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学到了“菩萨六度”之“精进学处”,对于这个“精进度”,我真是又爱又恨,从出家前到出家后,我没少在“精进”上下功夫,但为何现在却如此“懈怠”呢?到底我的“精进”是哪里出问题了呢?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觉得这个“度”好难把握,这个问题,在学本课的时候不知不觉地给解开了。

 

我曾经是个如果喜欢做的事就会百分百地投入,一旦认定,十头牛拉都拉不回来的人,也因此经常碰得个头破血流,反正就是个容易把自己弄伤的人,其实现在想想,自己根本就是个傻乎乎的人,并没有真正想清楚弄明白,就可以凭着一股血气方刚,勇往直前,不管不顾的那种,其实就是一种没有智慧的表现。

 

比如,出家前,我为了能迅速净除“修行道上的障碍”,我决定尽快把十万个长头磕下来,这样就可以消掉多少的业障,我这样乐津津地计算,然后还可以得到师父的表扬,“看这徒弟多精进呀”,我就这么美美地盘算,然后自己也给自己下定决心,每天拜2000或者再多一些,这样不到两个月我就可以把十万个长头完成,就可以去邀功了。

 

于是,我找了个小庙,里里外外都招呼好了,美其名曰“闭关磕长头”,然后,就开心地进入小关房,开始每天艰苦卓绝的奋斗,每日清晨四点起床,夜里十一点休息,一天四座,每座500个长头,我规划得挺好,刚开始也严格按照作息,就这么地开始拜,每日除了清晨、中午出来用个餐,基本不和任何人说话,就这么“精进地用功着”,我都觉得每次出去过堂吃饭,她们看着我的背影都是充满着崇拜的眼神,起先,我也觉得自己太精进了,我很随喜自己,虽然确实辛苦,但咬咬牙,师父欣然的眼神,师兄们随喜赞叹的声音排山倒海涌来,我自己都提前陶醉了。。。

 

但事情进展的并不是那么的顺利,不到两周,关房里的我开始慌了,每日的2000个长头已成为了我的梦魇,每日辛苦地完成了功课,终于可以休息了,我在疲累得把自己躺平时,还没享受这休息的美好时分,却开始害怕第二日的到来,而每日我在拜长头时却是充满了妄想,经常还不到中午,肚子就已经饥肠辘辘了,拜下去的时候就开始在想,今日是否有白花花、胖乎乎的馒头,我都看到它在冒着热气,我不停地咽口水,更惨的是,我已经有点精神恍惚了,我在拜下去的时候,感觉整个地板在往上翻,我整个人都晕眩了,是我的幻觉吗?是饿晕了?还是累坏了?还是精神状况出现问题了?我有些害怕了,怎么办?我又不能讲话,大家都知道我在止语,这下可把我愁坏了,我只能继续咬着牙“精进”下去。

 

一个月过去了,我也拜了好几万了,但我的状况未见好转,拜佛时妄想更多了,每日像是完成任务似的就希望赶快拜完,每天脑袋里只想着今天吃什么,夜里又开始害怕第二日辛苦的一天,就在这么地恶性循环着,这个关房成了我恐惧的地方,一进门,我就觉得被吞噬了,开始紧张而辛苦的“劳作”,每天我口里念着佛,心里想着吃的,然后再纠结着这样的方式是否正确?修行怎么这么苦,我到底是否是修行的料?为什么我这么虔诚,佛菩萨还不显灵让我轻安些,烦恼少一些,后来,速度又在加快了,我已经能够每日2700——2800个长头了,这样,就可以早点结束了,我盘算着,继续着,甚至在拜佛中陷入了麻木状态,就只有躯壳在拜着,灵魂已经不知道到哪里了,脑子只有数字。。。

 

隔壁的师父看到我的状态不对了,有天吃完饭,她拦住了我,很委婉地告诉我,希望我帮她解决个问题,她说她觉得我好精进,是个很好的修行人,她要向我请教,她都这么说了,我当然拒绝不了,于是,她开始说她的问题,结果,我发现那是个我解决不了的,因为,那也是我的问题,我不能骗她,然后她进一步地告诉我,听说我的师父来厦门了,她很想去拜访她,但又没人引荐,希望我能带她去,我听说师父来了,好高兴,但又不想去,我还在“坚持”,我想,如果师父知道我正在用功而没去看她,应该会很欣慰吧,可是,我明明碰到问题了呀,我是继续挺着作“英雄”呢?(其实已经是狗熊了),还是去向师父请教呢?

 

我有些犹豫不决,那位师父很善巧地说,她需要我的帮忙,因为她好难过,她必须找有修行的人才能帮她解决问题,不然她已经走不下去了,看她说的这么严重,而我其实也是很有问题的,再想想:善知识已经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来了,我怎么还在自我的执着中不愿去见呢?难道只为了一个好名声,让师父觉得我是个精进用功的好徒弟?而我现在的状态确实不好,我一定哪里出问题了,我必须去请教,还有,这位师父,她也需要善知识的引导呀,我不能固执己见了,让人笑话就笑话吧,我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然真的会出问题的,我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这么一想,我好像找回了正念,于是,就和那位师父去了,现在想想,应该是这位师父在善巧地度化我过去,把我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去。

 

导师说“不是随便精进就可以,还有符合因果法则,精进才会有结果,否则,越精进越糟糕,越容易出问题。”我的例子就是活生生的现身说法,现在想想,有些后怕,正见太重要了,否则盲修瞎炼,南辕北辙,离目标原来越远,严重的话,甚至可能走火入魔,暇满人身就毁了,这个结果就太可怕了。

 

修行,一定不是暴风雨般的所谓“精进用功”,否则伤己伤人,而应该是充满智慧的“细水长流”,才能润泽自他,这条解脱道本该导向觉醒,应该是自在与欢喜的,如果烦烦恼恼,就一定是哪里出错了,应该拿法镜来照照,捉出“妖怪”。

 

修行人,谨以为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