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林:

我躺下已两个多小时了,反复睡不着,很可能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这已经不是一次啦,很想给你说说话,说说家庭,说说铭铭,说说你表现,你的现在和将来,有时候我很生你气但又不知从何说起,不知怎么说,想来想去还是必须说,因为你是我女儿,希望你有个思想准备,也许因此你烦我恼我但还要说,那怕是以后不理我、得罪你但还是要说,子不教、父之过,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有我的道理。

     关于你的瑜伽、你的读书会、你的什么班组共修、你的中医、你的时间安排、你的铭铭、你的家庭、你的爸妈等等等等很多话需交流沟通,今天因为怎么也睡不着,也算是提前给你打个招呼有个思想准备到时候给我个合理的答复!

             你睡不着的爹

                  夜十二点三十分

爸爸:

    我在等这次谈话很久了。

    每个生命的缘起都是众缘和合而成,所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肤色,喜好,家庭,甚至是名字~不同环境下成长的孩子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也会在社会的大环境中再次变化~

     我没有在您的年代和家庭生活过,所以对于那些过去不能够感同身受。从我小时候开始印象中就是妈妈一直带着我和弟弟,工作,家里的洗洗涮涮,洗衣买菜做饭,特别辛苦。后来一大家人都在一起生活,妈妈更加忙碌,拖着生病的身体不得不继续流转于生活中,为了奶奶你俩的争吵,为了我和弟弟的学习,您的殴打(您的腰带打断了几根还记得么),都像一颗种子深深埋在土壤里,并在一次又一次的风雨中茁壮成长,这颗植物的名字叫做暴力,它是在父爱极度缺失的状态下演变成仇恨和恐惧~我多么庆幸自己有老姥娘的庇佑和爱,总能有机会去愈合伤口,但是我的青春期就是这样被定了方向:表面顺从,内心倔强,在家听话,在外强势。我的两面性甚至让我一度崩溃,这是一种病啊!从出生就和别人不一样,对于外表我无从选择,自卑形影不离,到哪里都会成为别人的谈资~生活的暴力决定了我的生活走向,我要走自己的路,逃离压抑,不要做和妈妈一样的女人,不要过平凡的生活,这不是性格的独立而是叛逆,所以我的叛逆期出现在工作后,也为婚姻的选择埋下了伏笔。

      此刻我的婚姻是幸福的,可它也是经历了各种磨难,终成正果。夫妻关系,婆媳关系,亲子关系,我在各种关系中碰的焦头烂额,甚至在产后得了抑郁症,每天都哭,做为孩子总是喜欢报喜不报忧,我想靠自己疗愈,苦于没有方法!

    十年磨一剑~现在的生活状态已经趋于平衡~没有书的陪伴,没有瑜伽的引导,没有佛法的出现,家庭将何去何从?那么多的纠结不是说放下就放下,我在良师益友的帮助下慢慢成长,看到自己的问题和不足,一点点在进步~虽然依然无法达到您的要求!感恩您和妈妈给了我生命,这么多年来帮我带孩子,生活中无微不至的关怀。其实真正得到父爱是在您退休后,虽然这也是噩梦的开始。退休后的您脾气性格大变,没有了工作时的意气风发,有条不紊,谈笑风生。我们终于看到了虎落平川的无奈,对于生活的鸡毛蒜皮,繁琐无聊,您无力反击,所以各种理由的发脾气,作为儿女我们把孩子都抛给您和妈妈,无疑是增添了很多压力,两个孩子也是在爷爷(姥爷)的唠叨,发脾气,指责,嘲笑,谩骂中成长~所以咱家的孩子都会耍小聪明,打擦边球,反应速度快。我想说您辛苦了[玫瑰][玫瑰][玫瑰]

      无论您有没有发现自己的性格问题,您都是老爸,我们需要尊敬的长辈,您也试着做到一位慈父好么?因为我们想回家,其乐融融而有温暖。无论哪个孩子做的不好,及时提醒就好,不用嘲讽指责,我,弟弟,大涛,铭铭,晨朵,包括两只狗~有错必改。

     关于我现在的生活状态,我想郑重的说明[玫瑰]~走近佛法不是偶然,因为一直在寻找生命的出口,人为什么要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人是否有下辈子,为什么要经历那么多痛苦,为什么有人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为什么有人一辈子受穷,为什么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生命瞬息万变,像孙叔那样的人说没就没了,这些到底是为什么,老天真的是公平的么?我在书的海洋里寻找各种解决心理问题的方法,也在结识各种心理学,国学,传统文化,美学的一些朋友,后来在茶馆里认识了笑笑,知道了西园寺,走近了佛法~我看到了生命的缘起,懂得了因缘因果,明白了怎样调伏内心,如何家人,朋友相处,怎样的关系才叫正好~不依赖又可以相互加持~我在慢慢让生活变得和谐,内心更加通透~如果说瑜伽是锻炼了身,那么佛法就是滋养了心,我想把好的东西分享给身边的朋友,读书会就是一个好的平台,我也带着两个孩子去过,那是一个干净,快乐,智慧的环境~邀请您多次,无果,或许是机缘未到~

佛法不是生活的调剂品,它是改善生命品质的智慧,也不能盲修瞎练,走入迷信,所以需要有班级和导师的帮助,慢慢前行~忙碌了一周只有周末才能一起共修。现在铭铭也长大了,也需要学着独立,他的老师(家长会)都在说:让学生独立完成作业,生活。我们只需要指引道路。

    佛法于我而言是重生,涅槃一般,过去的一切都像是一只毛毛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