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满人身的重大意义》一节中,大师为我们开显了生命的价值,特别是暇满人身的特胜性。伴随着导师的循循善诱、深入引导,我的思路愈加清晰,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富翁,因为我拥有暇满,可是悲哀的却是我一直以来都没觉得自己富有,更是在虚耗此身。

很早的时候,我就不时会思考,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就为了从穷到富,从弱到强,从卑微到显贵吗?或者说人活着就为了等待死亡吗?可是,为什么当我实现了最初的追求,成为世人眼中的成功者的时候,我却并不觉得有多么地快乐,心安呢?或者说,这些追求只是给我带来了短暂的幸福呢?再者,随着年龄渐长,为什么每每想到死亡我又会生起恐惧呢?可人生一路走来,追求的路上我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今,随着佛法的修学深入,我渐渐地明白了,生命是一条无尽的河流,而世间人追求的价值却是短暂而不究竟的,就如同昙花一现,而在追求之中的所作所为“无不是业,无不是罪。”这些又将会使我们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因为轮回的本质是苦。要想获得究竟的安乐,唯有成就佛果,这才是生命的最大价值。

仔细思量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人生有着诸多误解和不解,其实,就是一个看似平常的人身,也不简单!在六道之中,如能得到人身也是十分稀有,恰如佛陀所云:“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人身之所以稀有,在于人身具有诸多殊胜之处,既然成就佛果是生命最大的价值,而与六道众生相比,人身更适合修法,因为人具有抽象思维能力;与其他三洲相比,南瞻部洲的人最适合修法,因为此地环境有苦有乐,世人也才会寻求离苦得乐,产生寻求解脱的意乐,生起向道之心。

人身难得,佛经曾以“盲龟遇浮木”、“光壁撒豆”等诸多比喻来说明,要得到人身也是往昔守戒、行善、发起善愿的结果,而得到暇满的人身更是难上难,那需要累世种菩提,需要诸多福德资粮。我想,可能是某一世,我积累了福报吧,才会今生得到暇满。如果得到了暇满,未能很好利用,那实在是可惜。因为此生就是生命轨迹中的一个中转站,或者走向解脱,或者再次轮回。想一想那些佛菩萨,高僧大德,他们都是在得到人身的时候,珍惜暇满,奋不顾身,直达解脱;想一想那些至今还在三恶道中的众生,就像街上的流浪狗、流浪猫,就像动物园中的珍禽异兽,甚至是那些看似富贵的宠物,往昔他们不是没得过人身,而是在得人身的时候不知珍惜,无意空耗,以致堕落三途,至今与解脱失之交臂,不知出苦何期!

如今我已经人生过半,有的只是韶华虚度,有的只是为贪嗔痴奋斗的遍体鳞伤,回首过往也只有悔恨和遗憾。如果不是佛陀,不是善知识的等候,不知道今生错过,何时才能邂逅!?想至此处,我不禁对佛陀,对导师生起深深的感恩!

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无法预见,我能把握的唯有此时、此刻、此生,而“此生精进便是解脱舟,此生堕落便是轮回锚”,能得遇三主要道,得遇三级修学,我需要的只是安住当下,只争朝夕!因为人身难得、易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