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问几天前的我敢不敢成佛?我会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而且答案似乎很简单,成佛那么好的事情,当然要成啊!哪里有什么敢不敢的事情!因为此时的我,学佛是为了获得佛的果报,那样大的福报谁不想获得呢?但是否愿意从因上坚持不懈的努力,行常人所难行,与自己的凡夫心进行殊死搏斗?未必有这样的决心和胆量!而且成佛以后怎么办?看到众生在受苦,是否有这个救度之心?我会说有。但真的有吗?地狱众生在受苦,我愿意到地狱里面去,忍受那样艰苦的环境而度化他们?好像又不敢了。看来,我的学佛目标并不清晰,我只希望获得佛的福报,而不希望从成佛之因去努力,成佛后又不想像佛陀那样做事情。所以,我的学佛从根本发心上偏了。

      同样的,我修暇满意大难得、念死、念三恶道苦、到这一期法义皈依三宝,每期修行时、或者座上修行时似乎精进努力,经常给自己定一些大的目标。但到了座下、或者这一期法义过去了,就忘了一个干净。遇到境界现前,贪嗔痴一个不少,凡夫心起来时觉知力、忏悔力微弱的很,师父在皈依修学手册里说,如果以现在的心行,在险象环生的中阴路上有几分胜算?现在没把握、到时候靠投机吗?嗯,我这个投机的心理非常严重。归结原因是前面目标不明确,没有把整个学佛的目标指向解脱,而是变成了学知识,学一期一期法义,学完了似乎就完成任务了。这个是八步骤没用好,沉迷于法义本身的学习,没有与自身结合,学佛的方法执行不到位。

      如果自己的目标和方法都调整好了,接下来就是跟着明白人学习了。这个明白人要自己搞定了自己的问题,还要有能力、有悲心帮助我搞定,那唯有三宝符合这个标准,或者说符合这个标准的就是三宝。这是没有疑问的。

       依止三宝后,要如何调整自己的修学,我想就是自己来一个全面体检,看看自己哪些方面不符合三宝的要求。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难在我放不下自己的执着,比如我很不喜欢一个人时,见一次就加深成见和嗔心。那如果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就应该知道这样的心会带我去地狱,我想去地狱吗?想就继续嗔恨着吧!不想,就照着善法来观修,死无常告诉我,我和嗔恨对象不用多久都要变成泥土,如果用100年以后来看,那不是相当于一堆泥土使劲嗔恨另一堆泥土,然后把自己送下了地狱。那不是很好笑!

       总体来说,越来越知道自己凡夫心的幼稚可笑和危险,只能祈请依止三宝获得救助,不然,我的生命就没有出路!(以前辅导员觉然师兄说的,不发菩提心,生命是没有出路的!好像我有点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