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课在学习皈依三宝,经过师父的反复开示和强调,我对于皈依三宝的重要性已经清晰了。知道了三宝代表着佛法的全部,皈依三宝是贯穿着整个佛法修学全过程的,从踏上修学佛法这条路开始、直到解脱涅槃,都没有离开皈依三宝的范畴。

    当我制度了这些道理后,就想着既然有这么大利益、而且直到成佛都可以依靠皈依三宝来完成,那加深自己的皈依之心是有利无害的咯。所以,我尝试加深自己的皈依之心,但发现效果似乎不是很好,感觉思维的时候,心用不上力。能思维到三宝的功德,但内心的触动不深,有几次座上观修能体会到感动,但还做不到感觉自己融入三宝功德的那种。

    既然我想加深皈依之心,所以就再回过来看视频和法义,并对照自身,把思维地图上的重要问题挨个问问自己,就发现自己在很多问题上思维程度不够。在思维不够透彻的情况下,自己以标准答案来作为自己的“确认”,所以内心的改变力量不强。

    通过再次对比师父开示和我自己做的不好的几点地方,我要通过以下“三心”来强化我的皈依之心,就是“信心、愿心、决心”。

    首先说说信心,如何强化自己的信心?如何思维才能加深“佛陀能究竟的解决自身和别人的烦恼,并有慈悲去做?”佛经记载,佛陀有让人“目不忍舍之慈悲”,这是何等的身功德!另外,目犍连尊者有一次在离佛陀较远的房间里、听到佛陀说法的声音非常清晰,就像就身前说法一样,他想看看佛陀的声音到底能传多远,就用神通跑到很远的佛国,听到佛陀说法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晰,感到非常惊叹。那个佛国的佛陀还对目犍连尊者开示,说佛陀的神通非汝神力所能测度。还有,任何人、无论何时看到佛陀、跟佛陀对话、请求佛陀慈悲,佛陀随时都是慈悲待人。比如有鸯掘魔穷凶极恶,要凑足1000人的手指骨,已杀了999人还缺1根时,自己母亲前来送饭,他心生魔念,想杀母取指。佛陀慈悲他,知道杀母乃造五无间罪,慈悲现身度化他。佛陀的心中不曾有丝毫的恐惧,也不曾想如此大恶不赦的人不在慈悲范围内,佛陀看到、想到一切众生都是慈悲的。前几天碰到路上有人吵架,心里很想去劝架,又怕被波及到,想想自己、再想想佛陀的品质,就更觉得难能可贵。这样的案例思维让我加深了自己对佛陀、对三宝的信心。

    其次是愿心,我为什么要发愿皈依三宝?需要认识到轮回的苦,并深信唯有三宝才能救我。这两点对我来说都蛮难思维的,尤其是信轮回。修学过程中我反复被轮回的问题困住,以前总是想亲身体验一下轮回,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相信。师父曾开示过天赋、缘分和心念的轮回。我最能体会的就是心念的延续,比如我的嗔心特别重,如果让我自己烦的事情,会隔三差五让自己不开心一下,或者需要发个脾气才能把这口气缓解下去,但并没有根治,过一阵又反复。类似的轮回我特别有体会。而佛法说生命其实就是心念的延续,我自己的心念是这样的轮回状况,那我整个的生命状况也是轮回的。另外,为什么唯有三宝才能救我? 三宝能救自己和愿意慈悲救我,已经上一个问题思维过了。那还有其他的宗教或人愿意这样做吗?比如基督教,《耶路撒冷三千年》里面详细讲了耶稣生前的基督教是一个影响非常小的宗教,信众几百人,耶稣原名**,出生在耶路撒冷,有父亲有母亲。只是在他去世后,有一个人**想找一个合适的宗教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觉得基督教合适,就选择“包装”了基督教。并把耶稣进行神话,去掉了父亲,只有圣母,并提升为神的化身。这跟佛陀的表法完全不一样,佛陀活生生的事迹,告诉我们有父亲、有母亲,佛陀用这样的表法告诉我们:一切众生都可以依人身而成佛。而佛陀并不是神,他是圆满所有功德和智慧、断除了所有烦恼和恶业的人,这正是“人成即佛成”,这给了众生多大的信心!又是何等的慈悲心!这样思维以后,我发愿皈依三宝的心更强烈了。

    再思维决心,跟真正的决心修道的人相比,我依法修行的坚定程度相差很远。比如说,佛经说中夜休息,初夜和后夜也要用来修学,而我始终难以突破早起。以前只要早上6点以前起床,就精神萎靡,前一阵尝试5:30起床,用意志力坚持了1个月左右,到后来甚至腰酸到直腰都费力,就放弃了。班上学中医的师兄说很奇怪,早起应该不会造成腰酸的。最近班上有师兄又提议早起,我就又想努力一次,就跟着一起早起。每天5:20起床,开始几天又是头晕、精神萎靡、腰酸。我这次下了狠心,跟自己的身体说,“我知道睡眠也是一种欲望,我要对治你,不要再想着能睡懒觉了”,这样的思维让自己的心不再顺着睡欲的轨迹,以前不觉得睡眠是多么严重的欲望,现在深刻认识到睡欲作为五欲之一真是有道理,需要对峙。其次,再想起以前南怀瑾老师说起他的修学经历、说起那种魄力,想起师父开示 “我一定要去这个地方”时那种坚定,南师说修道中,身体也在调整,曾经虚弱到浑身乏力,连拿起一张纸的力气都没有了,仍然不动决心,坚决的修行;还有一次眼睛快看不见了,仍然没有动摇,开始练习闭着眼睛写字,为眼睛瞎了以后的生活做准备;想到目犍连尊者听佛陀开示时打盹,被佛陀责备后,痛下决心、发誓再也不睡觉。但由于没有睡眠,眼睛逐渐失明,佛陀去劝说他必要的睡眠还是需要的。尊者回答说:既然已经在佛陀面前发誓不能睡觉,那就必须要做到。到最后眼睛完全失明也没有动摇尊者的决心。也正是这种决心,机缘成熟时在佛陀引导下成就天眼通,天上地下了了分明。这样的思维以后,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很奇怪的是,心念改变后,身体也在调整和改变。从最开始的很难起床、需要睡30分钟回笼觉、整天精神萎靡、中午要长时间午休、腰酸腿乏力,到现在的轻松起床、不睡回笼觉、精神清明、午休只需20-30分钟,腰酸的症状消失了,腿竟然出现了轻安,走路感觉轻松,而且盘腿的时候腿和脚底开始出现发热。我想,身体也是在看主人的心念,决心坚定以后,身体自动的调整,我感觉把身体当成了修道的工具,而不再是盲目顺从他所有的要求。

    深入的思维,再次加深了自己对三宝和善知识功德的感恩心和依止心,感恩三宝、感恩师父、感恩书院、感恩同修们。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