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一名学员,今天真要做辅助义工了,怎么办呢?我想起了,我曾经的辅助义工对我们的陪伴,在不长的时间里,让我对模式很快适应了,对自己修学的信心也生了起来,如今,再次听到当时的录音,我笑喷了,那真是我吗?那么地可笑!哎!真是我。面对当年的幼稚与自以为是,辅助义工什么也没说,没有批评,没有指责,而是在默默地倾听。我想也正是这样一种陪伴与包容,使我一路走来愈发地坚定与自信!那么,初作辅助义工我也要从倾听开始!

一个又一个学员讲了他们进入三级修学的因缘,我静静地听,不时眼泪会不知不觉地流下来。他为了参加三级修学换了几次工作,工资也降了一半,只为了能有时间修学佛法;她为了参加三级修学,从读书会到预备班一路走来整整近三年的时间,她一直在等待机缘;她人到中年,不会电脑,不会上麦,为了参加修学一切从头学起······听着南腔北调的述说,我看到了他们求法的热望,那一刻我除了感动,还有的就是深深的感恩,感恩导师的教法使这么多红尘中痛苦的生命看到了解脱的希望,也使我的心灵得到了洗礼。

倾听,需要的是耐心和安心。因为有的学员分享的时候会从头说起,只怕我们听不明白,虽然超时了,我依然会安住,没有打断,虽然这期间我动过打断的念头,但是我劝说自己还是应该有点耐性,因为我想她把这里当做了自己可以倾诉的地方,可以无拘无束,那一刻,也无需太多的评判,需要的只是聆听。因为她的那些委屈,她的那些隐私在家也是不敢讲的,不能讲的。我看到了她述说的背后是对平台,对大家的信任,这是最珍贵的,为此,我愿意倾听。倒是她本人说完了,发觉自己说多了,占了大家的时间,很不好意思了,那次以后,她分享不再超时了。

倾听,需要观察说者背后的因缘。他说了自己对法义的理解,以及对模式的认为,很多学员发表了意见,甚至是很强烈的看法,我想,他这样理解一定是有原因的,只要假以时日都会改变,因为我对导师的教法有信心,不急着去指责对错,也无需辩论,心底隐隐升起的一点厌烦和不悦渐渐地下去了,我没有就事论事的说什么,只是希望他安住于此,因为我明白,他这样理解正是他接触多了法门和法师,背后是一路寻找的艰辛和感慨,这才是我最该理解他的地方。

倾听,需要观察的是自己的内心。听着对方的叙述,突然我发现自己深陷其中了,也为她的爱恨情仇所感染,她的家事,我又该如何评说!猛然想起导师说过的话:“时时观照自心就是最好的修行。”我想起了导师讲过的因缘因果,以此去与她分享,她释然了,也产生了学习佛法的兴趣,我也避免了卷入家事评判之中。几次共修,我悄悄发现,我对有些人的分享爱听,因为我觉得她说的在道上,对有些人的分享不爱听,因为总扣不住主题,哎呀!这是什么想法,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当起了裁判。导师教导我们,辅助义工是陪伴者,学习者,不是老师,不是教练。我的心啊,这么难以把握!

初作辅助义工,学着去倾听,我发现,原来真正要倾听也不容易,因为这不只是需要慈悲,更是一种智慧的修炼,我还需要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