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期法义讲的是念死,我进单位二十多年,有三位同事相继过世,都是像我这个年龄,四十多岁的时候因为生病。开完他们的追悼会,会难过一阵子,现在偶尔也会想起他们。一直以来,感觉死亡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从未想过自己也会在这个年龄患病。因为自己生病的缘故,才关注到原来身边无时无刻都不在发生着无常异外,前阵子的一篇报道,马云说:“未来十年中国有三大癌症困扰每个家庭,肝癌、肺癌、胃癌。”今天已经癌症变成了一种常态,未来将困扰着每个家庭,现在经常能听到说哪位病友又死了,真实感受到死亡离自己很近很近。

暑假的时候儿子问我:“妈妈,明年我高中毕业了,你会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吗?”我沉默着,看着儿子期待的眼神,我肯定的回答他,说:“妈妈一定会来的。”从内心来讲现在的我特别害怕订计划,因为不知道明天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其实,我真的很怕死,记得小时候想到死,一个人会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想到死后眼前一抹黑,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后来慢慢长大了,这事像似被淡忘了。但是,现在死就真真切切的摆在我面前,让我不得不直面它。

“对生的留恋,对死的迷茫”这个问题我该怎么解决?如果没有佛法,我想我一定是整天自哀自怜,怨天怨地,痛苦、纠结、怨恨、彷徨,把自己折腾得不成人样,然后负面情绪把身边家人朋友压得透不过气,这样活的越久造业越多。如果没有佛法,死这个槛靠我自己是永远无法逾越的。

庆幸自己能得闻佛法,成为有暇之身。师父说:“佛弟子,要做好死的准备。”师父告诉我,学佛是要追求生命的最高价值。我想,“怎样才能让我的人生变的有价值,让这场病变的有价值”,这是我生病以后一直在问自己的问题。从今年1月份我任性的停止化疗到现在已近十个月,每次的CT复查显示病情一直都在进展,上周去找了我的主治医生想听听他的建议,医生建议我马上进行免疫治疗,从内心来讲我不想再接受西医治疗,所以过了两天拖朋友帮我另外找了浙一肿瘤呼吸科的主任医生,从影像上看,医生感觉像是肠型肺腺癌,这是肺腺癌中特别少见的一种类型,医生说他手上经历了无数的肺癌病人,但这类病人他只碰到过两例。另外,CT影像显示病灶已发展到使整个肺部如“满天星”,这又与我本人的精神状态完全不符,他也很好奇。看我的精神状态和生命体征各方面都不错,医生建议我可以观察一段时间,同时建议我如果要做下一步治疗的话,前期必须要做支气管镜下的活体检测,看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哪种适合我。说心里话,我很害怕做类似支气管镜、穿刺等一些介入性的检查,去年做过几次感觉特别痛苦。但这次我告诉自己,我不害怕,我希望医生能从我的体内多取一些病理组织,可以作为将来研究类似我这样的病例的参考,也特别希望能尽快研究出新药,减少病人的痛苦,延长他们的寿命。

很高兴这次的检查结果和医生的建议又为我争取到了一些时间,可以让我用来好好修学。虽然现在自己的能力很有限,但我想尽自己所能,把当下的每一天、每一刻过好,皈依、持戒、修学。我希望自己每天都能保有一颗清净的心,不被情绪、杂念、妄念困扰,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着。只有面对死,才能更好的活。

感恩三宝加持,感恩师父加持,让我一直维持着这样的一种好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