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爆发了严重的抑郁症,整晚整晚的失眠,每个安静的夜里我的大脑都在飞速旋转,哭泣,埋怨,后悔,愤恨,让黑夜更深。时间也显得特别慢,只剩一个人盼不到天明的窒息。

   我排斥西药,在药物的作用下大脑无法灵活思维,身体四肢也木讷僵硬,内心焦虑煎熬,不明白为什么活着。      

    我那年才27岁。年幼时幻想这时的我会成长到很强大独立,自信,迷人,富有。然而命运却开了一个大玩笑。工作刚有好转就因此结束,不敢去爱,年迈体弱的父母也开始各种忧虑。自己对药物和疾病的各种抗拒排斥,让我疯狂的向外追寻一线希望哪怕付出我仅仅剩下的所有,然而这样迎来的确是赤裸裸的误导,欺骗,歧视。我再也不对这个社会产生任何期盼。独自一个人要生要死,活活煎熬。多少次在家里的走廊上机械来回,仿佛黯淡的夜晚独自一人走在无边际的沙漠,没有希望,没有终点,没有方向。因为亲人会因此而担心,迫使我再次服药,我只好选择一些他们不在时间释放这种无助。我曾今向我的亲戚求助,太依赖的心理时刻都需要得到关注,让她无暇顾及从而疏远我。于是我变得更孤单。每日服药之后无意识的倒头入睡,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梦境,我称呼那样的睡眠叫做僵死性睡眠,醒来浑浑噩噩,这种毫无生气和希望的生活到多久我不知道,我整日陷里面无法解脱。我不知道像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不知道未来有什么意义。

我听说那些西医开的安眠药都是损害神经系统的,吃多了不仅会有依赖而且会有老年痴呆,我的恐惧和焦虑又加深了一层。医生说你要小心,如果失眠或早醒你的病会再次复发,让我深深的恐惧。又一次失眠的时候我选择了不再服用任何药物,活活煎熬了三天两夜,直到两眼发晕,我又以为自己再也看不清了。好在我现在还活着,我已经不能具体的记得当时大脑里曾今有过的念头,感受不到当时的恐惧和焦虑,这让我明白所有念头和情绪都是无常无自性的,一旦执着便会越陷越深。慢慢的我学着接纳不排斥,学着观照不参与,有觉察然后及时调整在正面的思维上,虽然情绪还是无法转换但是我至少有了努力的方向。

     三年来,我在失眠抑郁的不停反复中学会了接纳和泰然处之,一次次的认为自己好了,又一次陷入失眠抑郁,又一次开始服药,又一次开始恐惧药物,又一次怀疑是否能摆脱药物依赖。这样起伏在期望失望之中,我的身体和大脑被负面的情绪想法罩住拖着,内心微弱的声音回响要解脱,我开始学习佛法,进入修学。回首过去,疾病让我看到了我自己的执着,审视无常后学会了调整心态观念,泰然处之。持佛号,学习站桩和中医基础理论慢慢让我的生命摆脱当初的状态。就在去年我参加很多次放生,发愿愿意每天至少十遍观音圣号然后遇到了善知识,帮助我正确面对自己的病情和对自己的设定。在接纳的同时也在试着放下重新选择。这使我想到佛陀从那么优越的生活到雪山苦行真的不容易。我庆幸自己遇到了佛法,不仅仅了为了活着而活,在反反复复的折磨中我体认了无常放下了我执,在生命境遇的转变中我放下太多执着,在放下和接纳的同时化解了我太多的恐惧和焦虑。在通过练习安住在当下我真正的感受到了活着的乐趣。感恩!