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刚起床,儿子就喊我:“妈妈,您快来,快一点”,我走过去一看,原来一只蚊子趴在我家的水管上了,我一下子就笑了,十四岁了,190cm的大小伙儿,依然害怕一只小蚊子。应该是天气变冷的关系,蚊子在那儿一动不动,我用手轻轻地罩住它,嘴里说:“我的朋友,你该去属于你的地方。”我开开窗户,把它放走了。我又逗儿子,让它和你作伴,挺好,你还省得寂寞,它饿了,你可以喂它一下,反正你的肉那么多。儿子说: “还是算了吧”。我和他爸哈哈的笑起来。

       之前,我一直担心男孩这么胆小,连一只小虫子都对付不了,长大以后如何适应社会?如何在弱肉强食的社会中赢得一席之地?可是,不管我用什么样方式鼓励他,儿子始终对小虫子敬而远之。

       没修学佛法之前,我特别喜欢拍蚊子,即使是半夜,有蚊子哼哼的声,我会立马起来,不论花多长时间,我一定要找到它,把它消灭了,才能安心睡觉。只要是在我面前出现的小虫子,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在对待小虫子时我是这样的果敢,此时的慈悲心哪儿去了?

         加入三级修学后,通过修学知道了佛教所提倡的不杀生,正是基于对一切有情的慈悲。慈是给予众生安乐,悲是拔除众生痛苦。如果我们能以这样的慈悲之心对待一切众生,不仅要杜绝杀生的行为,更要积极地放生,护生。观念换了,看问题的角度变了,一只小虫子也是有血有肉,也是一条生命,而我也是一条生命,而生命与生命是平等的,当我明白这个道理时,我很惭愧,我当下就发愿,从此不再因为我的无知,伤害弱小的生命。种下善因,培养善缘,结出善果,不是一蹴而就的,不能在今生生活中呈现,但肯定在未来的生命中体现。

        导师开示:有的人短命或多病,那是因为过去杀生所致:使动物因他而不得终其天年,或是因他而倍受虐待,生不如死,所以,他们在今生就会遭受相应的惩罚。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只要是我们造作的业力,无论大小轻重,终将招感相应的果报。但是,业力由因感果的过程还取决于缘的助力,即外在条件的推动。只有当因与缘都具足之后,业果才能成熟。 

        2017年国庆节我身体出了状况,做手术、治疗,自己身体承受的痛苦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同样的,曾经的我认为杀死一只小虫子理所当然,却没有想过那么多虫子因为我承受死亡的痛苦,那些痛苦叠加起来远超过我患病的痛苦。病苦是我之前杀业感果的一个显现,我深深地忏悔往昔所造诸恶业,皆因无始贪嗔痴。而我现在发愿,不去故意伤害任何一个生命,无论大小,而是去深深的关爱它,用善巧的方法,送它去它的世界,我们彼此安好。

        通过学习以及儿子的行为,知道了众生的生命是平等的,我们要爱护世间的一切,感恩儿子,用他的胆小引导我用慈悲看待小虫子。

        愿所有的众生都能离苦得乐,听闻正法,早证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