凡夫心横刀掀斧,我方溃不成军。结合现实,嗔心起来的时候对方不一定受影响,自己却怒火中烧,每一个细胞都不能安宁。认识到过去的观念是错误的,我要改变,要治病,要靠法药,对自己负责就是在救自己的命。不建立真诚认真老实的修学态度,不以法改造自己,仍然长养凡夫心,虚掷好时光,也是伤害自己,把快乐当自己的仇人一样去消灭。

        服用良药关怀自己,治疗三毒之病,修学佛法学习圣贤文化,让法进入生命。


二、强大的医疗团队

        没有围墙,心灵学院专治大病小病,五大要素,大众化体系适合所有学人。八步骤三种禅修,十八字方针,十六字窍诀都是有力武器,能把贪嗔痴一扫光。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身过失,找自己问题,共同分享疗病经验,形成病友互助圈。同时,我需要医生给到治疗方案。

        “既得良医,起大欢喜,随言而听,恭敬承事。”导师就是我的良医,亲近善知识,依法得解脱。我有信心治好我的病,自己做过充分思惟,将这份心行传递给师兄们,说出来的话就掷地有声,具有力量,充满信心的,同时,看到更多人对佛法智慧的需求,慈悲心也得以提升。


三、遵医嘱煎药

       我们来治病,佛陀是大医王。前几个月,我是一个陪伴者,学员们刚进来可能还不懂药理,没看过说明书,那就需要个示范,拿我自己做标本,患者自述,实例分析,向我自己身上“开刀”。有别于哪里有病切一刀的短平促 ,在这里治病,讲的是了解症状,分析病情,解决病灶。从了解症状开始,他的分享一定会说出一大堆问题,甚至与法义不相干,因为这是他内心的呈现,也就是他现有的生命状态,这是第一步。

        其次,把他拉回到正见上来。某些师兄的心结和生活琐事,一针镇定剂也许可以平和情绪,但镇定剂会耐受,抹清凉油会复发,凡夫的问题是解决的完吗?所以是结合当期法义提出的问题,就回归法义。他的问题都可以归类,说到底还是贪嗔痴,小丛书里找不找的到答案?其实如果深入法义,自修的时候已经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了。

        他不受益就会停药,只有法才能在根本上解决问题,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拉回正见,这样他于法受益,才会留下来,安住书院,从根本上铲平病灶。

        分量、疗程都已一一配置好,每日的功课,不少吃,不乱服。这里没有麻醉剂,只有像亲人一样的同修们相互扶持,慈悲提醒,在我们懒惰掉举时前推后拉,一起走向光明,这里有的是清醒剂,同修们的走过的弯路,失败的经验汇聚成文,提醒各位笔直前行。


四、我会煎药吗

        小火大火一起上,兴奋地说个没完,得不到互动要受伤。 煎药时间不达标,没投入“足量”关心,氛围起不来要受伤。机械地煎,从理论到理论,从法义到法义,心行管道没打通,效果不好要受伤。 有时希望大家快点成长起来,不自觉产生期待。这个时候,我该问问自己,我用八步骤了吗?我安住当下了吗?

        一方面,方法不对,努力白费。一方面,投入了时间精力为什么不肯好好干呢?自利利他,两全其美的事,为什么不肯好好干呢?

       我思惟某种程度上受伤是好事,因为错误习惯,煎药(辅助引导)火候控制不好(方法没到位)烫着了自己,不过那也没有关系,熟练煎药后,手上就会形成粗砺的茧,只要熟练度提升,自我检视,手腕起承间就会有板斧之力。检讨自己,自己分享是否到位并做出正确示范,了解师兄们的近期状态,是否遇到障碍。手工煎药,分享以往的经历,用心分享,以此作为突破,双方互相打开心,一起播撒正见的种子,切入心行。

        做好示范分享,示范如何按时吃药,正面自然示范八步骤,我是引导不是要求,自己送服不能灌输。


五、不端架子

       我最多是个护工,端的是药,不是架子,学会感恩,身份放低,把自己化成模式,融入模式,随师喜当作。有句话叫所有的见面都是久别重逢,虽然这背后的因缘我看不到,那这一定是很深的法缘,那我得对他们负责。

        如是因感如是果,业力的推动下,我认识了你们,不然这么深的缘分,这辈子要没解脱估摸着以后还得见面。下次见面,不是不想认,当初没学好不具备认你的本事,可能辅助员没带好你又换马甲了。相比一次次似曾相识,把此世当轮回里最后一次!下一世,莲池海会再相见,等到共证菩提的时候,此处有深意,相逢毋须言。真正于法受益,直至成佛。多好!凡夫到无上菩提的路就在眼前,一起学做菩萨,营造觉醒的氛围,而非轮回的氛围。我依托我所带的师兄来帮助我,感恩他们,我有机会能说出我的分享和我自己于法受益的点。

        药苦吗,修学小“苦”不吃,人生八苦更难以想象,吃点小“苦”能扛住人生大苦。况且,修学佛法本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觉得苦,一定是我出了问题。药香吗?余味绵长,细品回甘,关键是它能治我的病。常说是药三分毒,这个药不仅无毒无副作用,还给你去毒。

        这短短几个月,看着大伙儿一步一步走过来,一点点进步,等到独立后就不需要有人提醒督促煎药啦,心行自己上轨道。同步吃药,我心里也甜甜的,也希望更多人品尝做辅导岗位的甜蜜。

        “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影尘世间,谁为谁煎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