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生寒未有霜,庭前木叶半青黄。从暮春到立冬,转眼修学过半。回想这半年的修学生活,忙碌,充实,收获满满,内心充满了喜悦。感觉自己正逐渐从迷雾中走出来,迈向清明的世界,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随着法义内容的逐层深入,一些佛法的基本理论开始逐渐深入内心,扎下根来。比如因缘因果,缘起性空,无常,无我等观念开始真正从内心接受,特别是佛性这一观念。原先对人人都有佛性的理解,感觉就像是我们人人都可以当国家主席一样,虽然有这个可能,但希望太渺茫,几乎等于不可能。但经导师从《人生的五大问题》到《生命的回归》,到《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层层剥离,最终将真相摆在我们面前,清净的如来智慧德相,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这一点让我无比惊奇、喜悦,我本身就是一座宝藏,真如宝藏,我真的是佛,是真佛,是被贪嗔痴遮蔽的真佛,我只要将贪嗔痴清除,我真佛面目自然显现。认识到这一点,我无比兴奋、喜悦。但正如导师所说,虽然我们宝藏在身,但在未被开发之前是不起作用的。如何开发呢?这便是我们今生一生修行的功课。于是导师便为我们开示了《佛教徒的人生态度》系列讲座,告诉我们一个真正的佛教徒应该从树立什么样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佛教徒的人生态度,导师从消极还是积极,悲观还是乐观,禁欲还是纵欲,重生还是重死,自利还是利他,出世还是入世,多情还是无情,随缘还是进取八个方面重塑了我们的三观,纠正了我们错误的认识和观念,让我受益颇深,深受震撼。

首先,消极还是积极,出世还是入世。没接触佛法之前,感觉佛教徒是消极的,出世的选择是不可取的。感觉作为一个人,不事生产,不学无术,整日念经拜佛,接受别人的施舍,有什么意义呢?即使学佛之后,对佛教徒只是盲目的崇拜,并没有认真思考过佛教徒的人生态度是消极还是积极的,何为消极,何为积极?哪些方面消极,哪些方面积极?真正的佛教徒的消极是消极吗?我们凡人认为的消极和佛教徒认为的消极是一样的吗?到底佛教徒积极追求的和我们凡夫所积极追求的哪个更有意义呢?真正学习导师的论述,解决了上述的疑问后,才真正理解了佛教徒消极的是对世俗名利、生活享受的追求,出的世俗名利、名闻利养、贪嗔痴慢之家,积极追求从轮回中解脱,并积极入世帮助众生从轮回中解脱。想想自己常常在世俗名利中纠缠,为一件衣服该不该买而纠结几天;为别人一句难听话,甚至一个不友好的眼神而难过恼怒半天;为自认为的不公正待遇而生气甚至争吵半天;为孩子不懂事的行为而生闷气等等等等,想想自己天天时时刻刻在怨恨恼怒烦中纠缠、轮回,消磨时光,这才是真正的消极啊!惭愧,汗颜,人生无常,时光短暂,怎么将时间都这么浪费了,而且不断地造作恶业,这将会是怎样的结果啊!我感觉到调整方向和心态的紧迫感了,唯有以一个真正的佛教徒来要求自己,消极名利的纠缠,积极追求解脱,追求生命品质的提高,帮助众生觉悟解脱。

其次,佛教中观的态度,对我的影响很大。学习佛教徒的人生态度,我才真正明白悲观和乐观都不是究竟的生活态度。面对顺逆境界,悲观使我们消极,乐观使我们更贪著顺境,依赖顺境,究竟的修行,是面对顺逆境界不动心,不被境转,不被情绪牵着走,不住于相,以缘起的智慧客观看待一切世事,成就如如不动的心性。中观的观念对我影响极大,也受益很大。在儿子的问题上,我一直被我执牵扯着,造作了很多的烦恼和痛苦。就像第一支箭之后的第二支箭一样,带来无量的烦恼和痛苦。虽然明了一切都是因果,但在处理问题时,还是没有智慧去正确客观地解决。学习了中观的态度后,才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智慧。比如上次孩子打电话要生活费的事,就让我着实运用了中观的智慧解决了这个问题。孩子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不太省心。也是孩子的磨练,让我一直在寻找出路,最终走上了学佛的道路。从这一方面来说,孩子是我的逆增上缘吧。我也积极善巧方便地让孩子学习了家庭美德教育。今年高考后,又想办法让他到家庭美德教育基地做了义工。经过近三个月的义工生活,感觉他变化很大,很多去过基地的人都夸奖他。我内心沾沾自喜,感觉孩子真的变好了,一直以来愿望他成圣成贤的心也受了鼓舞,乐观地畅想着未来。当然这种盲目乐观也很快地遭受了打击。一千元的生活费,没用够十天,就又打电话要钱。当时一接电话,感觉很不可思议:一天一百元不够你话,你都做什么了?家庭美德学习的要节俭、惜福,要体贴父母,你都忘了吗?你怎么忍心这么浪费父母的血汗钱呢?看来你根本就没有变,还是原来的坏孩子……第二支箭在五脏六腑里搅动着,疼痛、愤怒、失望五味俱全。丈夫和婆婆也陷入了深深的焦急、混乱中。在这些不良情绪蔓延扩张时,我想到了第二支箭的概念、中观的概念。我开始观察思考自己不良心行的来源。事就这一件事,孩子花钱浪费的事。跳出情绪客观地看,现在社会孩子浪费不是很普遍的现象吗?拿自己孩子的浪费和妹妹家姑娘的节约相比较,不是在拿自己孩子的短处比别人的长处吗?况且一切皆是因果,这比较有意义吗?自己之所以情绪很大,不是自己不客观的看待孩子的成长造成的吗?自己学佛几年了,还总是在怨恨恼怒烦里挣扎,怎么能指望孩子一下子就变成圣贤了呢?不是自己太贪心,太不客观了吗?孩子不是就是生活没有打算好吗?怎么就一下子将孩子打回原点,认为他一无是处,不可救药了呢?不是自己太过于悲观了吗?一路思维过来,才真正感觉到自己跳动起伏的情绪是内心受伤的罪魁祸首。意识到这一点,开始跳出情绪,以平静的心态考虑解决办法,然后打电话指明孩子的错误,并帮助他想办法如何算计生活费用,也征得了他的认可。到现在经过了十来天的实施,效果还不错,没有超出预算。至此我感觉这个问题算是圆满解决了。回头想想,如果没有中观的智慧,不认因果,只是被情绪牵着走,以自己和家人的情绪去对撞孩子激烈的情绪,不敢想象,会撞出怎样的悲惨局面来。想想这几年不是一直在这样胡乱对撞中轮回、煎熬着吗?也真实地体会到,世界上一切的问题都是心的问题,修行就是历境练心,去染成净,修一颗清净、如如不动的心,学佛就是学习佛陀的智慧,不被境转,成就我们如如不动的心性。        

回想学过的一章一节的法义内容,重生还是重死,自利还是他利,多情还是无情,随缘还是进取等等,如同一济济良药,对治着我们凡夫的每一个病症。我们只要坦诚面对自己的过患,不讳疾忌医,就一定能药到病除。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实践,感觉神清气爽,法喜充满,受益良多。庆幸遇到三级修学,遇到导师的智慧,让我们观念、心态得以重塑,让我们面对困难和问题时,有智慧和能力去解决,不再在烦恼和迷惑中轮回,让我们障消智朗,佛性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