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课修学的内容是菩萨行的安立,主要说明了六度菩萨行的安立原理及次第,六度是含摄菩萨道的一切学处,也是修行的要领,所以也叫“六波罗蜜”,通过它才能度脱烦恼,到达彼岸,成就佛果。

学了本课,我对安立六度的原理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后,自然升起对六度的亲切感,欢喜心,迫切感,而且是那种“一定要修,必定要修”的坚定信解!

六度确实从一开始接触佛教,对它就耳熟能详,但就是不感冒,觉得这菩萨行于我是可有可无,随缘随份吧,能做多少是多少,菩萨又不是我的目标。问题是,我可能从来也没想明白,我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我要的到底是什么,只是一路以来,随着善根,走上了修行的路,加上过去生的一些善缘好运,遇上了善知识,遇上了好的修学环境,但常常也因为自己的目标不顾明确,方法不够正确,以致于自己虽然有修行具备的四种圆满“财物、健康、外护和事业”等四种条件,在外人看来是“福报具足”,但这些看似“圆满”的世间福报,其实也是有漏,无常的,再加上自己的定力、智慧不足,使得这些所谓的“福报”不仅无常得快,有时更可能是我造不善业的沃土,或者说,很可能也成为堕落之缘,正所谓“如天成魔”。

论(《略论》)上说,如果具足智慧,就会知道福报是往昔所修善业的结果,从而对种种善因精进努力,使之不断增长,继续感果。但我就是属于那种健忘的,不懂深思熟虑,或者说能静下心来好好观照的人,以致于福报是迷迷糊糊地造,又糊里糊涂地溜走,因此显得修法的善愿似乎具足,但又很快消失,原本是具有福报之人,但为什么就是进步不快,有时,甚至还退步。

一直以来就觉得佛法的般若智慧太玄妙,真空妙有,说起来似乎都听的懂,但在生活中,我又岂能真正了解“空”的含义,否则就不会那么的执着,那么的痴迷于我所喜欢的一切和讨厌的一切。而为什么理论上能理解,在实际生活中却用不上呢?其实和心散乱是分不开的,没有禅定的心,怎么能看清事实的真相呢?当这颗心一直随着情绪与妄念到处跳来跳去,怎么可能让心安住于善所缘境呢?

当想在善所缘境上好好观修一回时,昏沉与掉举轮番来轰炸自己时,自己已经是累的筋疲力尽,这时想,要不好好休息一下再说吧,于是放逸懒惰睡眠去了,算算平时能真正让自己安住在善所缘的时间里是多久呢?更不要说“夜以继日地勤精进”了。

为什么不能勤精进呢?是忍辱做的不够,忍辱的范畴很多,不仅是指触恼我们的人和事以及环境,更有使我们生起欲望与贪心的悦意的境,因此,我们耽着于这些或好或不好的内外境,这些让我们不能忍的内外境就是我们精进的障碍,使得我们的善法不能增长,正念不能恒持,不善业却在增长,是这样吗?我自己应该好好省察。

而为什么会容易被外境牵着走,其实就是戒持的不够,对“此应做,此不应做”把持不够,或者说并不真心去护持,对戒敬重不够,其实,最终遭损失的一定是自己。而我也很忏悔,为什么常常明明知道戒律很重要,自己也很好乐去学,但每每开始学就犯昏沉,学戒好乐了很多年,但就是没学好,后面干脆也不去深究,但每每一份心虚的感觉就在那,道人的信心一直增上不了,跟这个有绝对的关系。

学了本课,我才知道,原来布施是持戒的资粮,不贪的品格是持戒的素养,布施就是对治悭贪的,而我,就是贪心太重,对人、事、物各种的贪着,表面上不在乎,内心其实很执着,其实,还是贪爱心太重,而这,就必须布施去对治,慢慢地让自己对这些都不粘着时,持戒才可能使的上劲。

如同棒头一喝,我明白我的很多问题的症结原来就出现在自己的粘着,而自己的粘着其实就是源于自己的贪爱之心,如果能从这里下手,可能后面的几度就比较能真实的生起,我好像明白了我的下手处了,至少对病的源头有了一些了解。

学了本课很受益,再次认识到方式方法的重要性,再次想到导师的那个比喻,有方法,月球都上的去,没有方法,连上屋顶都很困难,我想到这么多年的东撞西撞,常常撞的头破血流,丧失信心,原来,是自己没意识到自己的根本问题,没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其实就算明眼人告诉你了,如果自己不懂得这里头的原理并好好反省,也是意识不到这个道理的,其实,这也是福报因缘问题!

再次感恩这样的修学,学习就是获得能力,我再一次深切认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