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宋老师的儿子在风雨球馆和一帮小朋友玩耍,不知道谁顽皮,推倒了羽毛球网架,砸到宋老师儿子的头,流了很多的血。送到医院连要抽血化验都抽不出血来。宋老师,在群里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很多人在嘘寒问暖。尤其是史老师,他说了一句话:宋老师,孩子怎么样了?心疼死了!

我呢?我第一念头是想问候一下,但紧接着头脑里面出现:不会无缘无故就被砸到的,这是有因缘的。我看见我这个念头,我这个念头里面有一种冷漠。吓到我了,我之所以学佛,我要学习佛的慈悲和智慧。我的慈悲心呢?在别人有危难的时候,我头脑里面想到的是什么?不是去帮助他解决困难不是去把他从痛苦之中带出来而只想到因缘因果。这是很恐怖的,我修行,都修到哪里去了?

我是只想一个人出离吗?不,我有想出离吗?我的种种想法种种念头种种身口意,哪一点像是有出离心的?为什么我没有出离心呢?我真正的感觉到这是一个痛苦的境界吗?没有,还真没有!

为什么没有?因为我还做着和以前一样的事情,说着和以前一样的话,想着和以前一样的事情,任由自己的凡夫心增长,任由自己的烦恼泛滥。做不该做的事情,比如,跟学生说话的时候,还盛气凌人的!和别人说话的时候,里面还带着很多揶揄和讽刺的色彩;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还是以我为中心去思考问题?要你有自己的贪嗔痴在肆意生长。对别人的痛苦连基本的同情心都很少,我的变化在哪里?我修行了三年。为什么周围的人还没有来跟我一起修学?因为我的变化没有足够让人羡慕的地步因为我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表现出来最多的是自己的孤傲和冷漠!发现了这一点我心如刀割!

是不是我天生就没有慈悲心?不是的,慈悲心也是缘起的!既然是缘起的,那就有可能训练出来的。我得开始去训练我的心了!

我近段时间一直在花钱,我为什么在花钱?有必要去花那些钱吗?我内心足够大方了没有?我为自己花钱还是挺多的,为自己的孩子花钱也还是挺多的!为别人花钱呢?是不是也可以像为自己为自己的孩子花钱那样舍得呢?不见得见得我有这么大方!小恩小惠,几个饼干,几个水果,我是舍得的!但这并没能帮助谁走出他的痛苦!慈悲不是引起他人的注意或者勾起他人的好感,而是让对方走出痛苦,我能做到吗?

从今天起,每花一分钱,用在刀刃上,用在解决他人或自己的困难上,可花可不花的钱不花。帮助他人离苦得乐,得从小事开始!他人小方面的困难和痛苦也关心不了,在他们的大困难大痛苦到来的时候,岂不是更加冷漠?

总的来说,这些冷漠的行为和任由烦恼的泛滥都是因为无明和我执。明白了这一点,新的战斗号角吹响了,我要和我的烦恼我的无明我的我执做坚决的斗争!斗的结果只能是我走向胜利!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艰难也得走艰难也得斗!土豆的烦恼无明我执,我就永远被他奴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