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课是念死无常 不念死的过患、念死的胜利。它主要是要说明,要对死亡是人生最大的一个现实产生一种真切的认识,这个认识对于修行非常的重要,它是入道的基础,对生起精进修学和生起出离心、解脱烦恼具有重要意义。如果没有这个认识,人很可能就会活在自我的梦想中,在这个世界上过起世俗的生活,不但是对暇满人身的最大浪费,而且会造各种业,甚至堕入三恶趣。

    在这个商业大时代背景下,太多的人追求物欲生活,太多的沉迷在贪婪物欲的追求和享受之中,当人 对物欲不正确的追求,错把它当成了自已的人生的 最终目标,当死亡降临的那一刻,人的心会是怎样的状态呢?导师说大概会有两种心理:一方面对生的贪恋,舍不得,放不下六亲眷属的各种情执,还有就是那些名、利等。另一方面又对死亡一片茫然和恐惧。

     既然是这样,“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既然死是啥都得放下,放不下也得放下,何不一开始就放下呢?但是说起来容易,都是些显而易见的道理,要想从无始以来的串习中走出来,又谈何容易?无常是个现实,但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这个“不幸”的事实一定会落到自己的头上。我见过,哪怕80-90岁人,拥有这种观念。于是乎世人面打招呼时,逢人便减岁,已获得对方的喜悦。这也说明人不喜欢这种生命的无常,只希望美好永远留住,太多人活在长生和不老的梦想中。可见人对生的这种执著程度有多深。

    我观察自己,也有很深的“不死”情节,虽然年纪不大,但潜意识无数次的提醒自己我是可以长寿的。我很多时候,把它当做内心的积极信号,当然也正因为这个信念使我对未来一直充满希望,想象着未来生活是美好的。但在这同时,我发现因为这个信念,也让我感觉到贪著的心,我觉得我的我执很重,在思想很多方面偏向于固执,不大容易改变,不愿意放下原有的一些观念。现在同时我开始认识到,不死的信念。并不仅仅是我对未来的憧憬,我意识可能是对一种美好的追求。对未来的一种持续的期待,也说明了我对自己对现状并不满足的心理,意想通过一段较长的时间,让自己取得内心想要人生的圆满。

     回忆小时候,晚上经常做噩梦,现在想想,小时候挺会做观察修,白天看见事情,一到晚上睡觉会进入梦境。我在农村长大,农村人有个习惯,就是大人经常吓唬小孩,什么警察抓人,什么鬼故事,特别是那些半大不大的二十来岁前后的人,经常喜欢不分场合的讲一些少儿不宜的故事,看到小孩瞪着大眼睛,吓得呆呆的样子,然后心满意足的拍拍屁股走人,留下那个可怜的孩子呆呆的在那里做着观察修,一到晚上不知不觉进入梦境。

     小的时候听多了,晚上也不大敢出门,这种恐惧心理进入潜意识对我后来成年后有一定程度的心理的影响。皈依三宝后,心里变得越来越安定,因为我感觉有了护法神,只要心里不是很舒服,就念佛号让自己安定下来。特别是学了这一课程,原来我对死有很多恐惧的画面、念头,忽然间通过这一课的修学,变得不那么可怕,我好多次在睡前,试着作一些念死无常的观想,心里默念:“我明天后天会死的,明天后天会死的。”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体会到与死亡贴近的那个感觉,没想到头脑中反而变得寂静起来,变得没有什么其他念想,就好像一个人去靠近一堵墙,因为身边有一堵墙,那么似乎我身上再也感觉不到风的呼啸。此时的心脏反而变得更舒服,心跳变的更柔和了(这段时间睡晚了,心脏不大舒服)。在我写这个分享稿的时候,我再一次这么观想,还是那种静静的舒服的感觉。我变的并不怕“死”这个字。我抬头看向右手边长长的木沙发后背上方的白墙上,想象着贴着一个书本大小的,黑色的大黑字体的“死”字,忽然觉得这个字并不那么冷酷无情,相反还觉得挺吉祥,挺安静的感觉。这样的转念对我来说简直难以想象。我居然能直面死无常,不再觉得死是那么可怕,似乎它只是生命的一个站点而已。也许因为皈依三宝,我的内心有了依靠,我头脑的画面中,似乎看到死时就像是我忽然落到水里,而落水的那一刻,我马上就能瞥见右手边的岸,我踩着浅浅河底的石头,马上可以便爬上了岸,去到我熟悉的陆地,那个地方晴朗,阳光照射下温暖,我想这是彼岸吧。

     念死无常如何观察和修学的菩提心联系的思惟。近段时间因期间受到有些世俗的事的干扰。似乎对义工和这种发心懈怠了下来,学到这一课,提醒说死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临,死的时间是不定的。我想既然这样,那么所谓世俗的事业中,太多的为争论,做着各种为自己谋取私利的打算,意义又是何在?

     当我离开这个世界啥也带不走,与其这样,不如在解决自己基本生活后,更多的利益他人,余下时间修学佛法。念死,似乎让生活回归朴实,去除那些虚华回归人生真正的需要。当然并不是说,因为死无常,反正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一切世间的事业都是泡沫,终究要破,就啥也不干,我想还是要防范这种对自我消极的错误观念。其实这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解决的好,就不会以自我为中心了,烦恼我想就会少了。当真正认识到,努力工作就不是成就自己我执了,服务于一己私利,而是为了净化心灵,去除曾经造下的恶业,那么工作依然具有意义。

     记得导师说:要“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我慢慢体会到其中的深意。同样一件事,因为心念不同,成就也就不同,一个可能会是三恶趣,另一个可能就是三善道或菩提道,可以见得念死无常,认识死所带来所带来诸多的利益。

     如今我初尝念死之利益,在观察中,感觉到一种寂静祥和,祈愿三宝加持,将我从修学的懈怠和生活不良串习中走出,希望常念常新,巩固我摧毁贪嗔痴三毒之力量、从妄念纷飞中解脱出来,回归内心的清明与自在。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